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解沧华 > 第三章 “托孤”拜师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托孤”拜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颐没有直接回答霍梅寒的问题,他俯身挪了挪桌旁椅子,然后坐下:“楚峙,把你的情况给你这位霍前辈说说吧!”

  “好的。”楚峙点了点头,见霍梅寒坐定,缓缓叙来。

原来这楚峙本是唐镇四大世家之中楚家当代家主的二儿子。要说这四大世家,当初永和国未建立之时,四个家族的先祖因为跟随高宗皇帝征战天下,屡建战功。后来永和国建国,由高宗皇帝亲自册封这四大武学世家,并封地于距京都长乐不过五十余里地的唐镇。

楚峙也算是楚家这一代人中习武天赋最高的人了,本来按照族规应立其为下一代家主。奈何楚峙却无意经营家族,一心只浸淫于武道之上,这位置最后也只能落在了其大哥楚巍身上。

二十岁弱冠之际,楚峙毅然决然选择离开家族,只身一人闯荡江湖,为了更好地历练自己同时也是为了日后能够不将麻烦带去给家族,楚峙选择化名为江南峙。

当时汉人在南方建立永和国统一天下后,经过数十年的筹划,西北塞牧族的人在漠北塞外建立起西凉国,之后不断派骑兵向南入侵。此时永和国积贫积弱现象较为严重,而西凉国的塞牧人却骁勇善战,尤擅骑术。永和国在战事上是节节败退,被西凉国侵占去不少领地。又经过数十年的对峙,在武林之中各个门派也逐渐分出了三大盟系,一方为西凉盟系,其主张支持西凉国占领中原统一天下,一方为永和盟系,他们认为维护汉人正统,反对西凉侵虐,另一方则为中立派。

天下战乱不堪武林之中各盟系明争暗斗,混乱不堪。乱世之下,深受其害的自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人命低微如草芥。楚峙不忍如此,一边追求武道,一边救济百姓行侠仗义,数年来铲除不少西凉鞑子和西凉盟系的穷凶极恶之徒。久而久之,凭借自己一身不俗的武功和侠义的品行,楚峙也在江湖上声名赫赫,众人皆称其一声江南大侠。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楚峙结识了梁素玥。渐渐的,两人互生情愫。但由于梁素玥是古兰帮帮主的长女,而这古兰帮又是西凉盟系之中核心门派的一员。从出身来说,两人可以说是势不两立。所以说梁素玥的父亲是极力反对两人在一起,甚至派出手下来追杀楚峙。楚峙和梁素玥为了在一起,于是乎两人四处躲藏,欲要私定终身,两人之事在江湖上也是闹得沸沸扬扬。后来梁素玥还为楚峙生下一个男孩,取名为楚闻。

几年后,楚峙在外出之时,在一家酒馆无意间探听到西凉盟系的人正在商议在几日后的永和盟会上对永和盟系中的各大门派发动伏击。闻此消息,楚峙急忙赶往盟会之地,却不料赶到时,会议堂内外尸横遍野,各门派参会的掌权人及门下诸多弟子皆身中剧毒而亡。恰巧此时有门派迟到晚赴盟会,正好撞上楚峙在此。楚峙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奸人之计。一时间楚峙的解释显得苍白无力,无奈下楚峙只好逃离而去。在这之后,楚峙被武林众人所通缉追杀,带着梁素玥和楚闻四处逃窜,后来一度被围困于琅琊山上,为了助楚峙逃生,梁素玥以自刎逼迫父亲和古兰帮暂时抵挡住了永和盟系的围剿,最后却也落个自尽收场。

这样一来,古兰帮对楚峙的怨愤更超以往。一年来,楚峙带着楚闻四处奔波,得幸有夏颐的指点,楚峙旋即一路赶往了湘西葬风谷来寻找霍梅寒。

听了楚峙的经历,霍梅寒不急不慢地咽下一口茶水,半晌没有说话。气氛顿时陷入僵冷,楚峙站在原地略显尴尬。夏颐见状咳嗽了几声,又用胳膊肘顶了顶霍梅寒。

“嗯?哦!”霍梅寒这才开口说道,“感情弄半天你还真是拐了人帮主闺女呀!”

“这……”楚峙摸了摸鼻头,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夏颐瞪了瞪霍梅寒,霍梅寒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没什么好说的。夏颐敲了敲桌子,神情严肃,说道:“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么?”

“哦?”霍梅寒似乎压根对此事不甚关心,“怪在何处?”

“那次前去参加盟会的基本上都是各帮派的精锐,领头的又是长老帮主一类的人物。即便是西凉盟派派遣的伏击之人武功超群,也不至于能够屠杀得如此彻底吧,我可是听说璇玑教的苍溪道人也惨遭毒手。他的实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夏颐沉声道。

“那又怎样?”听到苍溪道人的名字,霍梅寒这才有所动容,“这小子不是说了么,他们都是死于剧毒。使毒杀人于无形,这不很正常。”

“你当苍溪他们还是初出茅庐的混小子不成?会这么容易中了西凉盟系那些人的毒?”夏颐摇摇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霍梅寒皱了皱眉,“这下毒之人还另有他人?”

