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黄昏将至,这个离永和国京都不过四十余里地的村子静静地沐浴在淡金色的余晖之下。

这是一个普通的黑衣男子,不过是俊秀了些。但与常人不同的是,在他的双目前,轻绑着一层布条。

他,似乎是个瞎子。

他静默地蹲坐在村前山丘的石墩上,默默地面对着身前正在冲着一棵树木挥舞木剑的男孩,树木很大,树干得有两人合抱粗细。

男孩年纪很小,气力也显得不足,每次对树干的挥斩不过仅能将几片干枯的树叶震落,可他毫不在意,仍旧一丝不苟地重复着一个动作。

男孩早就注意到了身后一直坐着的黑衣男子,可他并未放在心上。自从一个月以前,这名黑衣男子便出现在村子附近,成天什么事都不做,就一声不吭地坐在这里守着自己练剑。男孩也好奇地上前问过几次,可那男人却如同活死人一般没有一丝反应。于是乎,男孩未在关注于他。久而久之,男孩也便习惯了男人的存在。

其时暮色四合,一股至寒的阴煞之气从远处袭来。中元节,民间又有俗称为鬼节,乃一年之中阴气最为浓厚的一天。

阴气入体,男人忽然身子一颤,开始止不住地抖动。他那僵尸般呆滞的面颊也变得苍白,浮现出扭曲之色。他盘膝而坐,闭目凝神,掌心向天,置于膝上。隐约间有些许白气自其头顶百会穴处升腾而起,但见其脸颊逐渐泛起红色,痛苦渐渐平息下来。

男孩察觉到了动静,愕然地看着男人的行为,一时间忘记了练剑。

男人轻吐一口浊气,站起身来,平静地望向身前的男孩。那一刻男孩感觉男人好像能看见自己一般。一大一小便这样“对视”良久。蓦地,男人开口道:“剑,不是这样使的。”

“剑给我。”男人从男孩手中接过剑,缓缓走到树前。树干上一道道或浅或深的剑痕即便在傍晚的微光下也显得格外醒目。他轻抚着这斑驳的痕迹,似在体会男孩的用心与执着。

男人微微颔首,说道:“持剑而挥,腰身一体,肩肘腕三点需同时发力,聚神凝气,一气呵成。”话毕,男人提剑一挥,登时剑气漫溢,咔地一声,大树竟拦腰被斩断了去。男孩咽了咽口水,直愣愣地站在原地。

男人将剑插在泥土中,坐回石墩上。

“你为何练剑?”男人问道。

“啊?”男孩一怔,连忙回道,“我......我想要参加武举,为国家镇守边疆,收复失地。”

这回轮到男子失了神,他转过头,呆呆地望向京都的方向,口中喃喃:“镇守边疆,收复失地......只是,这样的......值得么......”

“啊?”男孩未能听清,疑惑道。

夜,开始蔓延:黑暗中,阴风阵阵。恍然间,逝者的灵魂仿佛正从远方归来。

遽有狂风大作,霎时间将男人眼前的布条掀飞而去,裸露出一对灰暗无光的眸子。只是,那眼角,分明有泪悄然淌下。

“呵!”男人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小子,想听故事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