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 42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偷的素质高不高先不说, 他的运气似乎十分的不好呢,刚进去沈灵月的研究室,就被抓了, 被抓的时候,他其实是懵的。

虽然知道林家有解放军住着,但他觉得就跟部队平常打靶的时候一样, 不过是个休息的地方,防守并不严,哪里知道还真是按照部队里的严密防守来的, 他为自己的疏忽大意后悔不已。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洪哥的军师李德邦李哥啊, 怎么洪哥进去了, 你也想去跟他做伴?”

今天林耀恰巧在家,一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起来了,没有想到还是老熟人呢, 不由出口挖苦道。

“呸, 老子今天出师不利,认打认罚, 不过有一条, 我不想看到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说来李德邦跟林耀也算老相识了, 都是在安平地界混的,洪哥主要就是抢别人的钱财, 林耀这家伙却是行侠仗义,要不是他们就三个人,保管能够把他们给压下去,不管就算他们三个没有让他们伤筋动骨,但是他们还是对林耀咬牙切齿地讨厌。

而且要不是他,洪哥也不会进去, 也不会判死刑,他们的好日子也不会没了,他也不会有被抓这一遭。

“这是老子的家,老子的地盘,老子凭什么出去,就不出去,你能把我怎么办。”

林耀得瑟的话气地得李德邦额头青筋都出来了,要不是有人摁着他,他就要站起来揍人了。

“林耀同志,你还是出去吧,我们要开始审问了。”

林耀还是有些不愿意,他刚说了大话就被打脸,而且就是那李德邦那挑衅的眼神,他就不能出去。

“耀哥,你在哪儿呢,我有事找你帮忙。”

外面沈灵月的话,让林耀啥不情愿都没有了,他的面子哪有小月重要,给了凌连长一个得意的眼神,便乐颠颠地出去了,凌连长眸中颜色便深,他的呼吸重了那么一刻,然后又恢复平常,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他必须得审问出李德邦来这里的目的,还有他背后的人。

“小月,你找我啥事儿?”

林耀出来后,立马凑到沈灵月的身边,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灿烂了,哪里还能看到一点不愿意的神色来。

“也不是大事儿,不过心里害怕,想让你陪陪我。”

一听这话,林耀瞬间美了,他就知道比起那个姓凌的来,小月还是跟他比较亲。

“耀哥,咱们村修路的事情怎样了,其他的村子和公社都说通了吗?”

说起这件事,林耀的脑袋都耷拉了起来,这件事不仅仅冯书记出面了,就是安平县的县长也出来调停,可是其他的村子和公社还是没有说妥。

“咱们东石村都出了大头了,其他的村子还是想要一毛不拔,而且不仅如此,他们想要我们修路的时候,聘用他们村的村民不说,还要给他们一些过路费,理由是我们村修路时候打扰了他们的生活。”

沈灵月皱眉,她没有想到形势这么不好,那些公社和村子竟然这么贪婪,虽然是东石村修路,但是路修好之后,受益的可不仅仅是东石村,其他的村子照样受益的啊。

“耀哥,这次修路,咱们只不过修原有的路,根本没有占用耕地,所以咱们修路只要让公社和县里同意就好,另外其他村和公社如果一毛不拔,还要让咱们村倒贴钱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路毕竟是咱们村辛苦地费钱费力地修的,以后其他村的人路过的时候,就得交养路费,这钱就用来抵消咱们修路钱。”

沈灵月的办法有些无赖,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要不然路修不好的话,今年冬天东石村的大棚蔬菜可就没有办法运出去了。

“这办法行不通,如果养路费一提出来,这条路就没有修的必要了,毕竟以前不掏钱都能走的路,现在竟然要掏钱了,那不是割他们的肉吗?肯定千方百计地阻止我们修路,而且法不责众,他们人多,就是县里也不好对他们怎样。”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沈灵月有些憋闷,不过修条路而已,怎么就那么难呢,这些人要钱是为了利益,既然如此,那倒是好办了。

“咱们村修路是为了咱们的大棚蔬菜种起来之后,能够运到城里挣钱,可是不说整个华国的市场了,就是整个阳城市,或者说整个平原省多少人,这么大的市场,咱们东石村可吃不下,不如卖个好给其他的公社和村子,如果他们老老实实地配合修路,那么咱们愿意带着他们一起脱贫致富,要不然又不是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咱们大可以在另外一边重新开一条路出来,带领那边的村子一起做大棚蔬菜,一起脱贫致富。”

“真地带着他们一起种大棚蔬菜?”

“不然呢?”

“可是那群龟孙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耀有些不舍得,沈灵月也能理解,但是有时候还真是不得不退一步,不过虽然说要带他们,但是也不能白/带,怎样也不能吃亏不是。

“所以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让他们给东石村一点儿辛苦费,毕竟研究大棚蔬菜,东石村也是付出挺多的。”

这话让林耀眼前一亮,他就说小月不会让东石村的人吃亏的,心情兴奋的他恨不得马上就要白天,好和村干部一起商量商量。

“凌连长,问出来了那?那个人为什么要来我的研究室?”

没多大会儿凌连长从临时审讯室出来,沈灵月赶紧上去问原因,凌连长点了点头:“他是受人之托,有人给了他一大笔钱,想要你研究室的所有资料。”

“那他知道背后的人是谁吗?”

