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醉画人间 > 第十章,白露

我的书架

第十章,白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个青衣男子悬浮在空中,那人有一双竖曈,额头与手掌上有几片绒毛,散发着人间的气息,利爪有半个小拇指长,站在上官孤云之上,舌头轻轻的舔了舔手,露出诡异的笑容。

  上官孤云没有理它继续朝宿蛛劈砍而去,刀气在空中疯狂聚集,一柄红色光芒的长刀,在上官孤云手中出现,上官孤云一刀砍去,一瞬间刀光刺眼,斩向宿蛛。

  所有人眼前都被红色笼罩,周围的所有都好像变成了红色。

  这就是杀胚吗?对杀这种事极为在行,就算是那三位恐怕也没有他在行。

  被刀光斩中后,蛛矛断了好几根,从断裂处流出来的黑色血液,妖气冲天,毕竟是妖仙之血。

上官孤云说道:“像这样的骨头我砍过很多根。”

  宿蛛半跪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发出几声闷啍,那可是先天妖骨,人间境级别的,竟然几刀砍断了,那可是面对数位妖仙而不败的。

  狐妖看着那妖骨就这样被砍断了,表情也有些惊讶,但还是冷静下来,如果连这本事凭什么一人一刀镇守长城一百余年?

  他不曾与之交手,有几次也是远远观望,如今近距离观看,这位人间最强的城主,原来这么强大。

  狐妖淡淡一笑:“真的强呀”

  说完,狐妖缓缓的伸出二指,随后原地单脚转动,一条数十米长的绿色长鞭在食指间出现。

  长鞭挥动时在空气留下一层淡淡的雾气,缭乱人眼。

  上官孤云一怔,那条长鞭紧紧的栓着唐刀,雾气在刀间生出这些毒性无比强大,一旦吸进沧海也没几个好受。

  上官孤云一刀斩开,狐妖并未在意,食指尖端的长鞭快速挥动,在快速的挥动下一时间如同连着巨网。

  上官孤云看了看,身体消失不见,红色的身形在长鞭之间不断穿梭并完美的躲过。

  刀光鞭影在空中无断闪现,五指长鞭不断击打在唐刀上,两道身影从云海中跌落下来。

  上官孤云与狐妖的身形浮现在众人眼中,两人身上都有刀伤与鞭痕,这让很多人震惊不已,同样是人间,这只狐妖表现更加优秀。

  宿蛛看着上官孤云身上的鞭痕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人间与人间除了实力外,还有就是妖土的血脉,人间的天赋了。很明显这个狐妖的血脉比宿蛛的好很多。

  上官孤云带着笑容,这只妖有意思,稍微交手比那只蜘蛛有趣多了,唐刀的刀身发出强烈的刀鸣声,如血液般的刀气在刀身上流动,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刀身缓慢的变成红色。

  狐妖的身影也开始有虚幻,在血色刀气之中随意出现。

  ……

  ……

  雨越下越大周围光秀秀的一片废墟。

  在部落里男妖在修整破损的房屋,女妖则在照顾还未化形的孩童,化形是每只妖必有的生存条件,长老缓缓的朝部落外走去,按理说长老一般不会远离部落太远但是这事关部落存亡。

  “死了…”长老叹着气道。

  “一位妖仙加一名沧海还没能力留下那位杀胚的性命,更何况修为全开的他”二长老也跟着说。

  长老缓慢的说,认真打量着手中灭了的灯:“死的冤呀,当初妖仙执意要请那个狐妖,但那条狐狸根本就没打算与之一战”

  二长老脸色变了变,根本没有与之一战就算了,意思是对方还跑进南方了?那真太不可议了。

  “那狐妖到是舍得,为了逃入人间,修为都跌落至寒暑了,看看它接下来怎么活吧”

  长老接着说:“走吧,这里不适合我们呆下去了,失去妖仙的我们已经不配呆在七流妖域了,离我们最近的六流妖域是那个方向?”

  妖土凶险,没有仙就别呆在有仙的妖域了。

  从一流到六流分别是百味到沧海,而七流到九流则是看人间境的数量。

  真正的弱肉强食就是看实力。

  二长老皱了皱眉头道:“要不要先通知几个分族?”

  长老沉默了一会,看着南方道:“这样会浪费更多时间,若是人间境不来我等只能撑四个月”

  二长老看向部落,还是说道:“大哥,万一分家出现几个天才,我建议还是带上…”

  长老打断道:“那有这么容易?”

  “大哥,我说万一!”二长老道。

  长老一怔,不再说话只是进入思绪,二长老则在等待回答。

  “带上吧”过了一阵后,长老开口道。

  “是”二长老道。他们都是强者,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长老叹一声,知道这不太可能,毕竟血脉摆在这,但万一真的出现了,错过了就怕真起不来了。

  ……

  ……

  醉歌城

  秋分时节醉歌城下了小雨,给原本烈日当空街道带来一丝凉爽。

  在巷道尽头有一棵枫叶树,传闻秋分才落叶,而在那里住着一个少年,此刻少年撑着张油纸伞,缓缓的行走,在他腰间挂着一把长剑,用人间的说法来讲,这种人都会被称为:剑士。

  “道胎现世了吗?那我也该现世了,不然这人间少了几分乐趣。”

  少年缓缓的说道。一般敢这样说的人只有两个,很不巧少年便是其中之一。

  少年已经在这座城里居住了五年之久,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很厉害的大剑士,在某个秋分时节山间的妖兽横行,进入山中除妖人士没有一个人回来,偏偏那又是出城的必经之路,而这个少年则是一人一剑杀了山间所有的妖怪,从那以后少年就在巷子里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五年从此以后醉歌城再也没有了妖魔鬼怪。

  一直以来,没有那个人是没有野心的,在醉歌城的西边有座“无题城”

  其城主对周边城镇放出豪言道:吾以十年为限,必统其周边。

  而如今已过六年竟毫无动静,少年便觉得可以去看看那座城,看看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此时此刻,少年撑着油纸伞朝城门口走去,而在城门口醉歌城城主已经等候许久。

  他在等那个少年,人人皆知的妖孽剑胚澜落君。

  看着澜落君缓缓的走来,城主已经打理好衣妆,只不过他走的有些慢,好在这位城主有足够的耐心。

  城主说道:“澜剑士出城,在下在此给未来剑仙送行,只希望澜剑士能有空看看”

  “嗯”澜落君随意答道。

  城主听到后就知道这不大可能了,毕竟人家可是未来的大人物,一剑纵横九万里的大剑仙。

澜落君缓缓的收起伞道:“这雨挺讨厌的”

城主只是收回双手,在旁边站着。

时间缓缓的流失,两人就这样相持,城主平静的看向天空,开口道:“澜剑士有什么不对吗?”

澜落君无聊的挥动油纸伞道“我等雨停再出城”

“……”

城主一阵无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