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 5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耀哥, 你有心事?”

牛高峰喊了几遍林耀的名字,他都没有应声,走近一看, 才看见林耀一幅神游天外的样子, 这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这些天他总是这样时不时的走神, 要不是确定林家没事,他们都要跟着着急了。

“嗯, 高峰,回头叫上红兵, 咱哥仨在一块儿坐坐。”

这是要和他们说心事的节奏, 牛高峰赶紧答应了一声:“好嘞, 我那里还有瓶高粱酒,咱们兄弟正好喝两盅。”

这话说的牛高峰都有些心酸了,想当初他们“安平三雄”多么潇洒自在, 可是自从林耀当上了村干部,他和林红兵趁着沈灵月的东风, 做起了小生意, 他们就再没有爽快地在一块儿喝过酒了。

趁着大棚蔬菜还没有大量上市,他们兄弟三人还是赶紧聚一聚,顺便看看能不能帮忙耀哥解决他的心事儿, 于是当天晚上牛高峰他们就在林红兵家里组了局,哪里想到林红兵当场给了他们一个红色炸弹。

“红兵, 你太不够意思了, 甩开兄弟成家就算了,还特么地抠抠搜搜的,今儿这一顿酒, 算你的,我的酒还得留着,等着过年时候喝呢。”

林红兵人逢喜事精神爽,他和对象已经处了三年了,本来早就该结婚的,可是谁让他一事无成呢,对象家里不同意啊,现在他跟着林耀发达了,对象家里再也没有推脱的理由,所以今天就把婚事给定了下来。

“我这不是才定吗,你的酒既然拿来了,就让大家伙儿一起喝了吧。”

牛高峰把酒瓶子往怀里一捞:“没门!”

“今儿先喝这两瓶,回头我再买两瓶还你,要不然大晚上的,你让我去哪里买酒去。”

“那可得说好了,到时候还我三瓶酒。”

这兄弟情能不能再塑料点儿,林红兵气愤之下立马灌了牛高峰一杯酒,而他们之间的打闹,根本吸引不了林耀的注意,自来了之后,他就一直一个人默默地喝闷酒。

“耀哥,你这是咋了,跟兄弟说说,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你拿个主意呢。”

林耀想了几天都没有整明白,被牛高峰这么一说,倒是心中一动:“小月注定要离开东石村,而我想要跟着她一起,可是我一个大男人,又不能没有自己安身立命的事业。”

牛高峰和林红兵对视一眼,他们好像明白了,林耀这是看上沈灵月了,可是沈灵月有本事,不可能留在东石村,甚至安平县都留不住她,所以耀哥发愁了,要是他们,他们也愁呢,所以说找媳妇儿,还不是不能找本事太大的。

“耀哥,你可以做她助理啊,你没看顾远那几个,都是小月妹子走哪儿,他们就跟哪儿吗?”

林耀自嘲一笑:“你们看看我哪里有文化人的气息,小月的助理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最起码得是大学生。”

哦豁,小月妹子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吗,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哥仨一起皱起了眉毛,最后还是林红兵一拍大腿。

“这样咱们哥仨可以做生意啊,小月妹子研究的那些东西总要人给卖出去,不对,推广出去的,做生不如做熟,最起码,咱们不会坑小月妹子,所以咱们哥仨不如就领了这个活儿。”

不得不说林红兵说的倒是有些道理,做这个自由,能够跟着沈灵月出去,可是具体怎么操作,可就难住他们了,他们虽然在东石村,甚至安平地界混的不错,但是因为眼界的问题,小打小闹的买卖还可以,但是大生意他们可就麻爪了,真的不懂做生意上面的道道。

“我觉得咱们可以问问小月妹子,看看她有没有啥主意,小月妹子那么优秀,肯定知道该怎么办。”

既然有了主意,林耀也不是拖拉的性子,寻到机会就问沈灵月了,不过他算是问错了人,沈灵月对于做生意这件事还真是不敢随便拿主意,特别是现在的年代,虽然已经改革开放了,但是在做生意上还是有很多的限制的,她不是很懂,所以还是不要胡乱出主意了,省得害了林耀。

“耀哥,你可以去县城问一问聂大哥啊,他就算不懂,可他认识的人多,肯定能够找人帮你出主意的。”

林耀眼前一亮:“对啊,怎么把聂大哥给忘了呢,正好咱们村里进城卖蔬菜的车要进城,我跟他们一块去。”

说完话,林耀就兴冲冲地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沈灵月突然觉得心里甜甜的,虽然林耀没有明说,但是她就是能够猜到,林耀无论当村干部,还是学做饭,以及现在又是想做生意,其实都是为了她,不是她自恋,而是谁让这些事儿几乎都是围绕着她呢。

只是他对她这么好,让她找对象都难了呢,谁能跟他一样对自己掏心掏肺呢。

“小月,在看啥?”

“没看啥,看天呢,今天的太阳可真是好呢,”

“今天太阳确实不错,冬天里这样好的天气可不多见。”

“是呢,凌连长我去研究室了。”

沈灵月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凌连长看她的眼神总是怪怪的,为了避免尴尬,她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凌连长看着沈灵月离开的身影,顿感挫败,他已经很努力了,虽然不会做饭,但是平常时候也是尽量帮忙的,比如保护沈灵月的安全,比如帮她处理和上面的往来,可是这一切都通通敌不过林耀做的一顿饭。

“我是不是也该再去学一学做饭了?”

