第3章 第 3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灵月醒来,闻着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不适应地皱了皱鼻子,这个味道有些刺鼻,末世后这样的消毒液早就淘汰了,当时用的消毒液,都是没有任何气味的,那时候任何的气味都能够成为暴露基地的线索,一般都是能避免就避免的。

不过想到这时候地球的科学水平,倒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这里落后也不是没有好处,青山绿水,生态没有受到破坏,有无数的原汁原味美食呢。

想到美食,便想到昏倒前的画面,那张熟悉的脸庞,让她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喜悦,陌生的时空遇到一个熟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待她半撑着身体坐起,一双灵动的眼睛扫视着小小的病房,病房的布置相当简陋,除了她所躺的病床,还有一个有些斑驳小床头柜,上面放着一个铁壳暖水瓶,另外就是三只凳子,上面已经坐满了人。

而这三人目前正坐在板凳上靠墙睡得东倒西歪的,甚至其中有俩人还发出了细微的鼾声,而另外一个唯一没有发出鼾声的,就是沈灵月要找的人。

不过目前她的睡相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可能因为姿势不舒服的原因,有些呼吸不畅,微张着口辅助呼吸,但是这让他的口水顺着嘴角蜿蜒而下,滴在他的花衬衫上面,上面花朵的花蕊颜色深了不少。

沈灵月眉头拧成了疙瘩,她的耀哥哥从来都是爱美,当然还有点洁癖的人,怎么能够容忍自己如此邋遢,而且还靠在稍微有点脏的墙壁上,难道穿越一场还能治好洁癖?

“哎哟1

一声呼痛声,吸引了沈灵月的目光,同时也让靠墙休息的另外两人醒了过来,原来是牛高峰这家伙坐在凳子上靠着墙睡觉,结果一不小心摔倒在地上了。

“高峰,摔傻了没有?”

林红兵有些起床气,没有睡饱的他心情十分不妙,于是不顾兄弟情地挖苦起人来,牛高峰也不是忍气吞声的,直接过来捶了他的胸口一拳,然后两兄弟抱在了一起,跟三岁的孩子一样,你戳我一下,我再捶你一下。

对于两个兄弟的幼稚举动,林耀选择无视,反正这俩人经常这样,见惯不惯了,他用大手抹了一把脸,然后手摸到嘴角和下巴的时候,感觉湿漉漉的,把手拿开看了看,见是自己的口水,他也没有嫌弃,直接在自己的花衬衫上抹了抹,然后再用手擦了擦嘴和下巴,然后再把手在花衬衫抹。

沈灵月看着这一幕,被雷劈了一样,这不是她的耀哥哥能够做的动作,他就算洁癖被治愈了,骨子里的教养,也不允许他做这么邋遢的动作埃

“耀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无论林耀的动作多么违和,沈灵月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试探,希望他就是那个陪着她一起长大的耀哥哥,因为整个基地,除了她之外,并没有人叫他耀哥哥。

“昨天晚上送你来医院后就没有走。”

林耀的回答让沈灵月的心坠入了谷底,如果他是她的耀哥哥,肯定会因为称呼而认出她的,而他没有任何的异常,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耀哥哥是不会这么对她的,所以眼前这个救了她的青年人,尽管长着一张和耀哥哥相似的脸,但是他根本不是她的耀哥哥,希望破灭,但生活还要继续。

“辛苦你了,谢谢你救了我1

虽然沈灵月算不上美人,但是被一个女同志这么郑重地道谢,林耀的脸上还是闪过一抹羞赧,他虽然也救过人,也被人感激涕零地感谢过,但是那都是大老爷们,这是他头一次被一个女同志如此对待呢。

“不用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我辈应做之事。”

沈灵月嘴角抽了抽,耀哥哥的脸配上这浓浓的中二风,真是太让人违和了。

“哎呀,妹子,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如果要感谢的话,也不用特别感谢,昨晚上给耀哥的桃子再给两个就好。”

牛高峰终于不再和林红兵玩闹,过来沈灵月面前表功,谁让昨晚上那个桃子太诱惑人了呢,更可气的是那么大一个桃子,老大就能心安理得地美滋滋地吃独食,连一口都舍不得分给他和林红兵,就那么铁石心肠地看着他们两个口水流了一地。

今天好容易正主醒了,正好问问,也尝尝昨天那个堪比王母娘娘蟠桃的水蜜桃什么滋味。

“桃子?”

沈灵月惊讶出声,然后马上回忆起昨晚上她从口袋里,实则从自己的随身空间里拿出来的桃子,那个脆甜的水蜜桃,是耀哥哥最喜欢的,昨晚见到和他长得一样的林耀,她不由自主地便想起了这个,从空间里偷渡了一个水蜜桃给他。

“对啊,桃子,妹子,那桃子从哪里来的,那滋味,说是王母娘娘的蟠桃都差不多。”

牛高峰一回忆起那个水蜜桃的果香,嘴里就口水泛滥了,而林红兵在旁边也是使劲地吞口水,更别提尝过那个桃子滋味的林耀了,差点控制不住幸福的眼泪从嘴角流出来。

“在我们村后山摘的,不过那棵桃树在深山里面,所以才没有被发现,我找到的时候,这棵桃树上就这么一个桃子了,而且我还是跟几个猴子抢来的。”

沈灵月撒谎不打草稿,编这段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的,于是这仨人完全相信了她的说辞,这样的果子就应该长在深山里面,要不然市面上早就出现了。

不过一想到满树的果子就那么被猴子们给吃了,肉疼,心疼,猴子比他们“安平三雄”还要有口福,简直没有天理了。

“你认识我?怎么叫我耀哥哥?”

