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解沧华 > 第八章 昙花一现

我的书架

第八章 昙花一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蛙噪渐息,疏星淡月;树影重重,入夜微凉。

忽有风起,送来薄雾愁云。月色黯淡,四周黑黢黢的。风里带着些许萧索。先是额间一点湿凉,很快便有细雨如牛毛般斜斜密密地织着,透露出几分缠绵凄凉。

此时楚闻的周身被浓厚的白气所笼罩,霍梅寒负手而立,风吹拂着衣袂,雨水打湿衣襟,他全然不顾,目光洞彻白雾,紧紧盯着楚闻。

“要成了。”很快,霍梅寒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低声自语。楚闻情况太过特殊,突破地煞境隐患诸多,即便是他也有些把不准。

“还好准备得充分。”霍梅寒微笑道。

说话间,白气开始缓缓变得稀薄,最终散去。楚闻长吐一口浊气,收回举着的双手,睁开双眼。

他内视了一下自己的丹田之处,此时阳气消散殆尽,显露出那道寒冽的冰魄。而在另一边,一朵淡灰色的三瓣莲花浮动盘旋,宛若实质。

楚闻心中狂喜,刷的一下从水里蹦起,对着霍梅寒兴奋地喊道:“师父!气聚莲花!我成功了!”

霍梅寒欣慰地点点头,这三年来楚闻的刻苦与坚毅,他自然是看在眼里。楚闻天赋异禀,其实即便没有这岁寒木耳的帮助,他距这一天也不会太远的。

雨越下越大,淅淅沥沥的,地面上的坑洞处已开始积出水洼,霍梅寒全身里里外外都被雨水给浸湿。

见楚闻光溜溜地在盆子里蹦跶,霍梅寒咳嗽一声,骂道:“浑小子也不害臊,赶紧穿好衣裳进屋去。”

楚闻脸一红,在秋风中打了个寒颤,挠了挠脑袋,咧嘴傻笑。

“为师饿了,你整理一下赶紧把晚饭备好。”霍梅寒一边往竹屋走去,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好的,师父。”楚闻道。

“还有,你虽如今踏入了地煞境,但平日的马步、药浴皆不可废止,更不可用内力去辅助。”

“啊?”正在穿衣服的楚闻听了这话,顿时叫苦不迭。

霍梅寒可不会理会他的抱怨,径直走回屋内,心道:“臭小子,这才刚开始,未来的路,只会愈发艰难。”

楚闻仰天长啸一声,垂头丧气地跟着进了屋。

……

吃罢晚饭,霍梅寒吩咐楚闻去给尹子卉去喂药。起初楚闻有些难为情,不愿意去。

霍梅寒扇了扇楚闻的头,瞪了他一眼,骂骂咧咧道:“你倒还怕起丑来了,你去不去?不去明天马步多扎两个时辰。”

“那……那个谁,该喝药了。”楚闻脸上红红的,端着碗,扭捏地走到床边,然后羞涩地把头别到一边,将碗递向尹子卉。

尹子卉没有接碗,而是笑吟吟地看着楚闻,说道:“喂,那个谁是哪个,我叫尹子卉。”

“我也不叫喂啊?”楚闻小声嘀咕着,见尹子卉半晌没有接碗,便转过头来,目光不敢直视尹子卉,疑惑道:“你……你怎么……不接着啊。”

尹子卉还没回话,霍梅寒直接弹了个石子在楚闻的后脑勺上,有些恼火:“你浑小子,想啥呢!人家是病人,身体这么虚弱,你个男孩子怎么这么小家子气,不知道给喂药啊!”

楚闻吃痛地摸了摸后脑勺,不情不愿地应道:“哦。”

他坐到床边,左手端碗,右手拿起调羹舀了一勺药液,轻轻送到尹子卉嘴边。尹子卉微微张开嘴,将药喝下。她睁了睁秀目,看着楚闻好奇地问道:“你很讨厌我吗?”

