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解沧华 > 第七章 气聚莲花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气聚莲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师父,您有办法?”楚闻扯了扯霍梅寒的衣角,一对黑眼珠溜溜地转动着。三年来,楚闻无时无刻不想着跨过那道门槛,现在霍梅寒这样一番话,简直像是往守财奴面前扔了袋黄金。

“嗯。”霍梅寒微笑着点头说道,“待岁寒木耳将她体内的凛泫之气全部给吸收,其药性大概能达到顶峰。你将它服食过后,便能凭借岁寒木耳中所含的坤煞寒气一举踏入地煞境。”

“可是,师父,您为什么不用岁寒木耳把我体内天山冰魄莲的寒气给驱走呢?”楚闻疑惑道,他一直都很清楚自己体内留有天山冰魄莲的寒气。这三年来,每当寒气爆发时,他都备受折磨,这种痛苦,比起药浴来说,还要煎熬得多。尤其是在每年中元节,天地间阴气最为浓厚之时,那寒气仿佛入林猛虎,不受控制,在他体内直搅得天翻地覆,连霍梅寒对此也感到颇为棘手。

所以说,相比于突破境界,楚闻更急切地想摆脱这寒气的困扰。

“这行不通的。硬要说起来的话,这岁寒木耳品质再好,也不过是位居凡品的档次。而天山冰魄莲是真正属于药中仙品。它的所蕴藏的寒气,又岂是岁寒木耳能够承受得了的。更何况这寒气已在你丹田内凝结出冰魄,如果强行用岁寒木耳来吸收。不但这岁寒木耳会直接衰败枯死,而且寒气在你体内便再也不受制约,届时,你的性命恐将不保。”霍梅寒严肃道。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霍梅寒平日把楚闻的担忧之情也是看在心里,他摸着楚闻的头说道,“等时机成熟了,为师自有办法帮你根除这隐患。”

“真的么?”楚闻喜道。

“为师的话你还不相信么?”霍梅寒轻轻地敲了敲楚闻的头,笑骂道。

“嘿嘿!”楚闻摸了摸头,傻笑几声,“不过师父你为什么对待他们这么友善啊,这跟你平常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楚闻伸手指了指男子和床上的女孩,终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我厌倦了江湖上和官场内的勾心斗角,俗世污浊,连你最亲近的人也会为了利益在你身后捅刀子。又何必去以善意对待那群猪狗不如的畜生,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霍梅寒脸上显露出些厌恶之色,似乎回忆起不好的过往,声若寒霜。

“相反,在这僻远的山里,村民们民风淳朴,未遭外界污秽影响。你对这些老乡们好,他们可都记在心里。”霍梅寒又道。

楚闻咬着手指,点了点头,似乎理解了霍梅寒想法,其实这三年相处下来,楚闻或多或少也能感觉到霍梅寒的心境,在他想来,霍梅寒应该是受往事的刺激太大,才会如此消极厌世。

“所以说,闻儿,在这世上,你能相信的,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其他任何人的话,包括我,都不可全信。”霍梅寒及其郑重认真地告诫道。

“自己的亲人呢,至亲都不行么?”楚闻忽然想到自己的父母,撇了撇嘴,执拗道。

“至亲?”霍梅寒一愣,旋即面露讥讽,失笑道,“毕竟是孩子,等你有朝一日走入江湖之中,你自然会明白的。”

楚闻见霍梅寒脸上略带愠色,识趣地走到一边,不再多言。

霍梅寒斜睨了一眼楚闻,一甩衣袖,向女孩走去。此时岁寒木耳通体的蓝色已经转变成一种深紫色,女孩身上的绯红之色也徐徐消退。霍梅寒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便将木耳取下,顺手丢向楚闻。

楚闻稳稳接住,吸饱了凛泫之气,木耳外在所散发出的寒意更胜以往,楚闻握在掌心,冻得身子一哆嗦。他双手捧着木耳,小心翼翼地将其放置好。

笑话,这可是他助突破的“贵人”!

“唔!”正在这时,女孩呻吟一声,悠悠醒转过来。她偏头看见父亲,娇柔地喊道:“爹。”

“我的女啊!”男子见女儿醒了,激动得浑身颤动。

“爹,我身体好难受啊。”女孩虚弱道。

男子急忙向霍梅寒问道:“霍……霍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啊?”

