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回来了1

没有想到这一等,等到天麻麻黑才回来,而且还一身的埋汰,身上全是水和泥。

“你这是去哪里胡闹了,合着不是自己洗衣服,使劲地埋汰啊,竟给家里人找忙。”

秦香桂抱怨着,这小儿子是被她还有大儿子给惯坏了,二十二岁了,还一事无成,每天在外面胡混。

“娘,你能不能想我一点好啊,我是那种不知事的人吗,我这是学雷锋做好事儿呢。”

回应他的是秦香桂的白眼,她只不过说他两句,又没有真地怪他,用得着找借口骗她吗。

“真的,村长家的小孙子去咱们村北边的池塘里游泳,腿抽筋了,眼瞅着就要沉底儿了,我能不救吗?”

听他这么一说,秦香桂马上急了,就连这边和沈灵月说话的李慧芳也看了过来,事关人命,可不是小事儿。

“我出马,能让那小子有事儿吗?不过大家不都是在村东头的那个池塘游泳吗,怎么他就去了村北,就他还有刘老大家的小子,要不然也不会轮到我去救。”

“肯定是淘气,想要离开大人自己玩儿呗。”

一直不爱说话的林琳突然间说话,而且眼睛还看向了林阳,林阳心虚地移开目光,他不就是去了村北一次嘛。

“林阳,老实交代,你是不是一个人去过村北的池塘玩水?”

姐弟俩的小动作并不能瞒过对他们非常了解的母亲大人,只见李慧芳快步走到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捡起一根棍子,然后又走回来,高高举起棍子,对着林阳问道。

林阳赶紧躲到自己小叔的身后,可惜他找错了求救对象,他的小叔不仅仅不帮他,反而把他从背后拽出来,送到了他妈的棍子底下,而他则抱着手臂在旁边看热闹,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跟小叔好了,有这么喜欢看自己侄子倒霉的叔叔吗?

“妈,我就大前天去了一次。”

“还就一次,一次要是出了事儿就完了,我有没有给你说过,不要一个人去池塘玩水,特别是村北的那个?”

“说过。”

“说过你还去,你这是打算气死我吗?”

说着李慧芳手里的棍子就落到了林阳的屁股上,这小子也能忍,只是闷哼了一声后,就站在那里不动,让他妈打,这个样子在李慧芳看来那就是死不悔改,于是更气了,扬起手中的小棍子就又要打。

秦香桂和林琳都心疼地转过头,这孩子该教训,要不然出事了,一切都晚了,这俩人都没动,更别指望幸灾乐祸抱臂围观的林耀出来拦着李慧芳打人了。

没有办法,沈灵月只好亲身上阵,虽然她也以为林阳该教训,但是李慧芳现在的情绪激动,就怕她下手的时候控制不住,把孩子给打坏了。

“嫂子,孩子错了,你好好地跟他说,打坏了,还不是你心疼1

“小月,你放手,这孩子教训,以后出了事,后悔都来不及。”

“林阳,你自己知道错了吗?”

劝不了大的,只好从小的入手,还好,小的还算上道,直接点头表示自己错了,李慧芳这才把手里的棍子一扔,抱住自己儿子抹眼泪。

“你这孩子,咋就不好好听话呢,你忘了,去年你们班上的那个叫刘磊的了,就是去村北的池塘玩水,没了,他妈现在疯疯癫癫的,每天在村里晃悠,还不够你长教训埃”

这边母子和解了,秦香桂和林琳也赶紧过来,林琳跟着她妈一起抹眼泪,秦香桂则用拳头捶了下林阳的肩膀,恨铁不成钢地说教。

“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去了。”

林阳认错认得诚恳,李慧芳等人勉强相信了,至于后续是不是真地认识到错误了,还得看他会不会再去那个危险的地方。

“刚才妈打你打得疼不疼?”