沈灵月见三人听说桃子没了之后垂足顿胸的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特别是林耀脸上的失望,尽管知道他不是她的耀哥哥,但是心还是微微疼痛。

正想要开口说,其实深山里还有别的桃树,大不了她从空间里移植一棵树出来就好了,就当报答他们三人的救命之恩了。

谁知道这时候林耀突然开口了,沈灵月一愣,她现在说不认识他,还来得及吗?

“那,那个,你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非常像,他叫容耀。”

其实沈灵月想说,何止像,那是相当得像,就连左眼角的那颗泪痣,颜色、大孝位置都一样呢。

“原来这样,我和你朋友还挺有缘分的,名字一样,长得一样,啥时候介绍我们认识,说不定我们还能拜把子呢。”

都不在一个时空,怎么介绍认识,别说耀哥哥早就为了保护她牺牲了,这是她心里最深的痛。

“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对不起啊1

林耀有些手足无措了,他真的不知道这茬,而且他也不会安慰人啊,所以只能干巴巴地道歉。

“没事1

“咕,咕……”

刚说完这俩字,沈灵月的肚子就响了起来,原主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在家里没有吃饱,又没有带干粮,可以说,她一天一夜只吃了一顿早饭,不饿才怪。

“老大,我肚子也饿了,咱们去哪儿吃早饭啊?”

牛高峰听到沈灵月的肚子响,他的肚子也跟着闹腾起来,昨晚又是跳舞又是打架的,肚子里的那点存货早就消耗光了。

“你早饭吃什么?我们回来给你带。”

林耀没有搭理牛高峰,反而问躺在床上的沈灵月,沈灵月微微窘迫,她手里只有二十块钱,本来该请救命恩人吃饭的,但是住院的钱还没有付呢,谁知道这二十块钱够不够,没有想到穿越一场,她还体验了一把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儿。

“你放心,你住院的钱由那几个混混赔,不用你自己付。”

兴许看出了沈灵月的为难,林耀出言解了她的为难,而这个消息确实搬开了沈灵月心头的一块石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三位同志,你们救了我,我现在身无长物,没什么可报答你们的,目前也只能请得起一顿早饭,你们可不要拒绝埃”

林耀可是知道的,这姑娘身上也就二十块钱,她还要去省城,这钱连路费都够呛呢,再说他们救她也不是为了一顿饭。

“你身体还没有好,不能出去,等你好了再请吧。”

“我没事,哎哟1

沈灵月逞强地想要站起来,却因为身体的无力和疼痛又摔倒在了床上,如此,她便没有再逞强,反正报恩的事儿也不是一顿早饭就能报了的,来日方长,她不着急。

等三人一股脑地都出去了,病房里便一下子空了下来,沈灵月又重新躺回了床上,伸手把兜里的二十块钱掏出来,看着这一分、两分的票子,她再次叹气,要不是空间里有水果能够换粮食,就这二十块钱,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养活自己呢。

想起自己刚刚晕迷之前的计划,她想虽然林耀很有可能不是她的耀哥哥,但是从他救她,还有刚才的表现来看,也是一个颇有正义感的人,算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反正她是不准备按照原主的意愿去省城了,她的种植天赋离不开土地,去了大城市施展不开,和林耀他们合作,让他们跟着她得利,也算是她报答他们的救命之恩吧。

有的没的想了一通,胃部传来一阵绞痛,这是饿的,她马上闭眼从空间里渡出来一管营养剂喝了,她目前的身体极度虚弱,真的很需要营养剂这样温和而又营养全面的食品了。

不愧是末世最先进的营养剂,一入口,胃部那股子绞痛便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胃部更是传来暖洋洋的舒适感,让她惬意地眯了眯眼睛。

这具身体自从十二岁那年回到了沈家,再没有吃过哪怕一顿饱饭,因此胃早就被饿出了毛病,这管营养剂虽然是食品,但是也有微弱的治疗功能,这是治疗功能起作用了,正在修复胃部的病症。

不提沈灵月这边的惬意,就说林耀他们在医院旁边的小馆子吃过饭后,林耀竟然主动站起来给沈灵月买饭。

这动作可惊呆了牛高峰和林红兵,他们老大不正常啊,从那个被救的姑娘醒过来之后就不正常了,像今天早上的善解人意,到这会儿的买饭,哪件像是不可一世的他能够做的,就是他亲侄女都没有这福份呢。

“红兵,要不是那姑娘长得实在磕碜,我都要怀疑老大看上她了呢。”

牛高峰的吐槽,让林红兵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牛高峰意识到不对劲之后,扭头便看到老大正端着碗现在他身后,眼睛直向他放冷刀子。

“老大,你听我说……”

可是由于起得太急,就直接表演了一个平地摔,屁股都要摔成四瓣了,牛高峰的眼睛里立马疼出了生理泪水。

“蠢1

摔倒就算了,还要被老大心口插刀,牛高峰心里苦埃

“行了,别在地上坐着了,赶紧起来跟上。”

林红兵最后看不过牛高峰的蠢样,把人给扶起来,然后俩人一起跟在林耀的身后向医院走去。

“跟着我回家?沈同志,我虽然救了你,你也不用以身相许的,这都新社会了,可不兴这一套1

因为牛高峰的摔倒屁股疼,林红兵和他走得并不快,所以和林耀拉开了点距离,然后就在病房门口听到了这些,他们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不过晚了两步,病房里就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错过了老大的热闹,比损失一个亿还要让人心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