于是东石村外的连队食堂,差点发生火灾,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凌连长要学做饭,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沈灵月同志,赶紧来村委会接电话。”

村里大喇叭响起,沈灵月赶紧跑了出去,肯定是袁教授那里有消息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来的助理,水平怎样,会不会还要她亲自培养。

“你这丫头要求还真高,放心,因为你的研究非常重要,所以上面派的人都是专家级别的。”

“谢谢袁教授,哎呀,我在想明年如果要进大学读书的话,一定要做您的学生。”

“你个鬼丫头,合着在这里等着我呢,说好了啊,明年来我们学校当我的学生。”

“当然了,有您这样德高望重的老师在,我不选您,不是我吃亏喽。”

“哈哈哈……”

袁教授被沈灵月的马屁拍的那个高兴,在电话里大声地笑了起来,他是真高兴啊,本来因为沈灵月的水平,他都不敢说要收她当学生了,哪里想到峰回路转,这事儿竟然成了。

“小月丫头,你的两个助手要冬至左右到,最近你辛苦点。”

“那好吧,不过不能太晚啊,要不然我有理由充分怀疑,那两个助手是来摘桃子的。”

那边的袁教授心头一梗,这丫头就是会气人,放到别人那里不都是说,没事儿,不辛苦,为人民服务吗,怎么她就不一样了,不仅仅不高兴发脾气,还给他们扣帽子,不过这脾气配得上她的本事。

因为助手不能马上到位,沈灵月非常不开心,顾远四个助手,做事立马变得小心翼翼的,就是凌连长火烧厨房的事情,都没有能够让她关注一分,凌连长不知道是高兴她没有心思注意她的糗事,还是不高兴她对他的不关心。

而林耀这边也是颓丧着脸回来的,看来没有在聂志国那边得到帮助,或者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过这些不是他最担心的,毕竟聂志国找的人也说了,现在形势不明朗,他们最好还是不要做这些容易出事儿的生意。

而跟在沈灵月身边的办法不是没有,他可以先做她的生活助理,等将来形势明朗了,再去做生意。

沈灵月这样的科研人员,一般都会配备生活助理,就是帮她做饭、做家务,以及负责她生活的方方面面。

林耀觉得你这个可以,他完全可以胜任,毕竟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做饭、做家务,甚至还会一些拳脚功夫,比其他人更能够保护沈灵月。

这些虽然跟他想的大相径庭,但是最后结果也算不差,最起码他有了努力的方向了,可是让他心情沉重的是,他想要去黑市上给沈灵月买发卡的时候,竟然听到有人在打听她。

他有一个特种兵哥哥,再加上当了一段时间的村干部,见识早就非以前可比了,他直觉这里面有问题,于是跟着那个人转了几圈,最后还真是让他发现了问题,虽然还不能确定他们就是坏人,但是根据他们鬼鬼祟祟的行为,铁定不是好人。

于是他又返回公安局,跟聂志国说了他发现的情况,可是聂志国毕竟是公安,他们不可能因为怀疑,就抓人。

无功而返的林耀心情特别沉重,一想到有人暗戳戳地盯上了沈灵月,他就烦躁,恨不得马上把人给抓了。

回到东石村,他马上便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凌连长,凌连长马上加强了警戒,而林耀经过此事,也明白了,沈灵月的安全不能全部交到别人的手里,所以小月的生活助理,他会一直当下去,不,他不要当生活助理了,他要当她的保镖,至于他的事业,小月的安全就是他的事业。

“凌连长,国家如果给小月配保镖,是哪个部门管的?”

凌连长不解地看向他,不明白他问这些干什么,但是还是回答道:“国安。”

林耀这次有了确切的奋斗方向,回头便抽时间又去了公安局找聂志国,他想要问清楚,那个国安怎么进。

“你想进国安?你知不知道,进国安比进部队还难。”

林耀听了一大堆国安选人的标准,越听越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不过他还是不想放弃:“那你认识国安的人吗,让他们教教我也行。”

聂志国头疼,这孩子魔怔了,但是还是给他介绍了一个人,于是东石村的人很快就发现,他们的“一把手”林耀,最近原先一直喜欢在大棚蔬菜地里转悠,现在居然几乎见不到影子了。

好在大棚蔬菜在安平县独独他们东石村有,一到安平就被抢光,所以几乎不用他费心,说来还是得感谢林耀呢,要不是他,他们也不会种大棚蔬菜,更不会在大冬天挣到钱,所以以后林耀说啥,他们都会支持,这样的村干部,他们非常满意,而他们还不知道林耀想要撂挑子了。

一晃到了冬至,北方有吃饺子的习俗,于是东石村的大棚蔬菜再一次迎来了销售高峰,让其他村的人羡慕的眼睛都红了,不过想到明年可以一起种大棚蔬菜,他们这才好受了点儿。

而沈灵月这会儿却在研究明春的蔬菜,大棚蔬菜的种子不适合开春种,她必须研究出来适合开春种的高产蔬菜种子。

而那个防弹衣的植物,等她需要的人手来了再说,说了冬至时候来,这都到冬至了,竟然还没有影子,真当她好脾气呢。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助手已经来到了安平,可是一来就被特务给盯上了,想要控制他们,哪里想到会被林耀给搅了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