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在沙盒游戏当救世主 > 第二十一章 红眼老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红眼老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规律的脚步声回荡在房间里,伴着沸水的咕噜,还有凝水滴落的声音。

  屋子中央吊着唯一一盏灯。

  或许是能源不足,又或许是寿命将尽吧?

  它只是微弱的闪着一点光,勉强将附近的摆设勾出大致轮廓,混着模糊的人影。

  那是一个属于老人的影子。

  背部微驼着,不断地来回于工作台、炼药桌等之间。

  他的手上夹着三根试管,里面本来盛着透明的液体,但在老人一次次的加工下,试管中的液体都逐渐染上了颜色。

  原先这点颜色在近乎于无的灯光下并不清晰,直到一支试管发出了绿色幽光。

  它的光甚至比本该作为主要的、也是唯一光源的灯要亮许多,连带旁边的两管试剂也变得可见。

  一管带着白色的漂浮颗粒、一管是深到发黑的蓝。

  这时,老人也终于停下脚步,站在了炼药桌前。

  老人木着脸,试管的绿光映进他混沌的眼瞳,却没能带起半分波动。

  他用空着的左手摸出方底炼药瓶,挂上炼药台上的支架。

  确定瓶子被牢牢挂上炼药支架,老人熟练地将黑蓝的试剂倒入其中,接着插入一根玻璃棒,一边逆时针转动,一边将绿色的药水也倒进瓶中。

  发着荧光的绿色接触到暗蓝,不科学的融合成紫色,但老人似乎没感到意外。

  他伸出食指轻点在瓶身,下一秒,一道红光从他指尖裹上炼药瓶。

  液体剧烈晃荡着,再次开始转变颜色。

  待它从紫色逐渐过渡到红色,老人才收回手指,接着又抬起了最后一支试管。

  带着漂浮颗粒的试剂流出试管口,划出一道完美的……

  “哐、哐、哐——”

  老人的手抖了一下,几滴试剂落到了瓶外。

  “……”

  浑水般的眼眸晃了晃。

  “哐、哐、哐!”

  手指似乎紧了紧,更多的试剂流到了桌面。

  “哐!哐!哐——”

  不知名的敲击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靠近。

  “……”

  老人捏碎了试管,眼里不知是反射着药剂的红光,还是……

  “哐——哐——哐!”

  炼药台上的架子被掀翻。

  “砰!”

  “啪啦——”

  瓶子摔在地上,发出玻璃破碎的声音。

  老人猛地转过头——

  “……”

  夏旿对上一双愤怒的红色眼睛。

  他手上正拿着铁镐,面前是刚挖出来的一格洞。

  “……打扰了?”

  直觉让夏旿反手用石头堵住了墙上的洞。

  他面对着墙壁,迅速后撤了几步。

  “轰!”

  随着一声巨响,石头飞溅。

  老人垂着头,右手还抬在半空中,手边环绕着一些还未散去的红色能量颗粒。

  这是什么?

  魔法?

  夏旿拾起自己刚摆出的木板化作的掉落物,手一翻,手上的斧头被替换成了骨剑。

  老人抬起头,眼里闪着红光,满脸怒容。

  “……你好?”夏旿试探道,握住剑柄的手又用力了些。

  老人没有应声,他高举起右手,一把带着红色光粒的剑凭空浮现。

  “不是……为什么你们都喜欢直接打?”

  话说我为什么要说又?

  夏旿一个后空翻躲过老人的攻击,他看着手上被削断的剑,将多余的想法抛开。

  好家伙……

  丢掉手里的残剑,夏旿用最快的手速将身前的路给堵死,接着掉头就跑。

  溜了溜了。

  这个打不过,真的打不过。

  这一剑下来他都接不住,还能怎么打?

  听着身后传来的爆破声,夏旿迅速在矿道里穿梭。

  手上的镐子挖的飞快,另一只手也时不时往身后补方块。

  所以里这其实是遗迹,不是普通的废弃矿道吗?

  还是“Optcreate”中的废弃矿道就是这样?

  夏旿一边思索着,一边在地下逃窜。

  如果这是废弃矿道……

  制作组真的是魔鬼吗?有点资源的地方就安排boss?

  真就不能让玩家好好发育了吗?

  “啊嚏!”

  杰森揉了揉泛红的大鼻子。

  这次又是哪个宝贝在想我?

  “嗯?”

  杰森的目光被屏幕上的一串数据吸引。

  这么早就有玩家遇到boss了吗?

  话说这个时间点应该只激活了一个boss吧?

  这是刚激活就被玩家碰上了?

  让我看看是哪个玩家运气这么好。

  想着,杰森打开观察者视角。

  画面里,头顶着【时光】ID的玩家飞速移动着。

  夏旿的身影不断在矿道里穿梭,他身后大概十几格的距离,老人还一直紧跟着没被甩开。

  “唉……”再次被墙壁挡住,夏旿丢开了手上坏掉的镐子,任由他化作碎片消散,反身面向来时的道路。

  “轰!”