“他不太清楚那人的身份,不过我猜测大概率是特务。”

沈灵月瞪大了眼睛:“特务?我做的研究并不算惊天动地,怎么就引起特务的注意了呢?”

这个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粮食增产还是实验中,目前她能够拿出手的就是空调漆技术还有棉铃虫诱导剂了,这个不应该引起特务的注意啊。

“大概是灵草吧,第一批灵草已经成功收获了种子,正一准备加大种植力度,而关于它的习性,也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所以……”

“所以就被某些势力知道了,然后顺藤摸瓜摸到我这里来了?”

沈灵月的语气带着浓浓的不满,她现在虽然已经受到了国家的保护,但是她的安保等级并不算高,她真怕那些特务来对付她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丢了自己好容易得来的小命。

“这是我们的失职,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凌连长也气,但是能怎么办,特务总是防不胜防,目前也只能加大对沈灵月的安保力度,还有赶紧顺着这条线,把那些藏在阴沟里的老鼠都给抓起来。

“我等着!”

沈灵月穿越到这个时空,虽然开始有些不适应,但是时间久了,还真是爱上了这个时空,这里有非常新鲜的空气,有原汁原味的美食,以及关心她爱护她的亲人,她越来越享受这里的生活,当然也更珍惜自己的小命了,所以对于任何危害她小命的行为,她都是零容忍。

“凌连长,如果你觉得任务艰巨的话,可以去找安平县公安局的聂志国帮忙。”

凌连长受挫,林耀心里高兴的不得了,不过毕竟事关小月的生命安全,所以他便“好心”地给凌连长介绍了帮手。

“如果有需要,我会去的。”

凌连长的回话,让林耀顿感没有意思,不过这一次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在小月安全上的无能为力,看来他也得去再学几下子了,他不能把小月的安危交给别人。

“沈灵月同志,这是我们的实验报告。”

沈灵月新的一天是从顾远交的一份实验报告开始的,这是她交给他们四个的任务,本来说的三天,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用了五天的时间,让她对于他们的能力再次有了怀疑,不过她不相信上面的人会糊弄她。

看来这个年代的科技技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落后,那么这几人她想要留下来的话,就必须自己培养,不过首先得让他们听她的话,她想这次的实验就是一个机会。

“我可能有些高估了你们的专业水平了,不仅仅实验的时间用的时间长,就是实验报告上面的数据都不太理想,有几处存在很明显的错误。

当时跟我说来的都是数一数二的人才,现在我怀疑,上面的人是觉得我好欺负,让我来给他们培养人才了。”

“沈灵月同志,虽然我们做的实验的确不理想,但是这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说时间问题,这里没有电,到了晚上,我们几乎不能开工,还有实验设备不齐全,我们能够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不错了,请你不要太强人所难了。”

顾远反驳着沈灵月给他们的评价,他们不能接受他们辛苦几天的成果,就这样被沈灵月贬的一文不值。

“那就用事实说话。”

沈灵月也不客气,直接告诉他们,她可以给他们做一次实验,让他们来比对结果。

“好!”

然后他们悲催了,看着沈灵月无比娴熟地实验操作,还有各种理想的实验数据,甚至实验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

四个人的脸都红了,他们还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呢,还比不上沈灵月一个没有上过大学的人,不过这一次倒是让沈灵月完成了她的目的,收服了这四个助手。

而这个时候,沈灵月也收到了凌连长说的交代,还好,结果对她来说还好,和灵草搭不上边,不过是一个潜伏在阳城信用社的特务。

她潜伏在华国太久了,想要回归自己的祖国,可是小小的阳城哪里有她立功的机会,而林耀他们用来抵押的空调漆技术,让她看到了希望。

这个空调漆技术,这群愚蠢的华夏人没有充分发掘它的商业价值,但是如果回到他们倭国就不一样了,她想她带着这项技术回去,肯定会得到表彰的,所以她才策划了这整个事件。

“原来是为了空调漆技术,我说他们派来的人这么菜呢,如果是为了灵草的话,肯定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小月,你放心,国家方面也非常看重你的安全,所以已经决定你的安保等级再次升级。”

原来还有这种福利,沈灵月笑眯眯地接受了,谁让她最在乎自己的小命呢。

她的事情都解决了,而东石村的各种项目也得到了解决,特别是修路计划,其他的村子听说大棚蔬菜带上他们后,也愿意出钱出力了,无比地配合,这让林耀不止一次地跟沈灵月吐槽,这群人太重利了。

“主要是太穷了,遇到一个冤大头,就不想放过。”

沈灵月感叹完,便再次开启了她的实验,她愿意付出微薄的力量,让华国的农民好过一点,比如不用大热天的去田地里除草。

她的除草实验,跟传统的药剂还不一样,因此一上来便遇到了质疑,特别是她的四个助手,但是沈灵月根本不鸟他们。

“专业上面的问题还没有弄明白,就来质疑我,显然你们还不够资格,什么时候专业上能够超越我再说。”

顾远他们只得红着脸闭嘴,谁让他们的专业的确比不上她呢,真是太憋屈了,他们一定会好好充实自己,不让自己下一次连提出质疑的机会都没有。

而这次的除草实验,准备的来说,有点像以毒攻毒的意思,所以他们才会提出质疑,既然沈灵月不听他们的,他们就拭目以待半个月后的结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