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了守阁人后,乐白沿着走廊向前走去,周围安静的可怕,只有两排的长枪,除了之前那杆朱雀外没有任何一杆长枪愿意。

青山阁放了很多枪,这里与剑林有些相似,都是死后这些兵器才放在这里,所以这些兵器多多少少身上可能会有死气,只不过守阁人竟然能将其它们整理于此,想必这些问是他都已经解决了。

乐白沿着走廊缓缓的前行,每走几步也都会朝两边望去,很可惜都没有回应,虽说这里都是好枪,但他们生前的主人大多都是天才,眼界很高绝不可能只受限于道心,在加上这些年的尘封已经有不少枪灵陷入了沉睡。

乐白沿着走廊继续行走,每走几步便向两边望去,直到看到面前的是一面墙他才叹了口气,转身向后走去。

这些枪大多以后千年,万年甚至都有可能,能被留在这里说明它们都是好枪,但确没有一杆去选择乐白。

乐白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些枪大多经历过岁月的侵蚀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样子,因此这最里面的大多进入了沉睡。

走到了一段距离后,乐白试着去握住一杆枪,但在接触的一瞬间,对方便发出抵触震开了乐白的手。

有些无奈的乐白,继续前进他要到外面去,外面那些枪的年纪没有这里的大,总归有一些想离开的,乐白心想着。

乐白朝一杆长枪走去,很可惜被拒绝了,接着又试着去找几杆带走,但没有愿意,甚至还对他发出刺耳的枪吟声。

乐白有些难受,但也只是叹了叹气,看了几眼后继续前进,他想到那杆朱雀,虽然他并不喜欢那杆枪。

向后看了几眼后打消了再走一遍的念头,他想看看有没有一杆合适自已的枪就算不合适也行。

在阁楼,子然与守阁人并肩而立,说起来一个是道教大长老地位崇高,另一位则看过几代大长老的千岁老人,子然开口说道:“叶北池之前说过,让我关照一下他的两个徒弟,所以我一直好奇为什么他能被叶北池看上,我不信什么缘分,我只信他肯定有一个连这小鬼本人都不知道的特质。”

守阁人笑了笑,朝后退了几步,说道:“你年纪还小,但已经相当优秀了,你能看到这点便说明了你不凡,事实上像你这个年纪我还没当上长老甚至还没过朝暮,这一切都是某种特质又或者性子,就像这些枪,我打赌那杆朱雀一定会选他。”

子然皱了皱眉头,说道:“好久没看到这杆枪这么高兴了,没想到是一个男的。”

守阁人看向子然问道:“如果是女的你会怎么评判?”

子然没有说话,这个问题他回不了,因为他没有见过。

“一切要看他了,也许那杆枪只是见到你才吟叫,再说了,或许有别的愿意跟他走,毕竟这里年纪小的脾气好的并不少。”

守阁人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说道:“最近人很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都没出去过。”

子然摇了摇头,说道:“时代不同了,比起我们那个时代,这个显得差了些,可能是少了个妖孽”

守阁人问道:“那边的?”

子然说道:“长城的”

守阁人没有太多惊讶,想了想说道:“被妖土杀了?”

子然点了点头。若说这件事,其实主要责任还是在上官孤云身上,毕竟是他负责守住长城,现如今为了补上这个位置,道教与剑山没有对儒教进行太多的打压。

而在另一边,乐白走到了一杆枪面前,一路上有许多的枪,但他现在都没有去理,而是来到一杆枪面前。

说起来很简单,他路过时它发出了刺耳的吟叫,在他之前没有一杆对他友好,虽然他确定是不是守阁人的原因。

乐白看了后许久便伸手去握住这杆名为朱雀的长枪。

……

……

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蓝色的眼瞳好似下一刻便要再次消失,苏颜缓缓起身。金色的长发随着起身披散在左肩上,苏颜朝周围望去发现枕头不知何时滚落在地上。

“周姐?”苏颜轻声呼唤道,可片刻过后房间没有回应,苏颜皱了皱眉头,头很痛!雷电在强行让她复生的同时对身体造成了很大影响,苏颜于是又唤了几声周姐,但依旧很安静,没办法,苏颜起身赤脚踩在地面,踮着脚轻轻的走到衣柜面前,她甚至没有去管鞋子在那里。

“嗯?”苏颜将身上欲落的睡袍扯下换上了一身黑衣。

苏颜望向四周,突然一声吟叫在脑海中响起,“疼……这什么鬼?”她按着头自已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刚才被压下疼痛感在那一声枪吟声响起后全部涌入,她想跑到外面寻求帮助,但一秒她有些惊恐,因为她视线开始模糊,但她头脑清醒无比,汗水从额头渗出,偏偏这种情况她还无法昏倒!

她快速跑到镜子前,双手已经模糊的看不清了,镜子中的自已更是如此,她快看不见了!

就在这时,眼前一朵鲜花出现,“是秋吗?!”苏颜大声喊道。可当她望向那朵鲜花时,它的花瓣却一片片分离只留下一根枝头,随后她的眼瞳完全看不见了。

“苏颜……”

忽然间,耳边听到一个和自已一模一样的声音,这就像一把钥匙,刚钥匙把门打开时里面总会放出些什么,而这次一股孤独,全身的疼痛感,不甘全部涌出。

视觉回来了……

苏颜双手撑着镜子,不停的喘息,她可以明确的说,这很不合理,更多的是奇怪。

她抬头望向镜子,那一刻她愣住了,她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红色的眼瞳剧烈缩小,这是她的眼睛?!可镜子的自已竟然重复自已刚才的动作,苏颜抬起手刚想凝聚一团雷电可手上传来一股灼热感,她一愣,只见镜子中的自已燃烧了起来。

猛然一惊,苏颜连忙收回手发现雷电在她涌动,一双蓝色的眼瞳出现在镜子中,幻觉吗?

伴随着这一想法镜子毫无征兆的化为光粒。

那是长城的断壁残垣,那是在冰冷的妖土上蔓延的火焰,那是一朵霜花。

花开着,露出那染上了血的花瓣,那花可漂亮了,就像用它酿的烈酒一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