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草真有你说的那样神奇?”

“耀哥,你救了我的命,我骗谁也不敢骗你埃”

沈灵月坚定的语气,让林耀不得不相信,眼睛不自觉地看向那堆绿色的跟狗尾巴草一样的灵草,心里火热火热的,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事情就大发了,他到底救了一个什么样的神仙。

“真的能亩产千斤?”

林耀恍恍惚惚地再次求证,没有办法,翻两倍甚至三倍的亩产意味着什么,他就算再不知事,也知道这事儿的重要性。

他虽然上学的时候成绩不怎样,但是也是知道让人民吃饱肚子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它直接关系着社会的稳定,不是有句话叫作“民以食为天”吗?

“当然,亩产千斤只是最保险的说法,如果有比较好的种子,照顾比较精心的话,亩产两千斤都不是问题。”

沈灵月见林耀还有点恍恍惚惚,重新把灵草的功效又说了一遍,而她的这句话,让林耀的眼睛爆亮,心中豪情万丈,大侠们不都是扶危济困,以拯救天下百姓为己任吗,眼下就有一个机会,他林耀也要和金庸书中的大侠一样,干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儿了。

“这狗尾,这什么草一定要带回去的,这附近有没有了,这么好的草,咱们得多带一些回去。”

“没有了,只找到这么点儿。”

“时间还早,要不咱们再找找?”

这么好的草在深山里长着太浪费了,他想干一番大事业,沈灵月的拔的那点草连塞牙缝都不够。

“耀哥,时间不早了,这深山不安全,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以后等有时间了,我们再来也是一样。”

沈灵月清楚的知道,这灵草是空间出品,林耀就是翻遍整座山都不会找到一根草毛的,而且深山毕竟不安全,他们还是赶紧离开为好。

“没事儿,男子汉大丈夫从来不怕危险。”

“嗷呜……”

远处的一阵狼嚎,让林耀的脸色马上变得苍白起来,这伏龙山真的有狼呢。

“耀哥,我害怕,咱们赶紧出去吧。”

牛高峰听到狼嚎声,“嗷”的一声蹿到了林耀身边,哆嗦着嘴唇要离开。

“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怂1

“耀哥,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我害怕1

沈灵月颤颤巍巍地表示了害怕,她是个战五渣,林耀和牛高峰又是普通人,他们三人可没有办法战胜狼群,虽然空间里有武器,但是问题她敢拿出来吗,所以目前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赶紧打道回府。

“那好吧,咱们赶紧回去。”

林耀说了这一句话后,心里轻松多了,如果仔细听的话,就能发现他的声音都带着颤音呢。

两个男人负责抬树,沈灵月麻利地,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编织了一个篓子装草,让林耀和牛高峰都佩服地竖起了大拇指,他们村最熟练的手艺人,都不能做到这个程度。

几人下山的路可没有上山的路好走,特别是现在正是午后,大地积蓄了一上午的热量,正向蒸笼一样笼罩着笼罩着世间万物。

不提林耀和牛高峰两人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就是沈灵月身上也是汗如雨下,活了这么久,沈灵月从来没有这么大量的流过汗,她真担心自己会因为大量出汗而脱水,这年代的科技真是太落后了,怎么就没有空调衣呢。

空调衣也是她的科研成果,末世的环境非常恶劣,极端高温或者极端低温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人们一天之中就要经历两个极端的天气,所以人们出门不得不准备两件衣服,一件是能够降温的衣服,能够抵抗极端高温天气,一件是能够保暖的衣服,保暖性非常好,用来抵抗极端低温天气。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件衣服都是由环保材料制成,轻薄靓丽,是末世人不可或缺的必备生活物品,而制作衣服的料子她在研究植物习性的时候无意发现,不过制作这样的衣料涉及到很多的高科技手段,这个年代的科技水平也不知道能不能制作出来。

“哎哟!好疼1

一声惨叫让沈灵月从怀念空调衣的惆怅中回过神来,转头去看,原来是牛高峰摔倒了,不仅仅摔倒了,还扭伤了脚,甚至被桃树给砸了一下腿,脸上也被桃树的枝丫给划伤了,实在是惨。

“高峰哥,你没事儿吧?”