霍梅寒接了碗清水,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枚淡青色的玄烨青雨丸化在水中,然后喂女孩服下,微笑道:“不必担心,娃娃只是受寒气摧残太久,身体还留有一些隐伤。”

果然,女孩喝完泡有玄烨青雨丸的水后,脸上渐泛起红润,气色也好了不少。

“爹,爷爷的水好神奇啊,子卉舒服多了。”女孩嫣然一笑,脆生生道。

霍梅寒时常到男子的村子里为村民看病,男子自然知道霍梅寒给女儿服用的是何物,同时也知晓这药的珍贵性。

见他毫不犹豫地拿出来给自己女儿治病,男子有些哽咽,又是拜谢道:“霍先生的大恩大德,我尹案此生难忘啊!”

“无妨,无妨!”霍梅寒说道,“只是你女儿体内的隐伤还比较严重,可能需要在我这疗养一段时间。”

“这……”尹案有些迟疑,不好意思道,“霍先生,这也太麻烦您了。”

“小事而已。反正我这已经有个傻小子了,一个女娃娃能有多麻烦。”霍梅寒瞅了一眼待在角落里发呆的楚闻,向尹案说道。

楚闻见霍梅寒看向自己,嘿嘿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心里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嘀咕道:“咋又说我呢?”

“那好吧,麻烦您了。”尹案说道,“这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呀?”

“一年吧。”霍梅寒回道,“只可惜我不懂如何指导拥有凛泫体的人,这女娃娃的凛泫体质不利用起来,简直是暴殄天物。她本可以成为一个很优秀的武者的。”

“没关系的,我闺女能够平平安安就行了。”尹案根本就不在乎尹子卉能不能成为武者。可怜天下父母心,在他们看来,只要自己的儿女能够一生平安,便是幸事。

霍梅寒轻捻长须,暗下思忖,以他的性格,还是不能接受这么好的天资被荒废。

“这样吧,我帮你给我一位旧识写封信吧,相信他会感兴趣的。”霍梅寒忽然想到一个同样身怀凛泫之体的奇人,来到窗前,提笔在纸上写即。

“哔——哔——”霍梅寒捏起鸟哨吹了两声,嘹亮高远。

很快,那只白羽信鸽飞来。霍梅寒把信放进信筒,抚摸着白鸽的羽毛,给它喂了几粒鸟食,便将其放飞。

“霍先生,那我先走回去了,明日我再来给我闺女送几身衣裳。”尹案说道,摸了摸尹子卉的头,“子卉,你要听爷爷的话,不要给他添乱,知道吗。”

“爹,我知道了。”尹子卉甜甜一笑。

“闻儿,你先去山上,采几味药回来。”尹案走后,霍梅寒扔了张纸给楚闻,“你丹田里存有冰魄,情况极为特殊,想要突破地煞境话,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听到霍梅寒的话,原本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楚闻顿时来了精神,手里攥着药单,兴冲冲地背起竹篓就往后山跑:“好的,师父,我马上回来。”

见楚闻急不可耐的样子,霍梅寒摇了摇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呀!这浑小子!忘记做饭了!”霍梅寒突然想起刚刚为了帮尹子卉疗伤,一直还未进食。现下楚闻已经溜得没影了,霍梅寒只好亲自动手。

“爷爷,那个弟弟去干什么了呀。”尹子卉也不怕生,好奇道。

“哦,没事,就是上山去采点东西。”霍梅寒轻声道,“你现在还太虚弱,先睡会吧。”

“嗯。”尹子卉乖巧地点点头,闭上眼睛缓缓睡去。

炊烟袅袅,没多久,楚闻便顶着满头大汗飞跑回来。霍梅寒还在桌上吃饭,楚闻趴在霍梅寒对面,说道:“师父!我每种药都采了三四株,快开始吧!”

正在饮下一口茶的霍梅寒听到这话,猛地喷了出来。他气恼地扇了扇楚闻的头,骂道:“你个败家子!你这是要把我后山的药给薅光啊!”

霍梅寒让楚闻采的皆是名贵珍稀的药草,这都是当年霍梅寒亲手栽种,培育不易,楚闻的做法差点没让他喷出一口老血。

“小王八羔子!小王八羔子!”霍梅寒一边打,一边颤声骂着。

“哎呦!师父,别打了!快开始吧!”

