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好办啊,就说我是林同志的远房亲戚,由于家里遇到了难事,所以来投奔亲戚了。”

看过不少小说的沈灵月给林耀出主意,林耀眼前一亮,这个主意好,肯定不会村里人误会沈灵月是他媳妇儿。

解决了这个难题,林耀的脚步都轻盈了不少,眼睛里重新又有了亮光,反正只要别让人误会沈同志是他媳妇儿就成。

“沈同志,不如你去我家吧,就说是我家的远房亲戚,老大家里虽然好,但是他们家没有和你年纪相仿的女孩子,我们家就不同了,我有三个姐妹,除了大姐已经嫁人之外,二妹三妹是双胞胎,和你差不多大,你们正好能够一起玩儿。”

牛高峰积极地跟沈灵月安利自己家的好处,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沈同志在他们家了,等明年桃子熟了的时候,他肯定能够多吃多占。

“高峰,你确定你娘会让你领一个陌生女同志回家。”

林耀并没有回头看牛高峰,都是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兄弟,他的那点儿小心思他闭着眼睛就猜到。

而牛高峰听了林耀的话之后,脸上的神情立马变得僵硬起来,别的不说,就他娘一个就能让他所有的打算都烟消云散。

他们家可从来都是他娘的一言堂,平常时候恨不得一分钱分成两半花,他这带回去一张吃饭的嘴,她还不把他给撕成两半赶出家门。

“我娘听我爷、我奶的,而且我爷奶最疼我了,只要我求了他们同意,我娘肯定不会有意见的。”

沈灵月抬头看了看旁边被大太阳晒得蔫了吧唧的树叶,她仿佛预见了自己到了牛家的样子,就如同这失去水分的树叶一样,这和她享受生活的初衷背道而驰。

“牛同志,不好意思啊,既然说好了去林同志家,不好中途变卦的。”

本来静观事态发展,看看有没有可能把沈灵月忽悠到自己家的林红兵,见牛高峰没有得了好,马上收起了心思,反而劝起了牛高峰。

“高峰,既然沈同志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为难她了。”

大家都不同意,牛高峰也只能偃旗息鼓,但是这家伙心态好,虽然因为被拒绝蔫巴了两分钟,但是一到公交车上立马生龙活虎起来,他得找座位啊,要不然回老家有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车程呢,他可不想一直站着。

“沈同志,你坐这儿,这儿挨着窗户,一会儿走起来凉快。”

习惯了末世各种先进交通工具的沈灵月,一上公交车身上马上出了一身的臭汗不说,一只手还迅速地捂住自己的鼻子,这车上的味儿太酸爽了,牛高峰一喊她,她立马跑了过去,把头伸出窗外,狠狠地呼吸了两口新鲜的空气。

而林耀对于牛高峰的殷勤简直没眼看,为了一口吃的,至于这么殷勤吗?而他忘了,为了一口吃的,他不也把人领回家了。

“林同志,这车啥时候开啊?我忘记买礼物了,初次上门就空手,有些不知礼。”

等终于坐下来,看到车上的人都是大包小包的,才终于想起这个年代好像讲究一个礼尚往来,她这个第一次上门的“亲戚”,空着手,两个肩膀顶个头地去人家里,好像不合适。

“不用买,我妈和我嫂子都不是在乎这个的人。”

“对,沈同志,不用买,秦大娘和慧芳嫂子都是和善人,你尽管放心就是。”

牛高峰在旁边也紧跟着附和,真是哪儿哪儿都少不了他。

“小伙子,这是带对象回家吧?听婶子的,还是买点礼物回去的好,礼多人不怪,这样你家里也能对你对象的印象好点。”

这年头不缺热心人,旁边座位的大婶儿听了他们的话,赶紧给他们出主意,被人误会了关系,沈灵月还好,林耀立马红了脸。

“她不是我对象,她是我远房表妹。”

