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支书伯伯, 您来了。”

“五妮,你真没有认你亲爹娘,和他们回省城, 我还以为是沈根柱故意那样说, 坏你名声的, 你这孩子, 唉!”

沈支书叹了口气, 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毕竟不认亲爹娘, 无论什么原因, 在大家看来都是孩子大逆不道,可是一想起这些年这孩子过的日子, 他又不忍心说她什么。

“这世上不是所有的父母都爱孩子的,我可能就是没有父母亲缘吧,无论是亲爹娘, 还是养父母, 都不待见我, 我的前十几年已经受够了被父母虐待的苦, 后面仅剩的几年生命当中, 我不想再尝一遍。”

沈灵月不是愿意咒自己, 而是没有办法, 如今的社会主流价值观,无不是偏向父母的,生养之恩大过天, 一句话就能把她之前受过的所有的苦全部抵消,然后强大的舆论压力会像山一样向她倾倒过来。

她自己倒不是很担心,因为再强的舆论压力, 她只有不在意,就不能伤害她,可是她不得不考虑林家,这个在她初到异世,就给了她家一样温暖的人,她怕舆论会让他们受到伤害。

目前她实力不强大,只能这样咒自己了,况且她也没有说错,她的寿命的确因为沈根柱的虐待,受到了影响。

而沈支书显然也听出了沈灵月的言外之意,非常得震惊,看着眼前淡定到冷漠的孩子,心头不知道怎么就有些酸楚。

“五妮,最后的几年生命是什么意思?”

沈支书不敢相信再次求证,他真地不敢相信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竟然活不了几年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前两天晕倒进了医院,医生说因为常年透支劳作,又吃不饱饭,亏了根本,所以……”

这下饶是沈支书一个大老爷们都忍不住红了眼眶,怪不得这孩子不认亲爹娘,肯定是那边的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要不然哪个孩子不希望爹娘疼,这孩子吃太多的苦,想过几年安生日子,这个想法,谁也不能挑毛病出来,谁忍心啊。

“孩子,你受苦了,是我们这些做大人的对不起你。”

沈支书的声音里带着哽咽,他是真心觉得对不起沈灵月,要是他当初能够管着点沈根柱他们,这孩子的身子就不会毁。

“都过去了,只要支书伯伯不怪我就好。”

“不怪,不怪!”

哪里舍得怪啊,怎么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不过心里头对着莫佳佳也没有那么看重了,就算是大学生又怎样,她间接地害了自己看大的孩子。

“五妮,你以后可咋办啊?”

“林家人是好人家,他们把我当自己家人一样看待,所以我打算留在这里。”

沈支书有心想说,让她跟他回去,可是想起沈根柱一家,到嘴的话就是说不出来,而且看样子,她在这里生活的不错,他也不忍心勉强她了,就让这孩子过两年松快日子吧。

“小沈,赶紧过来,看看这个棉花咋回事儿?”

那边袁教授在喊人,沈灵月还想问问他关于莫佳佳的事情,不好意思地跟沈支书说了抱歉,然后回头跟袁教授解释了两句,就又跑了回来。

“那个老同志就是林家人?”

“不是,这是从一位教授,可有本事了,阴差阳错跟他认识了,现在我跟着他学本事呢。”

“这是好事儿,好好学本事,有啥需要帮忙的,就去找我啊。”

其实沈支书想说,他就是她的后盾,可是想起家里的媳妇儿和孩子,他还真是没有底气说出口来,有家有口的男人顾及太多了。

“放心吧,支书伯伯,我始终记得我是咱们大岭村的孩子的。”

这话说的讨巧,让沈支书的心情好了不少,不愧是自己眼皮底下长大的孩子,就是记恩。

“好好好,你永远都是大岭村的孩子。”

“支书伯伯,莫佳佳回到村里还习惯吧,我虽然有些怨她,但是还是不希望她被沈根柱一家磋磨的,他们毁了我一个就算了,总不能再毁一个吧。”

“总归是亲闺女,听说又是大学生,沈根柱一家还想沾她的光呢,怎么会磋磨她。”

“那就好,她比我有福气,有父母缘,无论亲生父母,还是养父母,都把她当成宝,支书伯伯,麻烦您回去了,多帮忙注意点,就怕沈根柱他们对她不过三分钟热情,回过神来,还要磋磨她。”

虽然沈灵月没有说莫佳佳的任何坏话,但是沈支书到底对莫佳佳的印象再次跌了分数,虽然是大学生,但是这女娃不是大岭村长大的,对大岭村的感情几乎没有,他们哪里能够沾上光,还有他去沈根柱家看她的时候,在房间里连出来打个招呼都没有,这不是看不起他们吗?

所以还是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好,竟然还关心起这个偷走自己好日子和爹娘的小偷,回去后,他可得替这孩子多讲讲好话,省得别人误会了她。

“支书伯伯,咱们村也种了棉花了吧,棉铃虫诱导剂有没有用上,听说超好用呢?”

了解了莫佳佳的情况,该上的眼药也上了,过犹不及,于是沈灵月便不再多说,转而说起棉铃虫诱导剂的事情。

沈支书不管来这里看她的目的是什么,她都感激,再有大岭村的社员们对原主不错,要不是他们偷偷地接济她,她也活不到这么大,现在她帮不上忙,只希望棉铃虫诱导剂,能够让他们少受点劳作之苦,多收点棉花,多挣点钱。

“用上了,前些天咱们公社就用上了,别说还真是方便,再也不用大热天顶着大太阳去抓虫了。”

沈支书说起棉铃虫诱导剂满嘴地夸赞,沈灵月笑眯眯的,心里满足不已,这种获得别人认可的滋味,还挺不错的。

送走了沈支书,沈灵月赶紧跑回棉花地,看看袁教授找她什么事儿?

