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 3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沈根柱夫妻是不会还钱的, 无论莫佳佳怎么威胁报警也没有用,这时的莫佳佳无比痛恨自己身上的血,如果可以, 她也想像哪吒一样, 剔骨还父, 剔肉还母, 她为什么有这么一对恶心的父母。

“佳佳, 你在省城的爹娘不是挺疼你的吗, 你没钱了, 给他们写信要钱呗, 反正他们家有钱。”

听听这厚颜无耻的话,莫佳佳气地转身离开回了自己的房间, 趴在炕上痛哭出声,她顺风顺水地活了十七年,这些天的生活对于她来说, 简直就是噩梦。

不过她倒也是理解了沈灵月为什么那么恨她了, 要是她, 她也不可能毫无芥蒂, 可是这一切的发生, 她也是无辜的啊。

等哭够了, 莫佳佳起身找到一个小洞, 从里面掏出事先藏好的钱票,足足有一百块钱,当初来到沈家, 她就按照爸妈教的,留了心眼儿,把一半的钱票找个地方藏了起来, 怕的就是现在的情况。

“爸爸,妈妈,佳佳好想你们。”

已经哭红的双眼,再次涌出了眼泪,她想立刻离开这里回省城,可是又怕这对不要脸的父母跑到省城找爸爸妈妈的麻烦。

“我到底该怎么办?”

深思熟虑了一晚上的莫佳佳,顶着熊猫眼醒来,吃过一顿难以下咽的早饭,便打算出去求外援,可是通过昨天晚上的争吵,沈根柱夫妻对她已经没有了原先的疼爱。

他们家责任田的活计,既然莫佳佳不出钱请人,那么就让她自己去干好了,本来如果她态度好的话,她还想着把四个闺女叫回家,让她们干活,可是昨晚她什么态度,明显把她们当作阶级敌人,这样的闺女,就得让她吃点苦头,才能让她知道好歹。

“出去干啥,没有看到家里的地都荒了吗,以前这地都是五妮在种,既然你回来了,这地的事儿就该你管了。”

莫佳佳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他们竟然让她去种地,他们可是答应了爸妈,不让她干农活的。

“哼。怎么让我们两个老的来伺候你,养活你,还是在大城市呆过呢,竟然这么不懂得孝顺父母。”

听着沈根柱和孙翠香一人一句的数落和谩骂,莫佳佳羞愤之余,更加坚定了决心,她要回省城去,必须回去,这样的日子她一天都过不下去了,至于有什么后果,她现在已经顾不得了。

“我去,行了吧!”

去干活,先放松这对夫妻的警惕心,然后再伺机逃跑。

“这就对了,做儿女的,就应该听话。”

莫佳佳不说话,沉着脸回房间换了干活方便的衣服,然后由着两人带她去了责任田,对比着旁人家田地里茁壮成长的庄稼,沈根柱家的庄稼地里,庄稼没有见着,倒是草挺茂盛的。

“就这一块地儿,你好好地先把草给拔了,对了,记得晌午早点回家做饭啊。”

莫佳佳这次真地气笑了,这对夫妻还是人吗,他们配当父母吗,合着他们生的闺女,就是他们家的牛马,就是为了伺候他们和他们生的儿子的,所以这样的亲生父母,她干嘛要认啊。

于是她装模作样地拔了会儿草,其实她并不认识这些农作物,说是拔草,其实连着庄稼一起拔了,好在她没有做过农活,在省城的时候,别说农活了,就是家务活她都不干的,因此一双小手白嫩嫩的,才拔了几棵草,就被划出了血痕,委屈的眼泪再次决堤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莫佳佳跑了,沈根柱他们再快要午饭的时候,还没有见到她回来,便去了地里走,哪里想到一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而且找遍了整了村,都没有找到人。

这时候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个闺女跑了,这还了得,他们的大学生闺女,那可是将来他们一家过上好日子的钱篓子啊,就这么跑了,他们家亏大了。

“当家的,她肯定跑回去省城去了,咱们要不再去趟省城,把她给找回来,一个现成的大学生闺女啊,可不能便宜了别人,不说将来的工作,就是嫁人的彩礼钱,咱们都能够得不少呢。”

“啰嗦啥,我能不知道,赶紧的,收拾两件衣服,拿上钱,咱们去省城去,哼,这一次我非要把莫佳佳的户口也转回农村来不可,还有她的名字也得改,既然是我们老沈家的闺女,就得跟我们姓沈。”