“额,啊?”楚闻下了一跳,赶忙摇摇头,不好意思道,“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好像不太愿意接近我。”尹子卉将脑袋凑到楚闻面前,质问道。

楚闻见尹子卉靠得这么近,顿时猛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细软的香风入鼻,楚闻双颊发烫,声音都变得结巴了:“我……我……我……”

尹子卉见到楚闻的窘样,不由掩嘴轻笑,眼睛眯成一道月牙,娇憨动人。她缩回头,撅了撅嘴,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你……”

楚闻有些慌乱,忙又舀了一勺药伸过去,急急忙忙说道:“快喝药快喝药,待会凉了就不好了。”

“唔……”尹子卉被强灌着喝下这口药,她直呛得咳嗽几声,幽怨地看了看楚闻。

楚闻悻悻地擦了擦鼻头的汗,尴尬一笑,说道:“先喝药,先喝药。”

“今天傍晚有好大一声巨吼,可把我吓了一跳。”尹子卉回想起那声音仍旧心有余悸,害怕道,“你说会不会是山间有很多大虫啊!他们凶得很,是会吃人的!”

尹子卉口中的大虫自然是老虎,楚闻当时因为内力凝聚充沛,不受控制地外啸出声发出了巨吼。现在不好解释,他只得说道:“也……也许是吧。”

“你叫什么名字呀,多大了呀?”尹子卉看着楚闻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开口问道。

“楚闻。八岁了。”楚闻老老实实地答道。

“诶……我比你大一岁耶,你得叫我姐姐。”尹子卉拍手笑道,“来,叫句姐姐听听!”

“子……子卉姐。”楚闻难为情道。

青丝垂落,散在颊边,尹子卉伸手捏了捏楚闻的双脸,展颜笑道:“楚闻弟弟。”

楚闻痴痴地看着尹子卉清丽的容颜,失神自语道:“姐……姐姐。”说完自己都愣了一下。

他和尹子卉对视一眼,忽然不约而同地微微一笑。

之后楚闻每天都会给尹子卉喂药,慢慢的,两人也熟络起来,玩闹相处间,楚闻逐渐少了那份羞涩之意。

这天清晨,尹子卉觉着自己身体好转不少,便爬下床,想走出竹屋活动活动。

久卧在床,尹子卉还有些不大适应,平日里需要解手都是由楚闻搀扶着去的。她倚扶着屋里的桌凳等物件,一步一步挪到门边。此时楚闻正在湖边扎着马步,尹子卉远远望见,兴奋地挥了挥手,大喊道:“楚闻!”

楚闻听到叫唤声抬头也看见了尹子卉,见到尹子卉已经能够下床行动后,心里也是极为开心。他想回应尹子卉,但却想到自己正在扎马步,待会不专心又该被霍梅寒责骂了,于是只能忍住不去理会尹子卉的呼喊。

叫了几句后见楚闻一直没有反应,尹子卉不禁有些疑惑。她拾起门边的一根木棍当做拐杖,支撑着来到楚闻面前。

尹子卉歪着头,嘟着嘴问道:“小楚闻,你怎么不理我啊?”

楚闻闭了闭眼睛,没有回答尹子卉。

尹子卉却愈发来了兴致,她戳了戳楚闻的肚子,又挠了挠楚闻的脖子,脆生生道:“诶……小楚闻,你就理理我嘛。”

被尹子卉这样一弄,楚闻感觉自己头都大了,心里祈祷尹子卉能够快点结束她的作弄。

尹子卉一对乌黑的眸子溜溜地动了动,狡黠一笑,凑到楚闻耳边,轻轻吹了口气,娇声道:“小楚闻,你好无趣啊!”

楚闻顿时从脖子一路红到耳根,只觉得心猿意马,耳鬓瘙痒难耐,内心砰砰直跳。他身子一震,终是瘫软下来,跌坐在地。

尹子卉咯咯地笑着,轻快得像山间的黄鹂一般。

“子卉姐!你别捉弄我了,待会师父见了会罚我的。”楚闻做贼心虚地往湖心处瞄了一眼,见霍梅寒安静地自顾坐钓,似乎全然没有注意这边,便松了一口气,对尹子卉气鼓鼓道。

“好啦好啦。”尹子卉眨了眨眼,“爷爷不会知道的,你陪我聊聊天嘛,我心里闷得慌。”

楚闻翻了个白眼,又重新做好马步的动作,平视前方。

看楚闻又摆回这个奇怪的姿势,尹子卉不解道:“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一直这样做着这个动作?”

楚闻小声地说道:“我在练功呢,这个叫马步,师父说这样可以练好我的基本功。”

“这样么。”尹子卉又道,“那你一次要蹲多久啊?”