  不远处他刚堵上的墙又被老人撞开。

  石块在冲击力下飞溅而出,有的歪斜在一旁,有的则化为掉落物在地上旋转。

  “这位……老人家。”与老人红色的眼睛对视许久,夏旿才吐出了自己对对方的称呼,“我很抱歉方才打扰到了您……您看我们现在能和平一点解决问题吗?”

  偏头堪堪避开老人的剑气,眼角的余光望见身后还冒着热气,起码有半格深的剑痕,夏旿咽了口唾沫,他的侧脸已经感受到温度了。

  “我可以赔偿您的……损失的。”他收回目光,重新投向面前的老人,“不知道您能否——”

  这一次,老人甚至连等他说完话的耐心都没了,径直一剑下去,炸开了夏旿背后的墙面。

  要不是夏旿反应敏捷地就地一滚,并且秒在身前堆起两个方块拦下了石头,他现在可能已经回复活点了。

  “好吧……我倒是明白了。”夏旿用手一按,连着两个翻身避开老人接下来的剑击,又与老人拉开了四个身位的距离。

  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碎石和粉尘,夏旿忍不住开口吐槽:“这制作组就没给npc安装谈判的模块吗?又是一言不合,不对,这次连一句话都没有就直接开打。”

  “你……”刚吐槽完,老人便出了声,“……该死……死……死!”他的声音沙哑,甚至难以直接辨别出其内容,不过附上老人愤怒至极的模样,还有他的举动——老人挥散了手中的剑,转而创造了一个火球,往夏旿所在的方向丢来。

  夏旿能感受到对方的怒火,大抵就像这个火球带来的剧烈高温一样吧?

  “啪啦——”这是玻璃制品破碎的声音。

  “轰——”这是火球炸开的巨响。

  烟雾粒子很快扩散消失,伴着咳嗽声,夏旿的身影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原地,甚至连衣物都没有半点损坏。

  也许是对此感到吃惊,老人终于停下了追击以及进攻。

  “为什么?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他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夏旿拍掉身上的灰石,无语地撇嘴:“你猜。”

  我如果告诉你我解决的方法,你反过来直接把我的方法给解决了,继续攻击我怎么办?”

  而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当我傻吗?

  你出手攻击了我,我找到方法解决,还得告诉你让你防备我吗?

  没想到的是,老人居然真的推测了一番,他猜道:“宝石……不对、药水?”

  “抗火药水?”话音落,老人径直移动到了夏旿身前,两人就差额头往前点,便能完全靠在一起了。

  是的,方才夏旿使用他单身18年的手速,在老人的火球攻击到达前,先一步将一瓶药剂砸在了地上,获得了短暂的抗火效果。

  这瓶药水也是乔村长的包裹中放的东西。

  要是他刚才没有这个“抗火药水”,又或者是没能使用成功,那他现在该躺回出生点了。

  “你的药水是从哪里来的?”

  热气扑面,夏旿对上老者的脸。

  他眯了眯眼。

  这个……npc……boss?

  莫名有些熟悉啊……

  大概是建模师又偷懒了吧?

  心里想着,耳边炸开的老人的声音又染上了愤怒。

  “回答我!”

  老人眼底的红似乎更深了些。

  见夏旿不回话,老人抬手压上了夏旿的肩膀,他甚至能听到对方骨节摩擦的细响。

  “嘶——”

  好家伙,我就是尊老现在也该生气了吧?

  ……嗯。

  到底没发火,夏旿只是淡淡地开口:“一个朋友给的。”

  “我刚才是打扰到……您炼药了吗?”回答了老人的问题,想起先前挖开石砖的瞬间听到的玻璃破碎声,他问。

  “我会努力赔偿您的损失的……”夏旿又继续道。

  也不知是什么触动了对方,老人缓缓放下手,似乎是才突然回过神。

  他猛地背过身消失在夏旿面前,通道里只剩下夏旿一个人的呼吸声。

  如果不是周遭留下的狼藉,夏旿甚至会怀疑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不过现在……

  矿道的四壁在老人一连串的攻击下碎裂开,地上还零星撒着碎石。

  老人炸过的地方,就像是在一个小通道里放炸弹炸出的洞窟,从观察者模式下看,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不是……”杰森疑惑不解,“这boss怎么没和玩家打起来?也没感染玩家?”

  “发现bug了?”斜前方克鲁克探头过来。

  “应该不是bug……”杰森在屏幕上敲出一串串代码,键盘上的手指甚至出现了残影,“就是有个玩家……我……这玩家怎么全程不按套路来啊?”

  “制作组这是什么套路啊?”夏旿也满头问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