“疼1

这事儿过去了,李慧芳又开始心疼起孩子了,好忙问儿子疼不疼,一听说疼,眼眶立马湿润了,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忙伸手想要抱孩子安慰。

十岁的小男孩儿,已经有男子汉的羞耻心了,才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亲妈抱呢,于是捂着屁股跑了。

“这孩子,就是个倔脾气,那会儿看我着急,挨打也不知道跑。”

李慧芳见儿子跑了,也知道他没啥事儿,便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像他爸呗,他爸小时候也是这样,挨打就是不吭声也不跑,每次都被我和他爹打得不轻,这方面他应该跟他小叔学学,挨打的时候,我和他哥还没有挨着他呢,就开始嚎,而且还会跑出去搬救兵,一点儿都不老实。”

林耀在旁边正嘲笑林阳捂着屁股跑的样子呢,没想到就被自己亲娘揭了黑历史,看侄女和沈灵月捂嘴偷笑的样子,脸上便有些不自在。

“娘,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您说那些干啥,再说我那是不老实吗,我那是孝顺,被打坏了,心疼的还不是您埃”

“呸,歪理,我才不心疼你呢1

“有这么狠心的亲娘吗,娘啊,我不会也是抱错的吧?”

“滚1

小小的农家小院温情满满,这样温暖的亲情,沈灵月是没有体会过的,她从出生就没有父母,因为她只不过是人工孵化器里面孵化出来的,末世的幼崽之所以珍贵,就是人类几乎丧失了生育功能,能够产生健康的卵、子和精、子的人少之又少,更别提随时还要面对丧尸的威胁。

所以才会有了人工孵化器的存在,尽可能地让所有健康的卵/子和精/子都能结合,然后成功地保证孵化出人类,以这种方式尽可能地阻止人类种/族/灭绝。

她就是这样出生的人类之一,没有爸爸妈妈,从小就在工作人员的照顾下长大,等她展现出天赋之后,便被重点培养以及保护起来,而和她一起的还有容耀,她也只是在他的身上才体会到了亲情的存在,可惜最后为了保护她牺牲了,那是她最深的痛。

“喂,回神了,在想什么?看你脸色不大对劲。”

耍宝把老娘哄高兴了的林耀回头看见沈灵月的脸上带着浓重的哀伤,以为她触景生情想起虐待她的养父母了,赶紧过来安慰。

“没事,我是怕明天进山不顺利。”

“放心好了,就算找不到桃树,我也不会赶你走的,既然说了收留你,就不会反悔,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和中二,但是沈灵月心里满满的温暖,这时候她突然有个错觉,眼前的人不是什么中二青年,他就是自己的耀哥哥,随后她又摇了摇头,这可能吗?两人的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除了一张脸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

“妈、嫂子,小月有重要的东西落在老家了,明天我有空,正好陪她回去龋”

“你们身上都有伤,不如养好了再去。”

“没事儿,都是皮外伤,不影响活动,再说小月带点伤,正好在老家装可怜。”

林耀的话让秦香会顿时无话了,她这儿子鬼心眼子不少,说不定想到什么鬼主意了呢。

晚上休息的时候,沈灵月是安排在林琳的房间的,小姑娘还是第一次和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一起睡,比较兴奋,一改白天的沉默,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而沈灵月也从她的话里对这个时代的农业又有了一些了解,当然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更加有信心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林耀便带着沈灵月出发了,他们今天借来了的拖拉机,谁让路程有些远呢,再则他们还想把桃树给弄回来呢,拖着树坐公交车麻烦。

牛高峰和林红兵则带着全套的家伙事,比如铁锹,镢头、镰刀、大锯等,沈灵月看了后挑了挑眉,没有想到准备还挺充分的吗?她低估了这三人对于那个桃子的执着。

大岭村是山区,从东石村过去,需要路过县城然后再一路向西,路程近百里,而且路虽然也算大路,但是山区的路上石头多,还坑坑洼洼的,坐在拖拉机后面的车厢里,沈灵月直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颠簸地移了位,这年头的交通工具真是一言难荆

出了县城之后,路程更加颠簸,这时候沈灵月只能紧紧地把住车厢,不让自己的身体被颠簸出去,也正因为这样,和从大岭村方向来的公交车错身而过的时候,没有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沈根柱夫妻两个,也不知道他们两个这是要去哪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