“两个时辰!”楚闻骄傲地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霍梅寒对楚闻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扎马步的时长从开始的半个时辰一直延长到了现在的两个时辰。

“那么久啊!”尹子卉惊讶道,“肯定很累吧。”

“嘿嘿,不累,一点也不累。”楚闻想在尹子卉面前炫耀炫耀,于是这般说道。

“对了,平常你喝的药不苦么?”楚闻也聊出了兴致,想起平日里尹子卉喝药时的模样,怪异道,他可是清楚的知道那些熬药用的药草有多苦涩。

“不苦啊,明明是甜的好嘛。”尹子卉手指点在唇瓣上,回答道。

“啊?哼!定是师父偏心,往你的药里加了甘草。”楚闻撇撇嘴,吃味道。

说话间,霍梅寒结束了坐钓,收拾好东西,起身跃浮在湖面,徐步向岸边走来。湖面泛起道道涟漪,如蛛网般铺张开。

尹子卉叫道:“哇!爷爷好厉害啊,竟然可以在水上走路。”

楚闻却不敢再做声了,他目光直视前方,表情严肃,马步扎得稳稳地,生怕霍梅寒看出端倪来。

霍梅寒经过楚闻身边,目光冷冷扫了他一眼,开口道:“时候差不多了,就到这里吧。你且休息一下,从今日起,我便开始教你武技。”

楚闻闻言,欣喜若狂,三年了,自己终于可以开始学习武技了!

“今天扎马步时偷懒不认真,明天早上再加半个时辰。”霍梅寒又补充道。

“啊!”楚闻顿时被泼了盆凉水,哀嚎一声。而尹子卉捂住双脸,在一旁不好意思地吐了吐粉舌。

霍梅寒放置好鱼竿鱼篓后回到湖边,楚闻站在霍梅寒的对面,有些跃跃欲试。

“我看你一直都很想学迷踪拳是么?”霍梅寒说道。

楚闻疯狂地点着头,表示肯定,他可是垂涎这套迷踪拳很久了。

“迷踪拳,“拳如鬼魅,踪迹绝匿”,是我霍家的成名武技,本来按理来说是不能私自对外传授的。”霍梅寒一边来回走动,一边说道,“不过当年我发现这霍家迷踪拳之中存在诸多缺陷,于是便对其进行了大改,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在我所使的迷踪拳,应当是属于我霍梅寒的迷踪拳。所以我现在教授于你,也不算坏了老祖宗的规矩。”

“迷踪拳一共分为七十二式,今天我便教你这其中的前三招。你且看仔细了!”

霍梅寒说着,双膝微屈,摆好架势,左手在左前方向下虚按,右拳如闪电般挥击出,然后又像疾风似的撤回。出拳、收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楚闻只觉有风掠过,却连霍梅寒的动作都未看清,顿时感到一阵茫然。

“这第一招叫做‘昙花一现’,它作为整套迷踪拳法的起始拳招,很好地诠释了迷踪拳的最大奥义——快!”霍梅寒含笑道,“常言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迷踪拳追求的就是在拳招上速度的极致,以快迷乱人眼,以快击溃敌人。”

楚闻仔仔细细地听着霍梅寒的每一字,生怕有所遗漏。

霍梅寒摊开双掌,又握紧拳头,说道:“这‘昙花一现’就是把出拳收拳的速度练到顶峰,似昙花一现,刹那芳华。这倒是与剑法中的拔剑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你只要练好这一招,你便可以悟到整套迷踪拳的精髓,其后的招式,再学起来能容易不少。”霍梅寒教道,“然而‘昙花一现’也是迷踪拳中最难练也最乏味的一招,你需将出拳、收拳这一个动作重复成千上万次,甚至都还不够。”

“来,你先试试这一招。”

楚闻点点头,学着方才霍梅寒的样子摆好姿势,同样左手下压,右手拼尽全力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前打出收回。

霍梅寒不满意地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太慢了,简直比蜗牛还慢,你这拳还没打出去,人家都已经可以给你来上几个耳光了。等你什么时候能够练到拳出如风,徒留下残影甚至不见拳影之时,这‘昙花一现’也算是练到大成了。”

“来!再来!继续打,不要停!”

楚闻也不气馁,再次摆好架势,一拳又一拳地打出收回。

“不行,还是太慢!”

刷!

“慢了!人八十岁的老太婆都比你快!”

刷!

“慢慢慢!再快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