“有事儿,走不了路了。”

身上的痛楚让牛高峰实在说不出硬气话了,他这会儿无比后悔跟着上山来,果然高看了自己的体力和能力。

“小月,我和高峰在这里等着,你去山下面喊下红兵,让他过来帮忙。”

牛高峰现在自己都顾不了自己,根本不可能抬树下山去,好在这里离山脚也不远了,路上也安全,沈灵月跑一趟也不会有危险。

谁知道话音刚落,林红兵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他这是在山下等得有些久,有些不放心,利落地收拾了一些树枝和树叶等,把拖拉机一伪装,然后上山来了,没有想到会在半路上遇上人。

“耀哥,高峰,小月,你们真找到桃树了,高峰怎么了?”

牛高峰忍着疼给了林红兵一个白眼,看不出来啊,他这是受伤了,这林红兵竟戳他痛处,有没有兄弟爱了。

而林红兵见牛高峰还有精力闹小情绪,就知道他的伤势没有大碍,放下心之余,便和林耀打听这次进山的收获,得知他们不仅找到了桃树,还找到了八个桃子,眼睛都亮了,有口福了。

有了林红兵的加入,下车的时候林耀轻松了不少,牛高峰是家里的独苗苗,虽然够哥们义气,但是干活的时候还真比不上林红兵。

这边沈灵月扶着牛高峰一瘸一拐地慢腾腾地跟在林耀他们后面下山,由于牛高峰的伤势,两人走得特别慢,前面的俩人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小月,你高峰哥我这次是不小心,所以才会摔倒受伤的,往常我可是很能干的。”

前面俩人走远了,牛高峰开始了自己的挽尊之路,虽然沈灵月现在不算是美女,但是也是一个异性,年轻小伙子自然不愿意在异性面前出糗的。

“嗯,我知道的,前天晚上,高峰哥在和坏人打架的时候,身手可利落了呢。”

沈灵月察觉了牛高峰的小心思,含笑地附和道,牛高峰顿时把头又抬高了,胸膛也挺直了,小月妹子真是善解人意埃

“你是五妮儿?你不是去省城找你亲爹娘了吗?”

好容易快挪到山脚了,也看到去而复返回来接他们的林红兵了,谁知道这时候突然从山的另外一条小道上走出来一个大岭村原主的熟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岭村的支书沈清德,他虽然生气沈灵月不告而别,偷拿大队介绍信的举动,但是心里到底对于她还有一份恻隐之心,所以再次见到出现在自家后山上的小姑娘,首先想到的就是小姑娘是不是遇到难处了。

而沈灵月也没有想到会遇到沈支书,不过好在不是沈根柱家的人,从原主的记忆来看,沈支书为人还是不错的。

“支书伯伯,我遇到了一些事没有走成,您能不告诉我爹娘您遇到我的事吗?”

沈支书叹了口气,沈根柱是他没有出五服的本家兄弟,按说他该站在他那边的,可是想到目前小姑娘的遭遇,再次叹口气,人再亲也不能昧良心埃

“我不会告诉他们家人的,不过你爹娘他们今天早上就出发去省城了,说是要去省城找你呢,家里如今只剩下你俩兄弟在家。”

沈根柱夫妻去省城了?这可是好消息,就是不知道这俩极品性子,到了省城后能不能发挥好,莫家最重脸面了,真希望他们能够在莫家的脸面上踩上两脚。

“五妮,你搀扶的这后生是谁啊?”

沈支书见牛高峰是生面孔,沈灵月还搀扶着他,这在保守的农村可算是亲密的动作,虽然这姑娘不是沈家人了,但是毕竟是在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姑娘,真不希望她行差踏错毁了清白名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