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亮剑生涯 > 第四十张 扩编

我的书架

第四十张 扩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当然知道合格的炮手难找,可我任命你这个营长是干嘛的?没炮手你不会去挖吗?”

  高洪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指着他骂道:“晋绥军别的或许没有,炮手却是一抓一大把。别的部队且不说,就说说离咱们最近的358团,炮手至少有一两百号人吧?

  你原来不是在晋绥军干过吗,老战友总该有几个吧。你带上一千块大洋过去,告诉他们,只要能帮忙挖来一个炮手就给他们五十大洋的好处费,炮手来了一律发双饷,每年两套军服两双鞋子,每天都有肉吃,我就不信,重赏之下就没有不动心的。”

  “长官……咱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耿长顺被吓了一跳,国军之间相互挖人也不是没有,只是一般来说都是偷偷的进行,像高洪明这样挖得光明正大挖得豪气冲天的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有什么不好的。”

  高洪明很是不以为然,在二十一世纪,跳槽已经成了一件非常普遍的事,就跟吃饭喝水一样正常。你给的薪水不如人家多,待遇不如人家好,那就别怪人家跳槽了。

  看到耿长顺有些转不过弯来,他谆谆诱导道:“老耿,你想啊……在晋绥军里是打鬼子,在咱们这里也同样是打鬼子。

  既然大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在哪干不是一样?这就好比你在农闲的时候去地主家打零工,肯定是哪家开的工钱高就去哪家干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好像也是……”耿长顺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的,自己这位老板可是莲台县有名的高门大户,家里光是田地就有几千亩,各种店铺几十家,人家有钱乐意让手下吃穿好一点,工钱多发一点,谁也没办法说什么啊。

  于是乎,在高洪明的怂恿下,耿长顺开始在358团以及附近各个晋绥军的驻地之间频繁走动。

  你还别说,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功夫,就让他挖来了一百多名炮手,有了这些人的填充,炮营的架子迅速被搭建起来了。

  不仅如此,高洪明还买了一百五十辆汽车,其中包括四十辆威利斯吉普和一百一十辆意大利产的蓝旗亚3RO重型卡车。

  威利斯吉普车就不用说了,在另一个时空里,这款车伴随着美国大兵几乎走遍了全世界。

  现在说说这款蓝旗亚3RO重型卡车,它可以运输6.5吨货物、或载员32人、或运送7匹马、或运载一辆轻型坦克,运载能力在这个年代而言已经是相当的强悍。

  并且它还有者耐高温,易于驾驶和维护的优点。

  当然了,要说缺点也是有的,那就是越野能力不是很强,爬坡时速度较慢。

  不过总体而言,些许缺点并不能阻止它成为二战最受意大利士和德国士兵喜欢的卡车。

  在这大半个月里,高洪明把家里的事情全都托付给了媳妇秦秀莲,自己则是一心扑在部队上。

  无论是部队的扩编、炮营和辎重营的组建以及挖角来的军官、炮手的安排都需要他亲自处理,可以说着大半个月里,他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剩下的时间全都在忙碌着。

  不过他的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二十多天过去后,原本只有两个连的民团被他扩编成拥有两个步兵营、一个炮营、一个防空连、一个辎重连、一个医疗大队,共计总人数两千八百多人的部队。

  两个步兵营的营长依旧由吴成枫和肖占奎担任,炮营营长则是耿长顺担任,医疗大队则是由谢文倩担任队长,说起来也挺有意思,谢文倩这个女人尽管口口声声说要离开,可对于高洪明的任命却没有拒绝,默默的管理着医疗大队。

  经过这番扩编,民团的规模已经跟中央军一个甲种团差不多,但在火力上两者却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一个月前民团有这种实力的话,他甚至敢和李云龙一起将坂田联队给全歼。

  就在高洪明视察部队的时候,大宝前来报告:“少爷……少奶奶派人来了,让您今天回去一趟,说有事情商量。”

  “少奶奶?”

  高洪明愣了一下,“大宝,今儿是什么日子了?”

  “少爷,今天已经是三月六号了。”

  “三月六号?”高洪明愣了一下,“上次孙长官说这个月要在克难坡举办一个展览,算算日子,好像就要到了呢,秀莲叫我回去难道就是为了这件事?”

  想到这里,高洪明也不敢怠慢,带上大宝和警卫班返回了县城。

  高洪明回到家时依然是傍晚时分,他刚进门秦秀莲就递给了他一张请柬,“洪明,这是孙长官派人送来请柬,让你十一号到克难坡参加由阎长官举办的记者招待会,让你务必按时参加。”

  高洪明接过请柬看了看:“唔,我知道了。”

  秦秀莲又喜滋滋的递过一份文件:“还有,和这张请柬一起送来的还有阎长官亲自签名的一份批文,这下我们家的店铺就没有人敢来捣乱了,看来阎长官对你这个老乡还真是挺看重的呢。”

  高洪明明白秦秀莲的意思,这个批文表面上只是一张经营许可证,但内里的意思很清楚,就是这些店铺是我老阎罩着的,谁敢动这些店铺就是跟我过不去,你们的招子都给我放亮点。

  不过他晒然一笑:“阎长官哪里是看重我啊,他是看重那些磺胺粉和盘尼西林了。你也不想想,上次他从我们这里弄走的那些药品,一转手可以给他带来多大的利润,而且今后他如果还想从我们这里弄药品的话,自然就得给咱们一些甜头尝尝,否则你以为阎长官真的那么闲,亲自给这份批文签名啊?”

  “你呀!”

  秦秀莲哭笑不得的在他胳膊上敲了一下,“连阎长官都敢私下里诋毁,让人听到你还要不要命了。”

  “你放心,阎长官没有那么小心眼的。”

  高洪明哈哈一笑,阎老西虽然有着或者或那的缺点,但有一点却是世人公认的,就是比起其他杀伐果断的军阀,他对人还是比较宽容的,即便是有人冒犯了他,只要不是太严重的事,往往他也只是一笑而过不会计较。

  “对了修炼……我要去沐浴,你过来帮我擦背吧。”

  过了一会,才响起一个略带羞涩的声音:“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