“这个棉花地里的灵草,你是怎么用的,我看了看,实验田的棉花植株上棉桃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而且抓过土壤看了看,土壤情况跟小米,还有大豆地里的土壤情况有很大的不同。”

大佬就是大佬,没有借用设备仪器就能把地里的情况摸的这么清楚呢,这个棉花地里的灵草,她当然不是纯粹用了灵草了,她还加了点其他的东西,比如磷肥,东石村的土壤中磷的含量极其低,就算有灵草,都没有办法补足,所以她只好另外想办法了。

“那大豆的实验田,你怎么不费点心思?”

“这不是还没有来得及嘛。”

袁教授接着又问了沈灵月几个问题。沈灵月对答如流之余,更能够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让袁教授看她的眼光越来越亮。

“你真的没有上过学,只是跟顾教授学了几年?”

“您也知道顾教授啊?他老人家最近好吗,自从他回了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别顾左右而言他,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这小姑娘就是不老实,一看就知道是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可是他是那么容易打发的吗?

“是,您既然看过我的资料了,也应该知道,我就是想要上学,也没有条件啊。我呢,之所以会这么多知识,是因为我另外有机遇,我并不想说。”

袁教授并没有再追问,有些事情并不是非得弄明白才好,只要确定沈灵月对华国没有坏心就好。

“是我着相了,走,咱们再去大豆实验田好好地看一看,怎么也能让大豆亩产千斤。”

“教授,亩产千斤不难,难的是大豆的品质,我建议咱们从全国各地收集大豆样本,咱们再根据这些样本培育出高品质的大豆,您觉得如何?”

“这个建议,我会报上去的。”

目前国内的食用油还不是很充足,比如东石村的社员们目前大多数吃的是棉籽油,不是不好,而是棉籽油如果处理不好,会有很大的危害,比如影响人的生育能力等。

如果大豆的产量和品质得到提高,就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了,更能够避免米国取得华国的优良大豆样本,从而申请专利,让华国人明明种自己土地上的大豆,还得交专利费。

沈灵月心里闪现了很多的想法,但是面上丝毫不显,反而斟酌着跟袁教授商量收集大豆样本的档案。

而从这里回去的沈支书,当天就让自己的媳妇儿去村里给沈灵月洗白名声去了,而大家在得知沈灵月因为受沈根柱一家的磋磨,毁了身体根本,活不了几年的时候,也都忘记了,她不认亲爹娘的不孝举动,纷纷开始心疼起她来,毕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在得知她生命只还有几年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心疼。

于是私底下也有了说莫家夫妻心狠,不认亲闺女的话,有的人连带着对莫佳佳,都有了几分迁怒,要不是她,五妮儿不会那么惨了,她的亲爹娘还不认她,肯定是她在他们的面前说五妮的坏话,才会让他们不认亲闺女的。

本来回到农村的亲生父母家里,虽然条件很差,但是村民的追捧,让她好歹能够苦中作乐一下的莫佳佳,走在村里,莫名地就会挨上几个白眼儿,而追捧讨好她的人则少了好多。

她以为这可能是回来久了,大家新鲜劲过去了的原因,也没有去多想这里面的原因,而她在农村的日子还算能过。

她手里有莫家给她的大把钱票,吃不惯农村的粗粮,可以出钱让沈根柱去买白米白面,还有各种好吃的,再加上沈根柱去安平县的时候,买了空调漆,房间里的温度也不热了,甚至比省城还要凉快,就是没有电,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唉,也不知道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什么时候能来啊,她想赶紧回城里去,这里沈根柱对她再好,那也是看在钱票的面子上,如果没有了这些,她的话日子还能过吗?

比起莫佳佳每天着急期盼大学录取通知书,沈灵月也在每天伸长脖子期待着刘支书他们的处理结果,这样东石村就能够赶紧进行村干部选举,很多的事儿和计划,在村干部换了之后,才能够更顺利地进行。

而冯书记也没有让她多等,刘支书他们被带走的第七天,公社终于有了结果,而关于刘支书的累累罪行,更是让东石村的社员们不敢相信,等确认了真的之后,刘家的大门就被臭鸡蛋砸了。

“耀哥,看到了吗,当了官,就得为人民做主,要不然刘支书的下场,就是你的。”

“小月,我虽然混,但是有良心,就算干不出大事,也不会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林耀愤愤地说道,他以前只觉得刘支书性格软,不会去公社给东石村争取好处,哪里想到他表面软和,私底下竟然如此猪狗不如,他是看着不争不抢的,但是他手下的那个刘会记,不就是他的狗腿子,他在东石村横行霸道的事情,还不是他给撑的腰,以前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所以耀哥,你一定要成为一个好官,我还等着你一路青云直上,给我遮风挡雨呢。”

“好!”

遮风挡雨,这四个字让林耀本来低迷了的斗志再次拉满,小月这么本事,觊觎她的坏人一定会很多,所以他必须站在高处,才能保护好她,这官他当定了。

“林耀,你在家呢,正好,你跟我说说,怎么就想起当村干部来了,你知不知道你哥听了后,有多生气?”

沈灵月扶额,她好容易才让林耀斗志拉满,泄气的人来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耀在安平的靠山聂志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