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醉画人间 > 第九章,白露

我的书架

第九章,白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落西下,夜幕降临。

  叶北池踏入山脚,不为别的只是有些好奇。

  把长枪插入原地,叶北池走入乐白身旁,一眼便看到躺在地上不人不鬼的是乐白,坐在他的脚边,叶北池想了想开口道:“再继续的话,你会死的”

  挣扎着起来,乐白揉了揉太阳穴,脸色苍白,道:“我还差点…”

  叶北池淡淡的说道:“幸亏那个字没被你搞烦,要不然你现在可能说不出话了”

  这话说的并不实在,这个字在这里放了许久,其间有无数人尝试,要说没个看三天三夜的天才弟子,如何称教?

  乐白自然不知道,要不然一定会震惊的,他一直把那位枪仙当成自己的目标,但真正接触枪道时,却发现很难。

  叶北池对他的沉默不言没有理会,开口道:“修行一事,虽然有坚持不懈之说,但这么多年来,我见过的很多坚持不懈之人纷纷放弃”

  “可我想习枪!”乐白道。

  叶北池对此并不见怪“枪也好,剑也好,它们都是器,以身御器,先看你合不合适用再看它们愿不愿意,没有那把武器无愿扬名千秋”

  “叶北池的枪讲究枪法,也讲究攻守皆备,但枪太长总会收不回来,我不知道你追求什么道,但它的并不合适你”

  乐白想了想道:“那我的道是什么?我酿酒到是很得心应手,但我不想,酿酒只是为了活下去,习枪才是真正的活下去。”

  叶北池摇了摇头:“活下去不一定非得学习前人的,走一遍前人的道只是在历史上走了一遍,而你们年轻人则是要开创属于自己的历史”

  “至于这个叶字只是起个借鉴作用,事实上这个字无人能看破”叶北池轻轻一指,乐白感觉浑身上下都不那么难受了,根基也更扎实了。

  “喜欢你就练吧,来我这,我叫叶北池”

  ……

  ……

  《杀妖》

  一场暴雨,突然下起,原本寒冷的夜晚更加难熬,今晚注定会死很多妖。

  黄豆大小的水滴在接近地面时,快速凝结,摔碎的声音犹如玻璃,碎片四散。

  蓑衣男子离开了这片雨区,没有犹豫的朝南方而去,虽说长城一带有看守,但怎么说自己也是位地仙,想拦也拦不住,更何况南方人间境只有那么几位。

  蓑衣男子一点也不想与那个杀胚会见,为了不被发现,他使用了身法,直接一步达到千里,在半空中掠过一道寒风。

  长城上的看守者,在男子从他们身边而过时,只感觉到了一股寒风,他们回过神时肢体已经没有了知觉。

  一天的功夫,蓑衣男子便越过长城,停在了一片高山与草原的交界处,大草原从他的视野一直延伸到了天边,那些大山穿着绿色的大衣,白色的银冠。

  “绿色的大地,蓝色的天空。”蓑衣男子说道,他的眼睛透露出前所未有的迷恋,同时也很享受这过程。

  这种景色在妖土根本就见不到。

  再走一段差不多就到城镇了,但此时传来慵懒的声音:“这几年已经有不少妖想要越过长城,不过人间境倒是头一个。”

  蓑衣男子没有回头,他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上官孤云站立在远处的高山上,一身红衣,随意披散的长发,在这片白雪中他的身形很显眼。

  上官孤云缓缓的拨出唐刀,道:“长城你过的了,但过的了我的刀吗?人间就在我后面。”

  说完,他举起唐刀随意的劈砍在天幕上,一道血光划过天空,将黑暗驱赶走了,没一会光芒照亮了这片大地,群山的影子越过蓑衣男子,将他完覆盖了,而上官孤云则犹如站在天空之上,他的身形完全暴露在光芒之下。

  长城边的修士很快注意到了情况,纷纷望向站在山上的红色身影。

  天下第一刀士就站在他们眼前,以一人之人镇守长城一百余年。

  “那是城主吗?”

  上官孤云的名号自然很响亮,能与另外三位人间境并列会差到那去,但他的名声并不太好,杀胚。

  此时众人看见上官孤云刀指蓑衣男子,便很快明白了,这是位人间境妖修。

  红色刀光覆盖了整个天空,如晚霞般,而那站在山上的男子眼中充满了战意。

  就在刀光以极快的速度朝蓑衣斩去时,蓑衣男子目光平淡,四只蜘蛛腿从背后快速长出,只见四只蜘蛛腿结盾轻轻挡下这刀光。

  “那是宿蛛之族的人间境强者。”

  看到四只蜘蛛腿已经有人认出来了,毕竟宿蛛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其中一支分族被叶北池一枪所灭。

  宿蛛主脉的掌事妖,乃是一只地仙强者,虽说只是中境但能实力地位不可小视,毕竟是杀出来的。

  但这次他的对手是一人镇守长城百余年的上官孤云。

  “杀胚!你既然不想让我们活,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事到如今,宿蛛也明白了眼下处境,想要去人间只有打赢这个杀胚。

  那四只蜘蛛腿开始发生变化,一阵迷雾中发出蜕变的声音,化为八支蛛矛,一股威压扩张出现,周围的地形好像都被千斤重物所压。

  “这就是人间境的实力吗?”长城修士惊呼道。

  “上官城主也是人间境肯定能应付。”

  宿蛛伸出八支蛛矛,朝上官孤云冲去,在强大的威压下,八支矛分别刺向上官孤云身体的各个部位,狠辣无比。

  那是先天妖骨,是极为稀有的,据说此骨与三名人间相战,还处于上风。

  “上官孤云,百年以来我妖族便与你不两立,今日死于我死也不算枉死”

  杀戮之气,狠狠的朝上官孤云压去,人妖大战,从来都是没什么规矩的,众人也知道这是场你死我活的比拼。

  蛛矛已至上官孤云一丈之内。

  上官孤云脸色没有多少变化,唐刀一挥,无数红色刀光铺天盖地的砍向蛛矛。

  轰的一声。

  两者相撞的声音,响彻天地。

  长城中的修士即便有长城法则的保护也是胆战心惊,只是片刻眼睛里就流下一行血泪。

  蛛矛在遇到了刀光后没有继续前进,两者就这样隔空相对。

  上官孤云冷冷的看了一眼后,红色的身形掠过空中,来到宿蛛面前,一刀砍出。

  血色的刀气于空中绽放,这让人觉得很刺眼。

  刀光在空中放出灿烂血光,直接砍在蛛矛上,一声响声中,好似已经劈开。

  轰鸣一声

  许多人知道,上官城主人狠话不多,这先天妖骨就是一具可比人间境的法器,竟然想直接劈开。

  要知道那柄唐刀只是一把沧海境法器,虽然染上了许多大妖之血,但沧海毕竟是沧海。

  宿蛛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蛛矛,说道:“沧海可斩不了人间”

  上官没有说话只是又一刀,重重砍出,霸道无比,宿蛛也被这刀击退回地面。

  只是这一刀在蛛矛留下了深深的刀痕,宿蛛怔住了,要知道人间境法器很少有被损毁的记录,更何况还是在沧海法器面前。

  如果上官孤云手中是把人间境法器而不是沧海境法器,不知…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想法。

  想到这,宿蛛眼中出现深深的忌惮,明眼人可以看出两人交手的高低。

  再继续打下去恐怕不只是蛛矛被砍碎而是连妖都被斩杀,刚才那句话也就成了笑话。

  上官孤云立于半空之中,一身红衣被刀气吹动,而同时有道妖气在长城附近出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