……

尹子卉正在竹屋里熟睡,行事多有不便。于是霍梅寒让楚闻接了一大盆热水到湖边,先是按照平日里药浴的配方往水中依次加入药草。然后又放入方才让楚闻采摘回来的药材——净是些阳气蕴藏浓厚的药。

楚闻看着变得殷红的水,着实有些恐怖。他咽了咽唾沫,迟迟不敢坐进去。他也是被平常的药浴折磨怕了。

楚闻别过头,僵笑道:“师父,要不我们……啊!”

霍梅寒见楚闻畏畏缩缩的,不耐烦捏住楚闻后颈,将他提起扒得精光,随手扔进水里:“要想突破就干脆点,磨蹭什么呢!”

“哇!”楚闻像忽然被沸水烫着了一般,猛地从水里弹起,双手摸着屁股,两只脚在水里一上一下来回点跃。

痛!真的痛!楚闻感觉平常的药浴和这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了。这都没坐稳就感觉受不了了。

“嗯?”霍梅寒瞪圆了眼睛,双眉竖立,面布寒霜,死死地盯着楚闻。

楚闻避开霍梅寒的目光,缩了缩脑袋,最终屈服于霍梅寒的威慑。他咬紧牙关,发狠地一屁股往下坐去。

一瞬间,犹如炙热的岩浆浇身,楚闻全身被刺激得透红,仿佛火烧似的。

“运转刹海道通经,将水中阳气注入自己的奇经八脉。”霍梅寒提醒道,“待阳气运转一个周天后,再将其牵引汇入丹田中,以暂时压制住冰魄。这样你在突破的时候,才不会将冰魄引爆。”

楚闻强忍痛楚,依言而施,双掌互扣,置于腹前。身边似有烈火汩涌翻腾,温度乍升,泛起层层热浪。

阳气源源不断地流入丹田内,大气磅礴地向冰魄覆盖而去。冰魄本就有霍梅寒此前的罡阳内力的压制,如今面对阳气的入侵,也是无济于事,慢慢地与外部隔绝开来。

霍梅寒注意到楚闻皮肤表面已经红到像是被烤烫过的猪皮一样,且已经开始渗出鲜血,知道时机已至。取出研钵,将岁寒木耳放进去,挥掌向下虚震,登时掌风阵阵,内力呼啸,刹那间便把木耳碾作齑粉。

霍梅寒舀了瓢湖水将粉末泡开,然后喂楚闻喝下。液体经食管下流,所过之处,弥留下若有若无的冰霜。

精纯的坤煞之气悄然在全身蔓延,充盈着每一个毛孔。本来按理来说这正是那道冰魄最好的养料,怎奈现在它被暂时压制得无法动弹,根本接触不到阴气。

楚闻才经过“烈火灌体”,现在又直面“寒霜遍身”,简直不要太刺激。

任谁也想不到一个区区八岁的孩童,却在这里承受着很多人一生也无法接触到的折磨。

“一定要坚持住!不然就前功尽弃了。未来想再找到此等机会可就难了。”霍梅寒说道。

楚闻攥了攥拳头,然后抬起双掌高于头顶,呈托天之状。

“引气入体,坤煞之精。百转千回,千锤万击。”霍梅寒急念道刹海道通经中地煞篇的口诀,“坤阴,天地之始,滋育吾身,吾皆纳之,浩渺如海,气聚生莲……”

霍梅寒念一句,楚闻便循着做出。外体之痛彻骨髓,楚闻却慢慢地心如镜湖澄明,止水般平静。恍惚间,他开始能做到洞察体内之况,谨慎地将坤煞阴气从身体各个部位导入丹田中,汇聚成三瓣莲花之貌,花瓣渐展,呈现暗灰一色。

气聚莲花,正是刹海道通经第一阶段将成的表现,这也说明楚闻离突破近在咫尺。

其时夕日欲颓,秋风萧瑟,枯叶纷飞凌乱,一道残阳平铺湖面之上,泛起粼粼波光。湖边有水鸟戏水,扑腾几下翅膀,激溅水花,“呀呀”而鸣。

“吼!”

忽有一道高亢的啸声自平地如惊雷般响起,惊起林中倦鸟离枝,四下逃逸。

睡梦中的尹子卉猛然惊醒,坐起身惊恐地向窗外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