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身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生上前,在陆以深的耳边小声说道:“先生,警察到了在楼下,让他们上来吗?”

“上来,小心点儿,别被赵希彤发现。”

两个人的低声耳语,更是激怒了赵希彤,手上动作猛然收紧,即使是在昏睡之中的小白,也伴随着痛苦抽搐了两下。

更是看的安久久的心抽痛了两下。

“你把小白放开,我过去当你的人质。”安久久的声音里面透着哀求,小白算得上是安久久的命。

赵希彤似乎觉得安久久的这种反应很有趣,手上的动作猛然松开,笑声尖锐刺耳。

“安久久,贱种就是贱种,你觉得这个孩子拥有活在世上的资格吗?”

这句话让安久久没法回答,小白倾灌了她所有的爱,怎么会是贱种,可若是不承认,情绪过于激动的赵希彤会干出什么来,谁也无法保证。

“是。”安久久痛苦的闭上眼睛。

她的心肝,何至于要受到这种羞辱。

赵希彤满意了,指尖依旧温柔的滑动在小白的脸蛋上,一只手则狠狠的掐在小白腰间的肉。

“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们两个?”赵希彤面色狰狞。

“原本的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除了陆以深,多有趣啊……”

安久久哪有听她讲这些的心思,可是现在也不得不耐下心来。

赵希彤看着怀里的小白,眼神一厉,“我不甘心了这么多年,谋策算计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我错了,我人生中最大的失误就在于我不应该爱上一个没有心的男人,早知道他心里只有你,我绝对不会干这种飞蛾扑火的事情。”

虽然赵希彤未指明,可安久久还是知道,赵希彤说得是陆以深爱她安久久,多么可笑的事实。

“这么多年过去,我也已经醒悟了。”赵希彤看着陆以深,突然开口:“我要陆以深向我跪下来,磕头认错。”

现场一片死寂。

安久久没想到赵希彤最终居然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一时之间也有些惊愕。

手指微动,陆以深面对着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无论是两个人之间的恩怨纠缠,还是身为男人的自尊,都不允许他向一个疯子一样的女人跪下。

“我跪!”

安久久做不出求陆以深跪下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不救小白,她只能自己跪下,祈求赵希彤。

“我来,赵希彤,你放开我的孩子好不好?”

安久久跪下,冲着赵希彤俯下了身子,“我错了,求你放过小白。”

显然这举动并没有引起赵希彤的心软。

“你跪有什么用?”赵希彤面无表情,指着陆以深,道:“我要他跪。”

泪水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流下,安久久深深痛恨着自己的无力,连自己的孩子都救不回来,可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了。

陆以深那样骄傲的男人,即便是以两人这样的状态,她也不忍看他被折辱。

赵希彤突然站起身来,抱着孩子翻出栏杆外,病号服下瘦弱的身体在微风中摇摆着,随时可能落下。

“你别冲动。”陆以深开口,声音很是艰难,“我错了。”

膝盖微弯,陆以深缓缓跪下,未触及地面,赵希彤突然开口呵斥:“够了!”

把怀里昏迷的孩子放到地上,赵希彤扯出了一个凄凉的笑容:“我爱了你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真的舍得折辱你。”

视线紧紧盯着安静躺在地上的小白,陆以深却不敢轻易上前,生怕赵希彤把孩子扯下去。

“我怎么忍心伤害这个孩子,他可是你的骨肉。”

其实赵希彤也没想到,原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是死也要拽着安小白,可她还是心软了。

赵希彤看着远处已经不见了身影,只有一片黄色余昏的天际,张开双臂,纵身跳下。

小白依旧静静的躺在天台上,不省人事,或许什么都没感知到,什么也没看到,是赵希彤对这个孩子最后的温柔。

安久久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把小白抱进怀里,透过栏杆,看向地面。

楼层的高度,让安久久不能看清楼下的场景,可这一抹刺眼的红色却留在安久久的脑海中,悲凉刺目。

陆以深上前把安久久搂入怀中,把安久久的脑袋扣在胸膛前,低声安抚:“乖,不要看。”

安久久第一次目睹这样的现场,刚才还鲜活的生命,那么的嚣张,突然变成了一抹鲜亮的红色。

让人猝不及防,为一个生命的逝去而感到悲伤。

“她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