夏颐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了。

“小子,他们中毒死后是呈什么样子的?”霍梅寒别过头问道。

楚峙思索了一下,为难道:“当时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晚来的那批帮派就已赶到,情急之下我也没有再去注意尸身之貌。只记得他们七窍渗血,血呈墨色。”

霍梅寒想了半天,最后骂道:“这算哪门子表现,中毒后七窍渗出黑血的毒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我觉得这事不简单,这么多年来江湖中是越来越不稳定,我总觉有大事将要发生。”夏颐言语中透露出些许的担心。

“那又如何,早在二十年前我决心隐居之时便已发誓不再过问世事。外边乱就让外边乱去吧,我在这葬风谷过得挺好的。”霍梅寒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真打算在这谷中呆一辈子?楚云升当年好歹也救过你我的性命,如今他的儿子孙子有难,你若见死不救怕不太符合江湖道义吧!”夏颐说道。

“你少给我提什么狗屁江湖道义,老子在它身上吃的亏还少么。楚云升当初要救老子是他的事,我可没给过他什么承诺,我现在就算见死不救又能把我怎么样?”霍梅寒冷冷一笑,不屑道。

“再者说了,你真的舍得你这一身好功夫陪着你一起入土?你就真不打算找一个传人?”夏颐劝道,向楚峙使了个眼色。

楚峙会意,忙向霍梅寒躬身作揖,恳求道:“霍前辈,此番我来湘西的行踪各大帮派尽皆知晓,我也不宜久留于此给霍前辈再带来更多麻烦。只是我这幼子年纪尚幼,从小就和我四处奔波,这次出去,若是还与我一起,只怕是凶多吉少。我与素玥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望前辈怜悯。能够收下我这愚子为徒,护他周全。”

霍梅寒摆了摆手,拒绝道:“老子一辈子没收过徒,你这还让我教一个毛都没长齐孩子,我怕没这个耐心。”

“我也不求前辈教授闻儿一招半式,只希望前辈能够保全他的性命,苟全于这乱世便可。”楚峙见霍梅寒拒绝,有些着急,忙屈膝欲跪。

霍梅寒瞧见他的动作,伸手点在其双腿“伏兔”穴上,令他顿时两腿无法动弹:“你这膝盖留着回去跪你爹去!”

“老霍,你以为你乐得清净,可是这不过是你消极避世的借口罢了。这么多年了,你当初留下的一堆破事一直没能解决,还得让我时不时来替你收拾。你也该出来走走了。”夏颐见霍梅寒有些油盐不进,终于是忍不住了。

霍梅寒冷哼一声,正要开口反驳,却听床上昏倒的楚闻突然发出一道痛吟。三人扭头看去,只见楚闻身子蜷缩成一团,不停地发着抖。楚峙心中暗道不好,急匆匆地脱下身上单薄的衣衫给他裹上,并不断运转内力向楚闻体内送去。

“咦?”霍梅寒走进发现楚闻面色苍白如死人一般,便如受了严重的内伤一样,惊讶道,“不对啊,我记得我已经提前将他的的各大穴位封住了,应该不会受到我们音波攻伐的波及才是。”

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猛地见到楚闻发尖和指尖逐渐凝出冰霜,顿时脸色骤变:“好家伙,天山冰魄莲?你竟然给他喂了这东西!”

楚峙又加大了内力的输送力度,苦笑道:“我当初在西北苦寒之地偶然从一窝匪盗手中救了一位牧民,他为了表达谢意将这莲花赠予了我。后来在逃亡途中,闻儿不慎被喂了毒的暗器所伤,无奈之下只得用它来救急。”

“这天山冰魄莲倒也的确是解毒圣品,百年难得一见,服食者不但可解当下急毒,甚至过后可做到百毒不侵。但其副作用却也极大,一般的转通高手都不敢尝试,你却用在这个小娃娃身上。”霍梅寒面色凝重道,“恐怕未来他难承受这蚀骨之寒。你这般渡气也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楚峙沉默不语,眼中流露出悲戚之情。

“算了,你起开。”霍梅寒将楚峙叫开,从怀中取出一包细针。他轻捻细针,转动着刺入楚闻周身各大穴位。紧接着,功法运转,一股至阳至纯的内力自其丹田中狂涌而出,宛若烈焰喷薄,连房间温度都被提高了不少。

“龙息草?”夏颐诧异道;“你这是把龙息草的至阳之性炼化到你的内力中了?”

“好处不少,副作用更大。”霍梅寒淡淡地说道。他左手向下虚按,右手伸出拇指、食指、小指点在楚闻的背脊处,那股内力便似找到了出口,发了疯似地不断朝楚闻体内流去。

过程一直持续了约半柱香的功夫,见到楚闻皮肤上渐渐泛起红润,霍梅寒这才平息功法,将细针取下收好,说道:“差不多了。”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楚峙感激道。

“没必要谢我,我也只不过是将暂时以自己的至阳之气将这寒气压制住,说到底也不过是‘缓兵之计’而已。这娃娃未来还是会饱受这寒气的摧残的。”霍梅寒下床站起身来,直直地看着熟睡的楚闻。

“老霍,你真要这般油盐不进么?你这不但能还楚云升一个人情,也算是给自己找到一个传人,何必如此推辞。”夏颐又劝道。

“你家大业大,为何不收留他俩?”霍梅寒没有回头,仍旧呆呆地盯着楚闻。

“正是因为我这代表整个家族利益,才不方便出手。不然众多门派如若怪在我整个家族身上,事情就不那么好解决了。”夏颐无奈道。

“这……如果霍前辈实在不愿……”楚峙见霍梅寒一直不同意,不禁有些失望。一想到前路渺茫,儿子却也要和自己飘荡,这缕失望进而又化为深深的绝望,“晚辈就不打扰前辈的清净了。”

“唉……”夏颐也是叹了口气,自己费尽口舌也叫不动这老顽固。

霍梅寒没有做声。慢慢地,楚闻发尖的凝雪消融殆尽。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抬手叫道:“慢着!”

霍梅寒转过身来,不紧不慢地说道:“这娃娃,我收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