这一次沈根柱是真的动了气了,对于莫佳佳,他对她可是所有闺女里面的头一份,竟然还不领情,那就别怪他不给她脸了。

就在莫佳佳逃跑,沈根柱出发去找人的时候,东石村的沈灵月也迎来的一波又一波的社员,他们今天已经听了林耀的拉票演讲。

对于林耀话中提到的,用空调漆的方子抵押给银行贷款,修他们村到县城的路,还有冬天让他们种大棚蔬菜的事情,都让他们有些不可思议。

空调漆,他们目前都在用,不得不说是个好东西,用它刷了房子,他们家的房子,大夏天别提多凉快了,晚上也能睡个好觉。

可是正因为是好东西,所以才值钱啊,值钱的东西,舍得拿出来啊,哪怕是抵押也不行。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大娘婶子们,我知道你们的顾虑,就是怕你们把林泉大爷和林耀选了村支书和村干部以后,他说的话不能够兑现,我这里有一份承诺书,就是关于空调漆抵押给银行贷款修路的,上面有我的签名和手印,如果以后我说话不算话,你们可以拿着这份承诺书去告我。

还有大棚蔬菜的事情,我这里再跟大家解释下,大家也知道咱们北方到了冬天的时候,饭桌上除了萝卜白菜和土豆,就没有什么新鲜菜了,大鹏蔬菜呢,就是让冬天也能种出黄瓜西红柿来,你们说值不值钱,就是把黄瓜和西红柿卖出肉价来,都有人买。”

“哎哟,你可吹吧,能吃肉,谁吃黄瓜啊。”

“就是,一听就不靠谱!”

前面的空调漆抵押的事儿,大家挺支持的,占便宜的事儿,谁能不爱,不过这个大棚蔬菜,他们可就没有那么看好了,听听说的啥话,黄瓜能卖出肉价来,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物以稀为贵,冬天能吃上肉不稀奇,但是能够吃上一口新鲜的黄瓜,你们不觉得比吃肉更难得吗,而且城里人有钱,人家就是想吃口新鲜的,不在乎价钱的。”

大家听了沈灵月的话,想了想还真是,肉啥时候都能买到,但是黄瓜就不一样了,这样说来,这大棚蔬菜还真有搞头。

“那大棚蔬菜怎么种,种子贵吗?”

“种子我正在研究当中,而且我保证不会贵到哪里去,最重要的投入就是大棚,不过呢,到时候大家有需要的,可以报给咱们村干部,咱们可以一起买,咱们买的多了,卖家肯定会给让利的。”

沈灵月说的口干舌燥的,总算把来人给说服了,东石村的社员们穷怕了,再加上上一任的村干部不做人事,他们对于村干部的信任不大,好在她通过上交棉铃虫诱导剂方子,又把空调漆拿出来做抵押,给东石村谋福利,他们这才又重拾了一点信心。

送走前来问询的人,沈灵月笑了,林耀竞选村干部的事情成了,而且林泉大爷当上了村支书,也等于直接听林耀的。

谁让林泉自己没有主意,他的妻子又受过秦香桂的大恩,对秦香桂言听计从呢。

而且事情也的确如她如愿,林耀和林泉还真是被选上了,林泉不用说,成为了东石村的新支书,而林耀则成为了东石村的治安主任,主管东石村的治安,还有民兵的训练等等。

“小月,我成功了。”

林耀成功后,想到的便是跟沈灵月分享他的喜悦,沈灵月也是为他高兴,对着他笑得眉眼弯弯的。

“嗯,我知道,恭喜你,耀哥,以后你可要多多关照我哟!”

“那是!”

这时候的林耀志得意满,骄傲的如同开屏的孔雀一样,那副样子,凌连长怎么看怎么觉得欠揍。

自从他明白了自己对于沈灵月的心思后,碍于她还没有成年,所以便一直回避着,尽可能地减少和她的接触,可是爱情来了,可不是回避就能回避得了的。

更何况沈灵月的身边,还有一个强大的情敌在,他怎么可能回避得彻底,不能自己回避了,反而给林耀机会了。

“咳,林耀,当选村干部,这才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你的村干部能不能当得安稳,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你选举时候,对社员们承诺的事情能不能够做到。”

“我林耀也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一口唾沫一口钉,说出去的话,就是再难,也要兑现。”

不知道咋回事儿,林耀就是看这个凌连长不顺眼,虽然看着一身正气,做人也没得说,但是他就是看他不顺眼,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不合眼缘吧。

“那就好,好好做!”

凌连长不过是不想这小子在沈灵月那里太得意,所以才会泼他凉水,可是他这番话倒是激起了林耀的斗志来。

这不,村领导班子刚刚建立的第二天就开会,讨论了接下来东石村的各项工作,林泉别看是一把手,但是他主要是替林耀占位置,再有就是老村长了,林耀救了他的孙子,所以他对林耀也是十分的支持,有这两人支持,林耀的决定,几乎没有遇到阻拦。

于是第三天,林耀就带上相关的材料去了安平县城的银行,他迫不及待想要干一番大事业来了。

沈灵月在家里有些担心,虽然有空调漆的技术抵押,但是也不知道安平县的银行到底买不买帐,给不给贷款,毕竟这个时候,特别是小地方,办事都得靠关系,靠人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