大婶听他们不是对象关系,也仍然劝他们买点礼物回去,不管是啥,总归比空手强,沈灵月虽然没有处理过这些人情往来,但是也觉得礼多人不怪很有道理。

“我陪你去1

林耀也紧跟着站起来,沈灵月看了看他,点了点头,毕竟是给他的家人买礼物,他挑的总该能让他家人满意。

“不用买太贵的,我家里目前就我妈、我嫂子,还有我侄女和侄子在家,一个十五岁,一个十岁,买点水果就好,家里人都能吃。”

什么时候都不缺聪明人,政策一放开之后,一些脑子活络的人纷纷开始为自己的荷包奋斗,公交车站这个人来人往的地方,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摆摊卖吃食的,卖手工艺品的,卖衣服玩具的,应有尽有,沈灵月刚才上车的时候没有注意,这时候看见了,可不就非常新奇,每个摊位她都要上去看看。

“买个大西瓜回去就好,不用买其他的。”

沈灵月脸上微红,刚才她竟顾着看新鲜了,把买礼物的事儿给忘了。

“好,不过一个西瓜是不是少了点儿,要不买两个?”

她恍惚记得这个年代的人,送礼都讲究成双成对的。

“买一个就好1

好吧,反正也是给他家买礼物,他觉得这样好就行,买了一个大西瓜才花了一块钱,这年代的物价真是太便宜了。

接过商贩手里的西瓜,沈灵月直感觉胳膊一沉,这瓜少说也有十几斤呢,送礼也不算太寒酸,然后一个转手就把西瓜塞给了林耀,林耀满脸的问号,咋就给他了呢?

“反正是给你们家的礼物,提前送给你。”

“不,不是,这礼不是该到了我家之后再送给我奶他们吗?”

“送你们家的礼物,送给谁有区别吗?”

林耀算是看出来了,这姑娘有些傻,确切地说有些不通人情世故,他颠了颠大西瓜,有些重量,他帮忙拿着吧,大不了到了家门口,他再给她好了。

“哟,咋就买了一个西瓜,要是买俩,咱们就能在车上吃了,一上午了,一口水没喝,嗓子都快冒烟了。”

牛高峰咋咋呼呼的声音,让林耀一个冷眼给看止了音,扭过脸看着窗外无限忧伤,老大什么时候也怜香惜玉了,买礼物买了最便宜的西瓜,还不让他抱怨,就怕她下去再买东西,也不心疼下他这个好兄弟的嗓子。

“我看那边有卖汽水的,我去买两瓶汽水1

沈灵月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怎么就忘记买水了呢,实在太不应该了。

“车马上就要开了,别再下去误了车。”

牛高峰再次看向林耀,买水能耽搁多大会儿,大不了让公交车等一两分钟,老大果然怜香惜玉起来就忘记兄弟了。

“啊,好1

牛高峰再次把脸扭向窗外,这女同志也太听话了,他的嗓子哟,干涩地咽口唾沫都疼。

林耀的话音刚落,公交车的司机就发动了汽车,沈灵月十分庆幸刚才听了林耀的话,没有下车买水,要不然就错过车了。

“我们两人的车票。”

售票员买票的时候,林耀再次让牛高峰和林红兵有种被抛弃感,多少年的兄弟了,竟然还抵不过刚认识一天的女同志,连张票都不给他们买。

“林同志,这使不得,这车票我来买。”

“你是我妹,当哥的怎么能让你买票。”

“你知道的,我们……”

“我知道,做戏也要做全乎了。”

林耀说的一本正经,也是真心实意地为沈灵月着想,她身上就二十几块钱,那可是她以后的生活费,他一个大男人可不好占她的便宜。

见林耀坚持,沈灵月也没有再争取,正好车子开动了,她赶紧坐回座位上,不得不说林耀的举动温暖了她的心,虽然前方不明,但是总归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吹着因为汽车行驶而迎面而来的自然风,再看着飞速地向后倒退的郁郁葱葱的绿色植被,欣欣向荣的地球,太适合享受生活了,就不知道林耀的家人品性怎样,好不好相处,如果没有大问题,她不想再换合作伙伴,换来换去麻烦,也耽搁时间,生命何其短暂,她实在不想在这些琐事上浪费时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