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亮剑生涯 > 第三百零二章 终于赶到了

我的书架

第三百零二章 终于赶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吕先平的命令下达,跟在他后面的士兵们纷纷停下了脚步,除了两名士兵自觉的往两侧散开警戒之外,其他人也做了下来,有掏出水壶喝水的,也有闭目养神的。
  老兵们都有一种本事,那就是不管多激烈的战斗, 他们都能在战斗的间隙抓住一切机会休息。
  吕先平没有睡觉,而是靠在了一棵手臂粗的小树上。
  他先是喝了口水,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骆驼牌香烟,右手熟练的在底部一拍,一根烟立刻就弹进了他的嘴里,将烟点燃后随手将烟盒连同火机递给了一旁抱着机枪的上等兵。
  机枪手接过香烟和火鸡, 掏出一根香烟塞进嘴里,大拇指一弹,打火机的盖子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一股蓝色的火苗升起,机枪手将烟点燃后,看了看手中的黄橙橙的火机眼中露出一丝羡慕之色,随后才有些依依不舍的将火机还给了吕先平。
  对他道:“班长,你这个火机可真不赖啊,我听说这款全铜制作的火机可是很罕有的。”
  “那是!”
  吕先平吐了一个烟圈,很是得意的说:“这款火机可是半年前我参加神枪手比赛的时候,团座亲自奖励给我的,你再看看,这玩意可是全铜制作,上面还有团座的签名, 老金贵了。
  不像现在发的火机都是钢做的,一开盖子那声音就跟破锣似的,一听就不正宗。上个月三连的二排长,想要用五十块大洋买下来我都没卖。”
  “我的乖乖……五十块大洋?”
  机枪手发出一声惊叹,“这都够盖间大瓦房了吧, 王排长这么有钱的吗?”
  吕先平刚想说话, 就听到“噹”的一声,机枪手一声不吭的仰面倒在了地上。
  “小心……快趴下!”伴随着吕先平的声音,一串子弹打在了他身后的小树上发出了“咄咄咄”的闷声。
  阳平镇是一个小镇,镇上的人口虽然不多,但也有一两千人,只是由于打仗的关系,如今镇上能跑的人大都已经跑了,只留下一些老弱病残。
  高洪明入住阳平镇后,征用了一间地主老财的院子作为团部,如今这个院子里竖起了七八根天线,电台的收发报机在滴滴答答的作响着,几名电报员正在紧张的翻译着电报,在他们的后面十多名参谋正忙碌的将最新收到的情报标记在大屋子中间那个赶制出来的沙盘上。
  “报告……装甲营进展顺利,他们已经突破第九旅团第一道防线,正在朝第二道防线攻击前进。”
  “报告……担任左翼绕后偷袭任务的二营一连和日军发生了遭遇,一连长正在呼叫增援。”
  “负责攻击右翼的八路军遇到日军阻击,独立团李团长希望能够增派给他三辆坦克。”
  一道道情报从各处汇集过来,最后汇总到了高洪明这里。
  听着各处传来的情报, 高洪明正坐在一个由两个炮弹箱垒起的凳子上,手里端着一个泡着茶叶的茶缸子慢慢的品着。
  原本高洪明也是习惯喝咖啡的, 但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后,在秦秀莲和谢文倩两个媳妇的影响下,他也开始喝起了茶叶。
  而且浓茶还有提神醒脑的作用,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
  端起茶缸子喝了一大口茶水,一股又苦又涩味道从舌苔传入心底,高洪明想了想将茶缸子放下这才对站在他身旁的参谋道:“你告诉装甲营的李长安,让他马上调派一个连的坦克支援独立团。再告诉肖占奎,加大攻击力度,不要怕浪费弹药,要用最猛烈的炮火把小鬼子给淹没。
  但要提醒他,加大攻击力度并不代表鲁莽行事,还有要随时注意鬼子的飞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
  “明白!”
  参谋应了一声,随后问道:“团座,二营一连那里要不要派人支援一下?”
  “不用!”
  高洪明摇摇头,“一连的情况自然由肖占奎来处理,我们不能越俎代庖,打仗最忌讳的就是令出多门,这样很容易让下面的人无所适从。一连的情况,你半个小时后再询问一下就好。”
  “是!”
  …………
  “哒哒……哒哒哒哒……”
  “嗤嗤……嗤嗤嗤……”
  无数的金属弹带着炙热的温度在空气中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穿梭着,它们只有碰上足够坚硬厚实的物体或是耗尽一切动能后才会停下来。
  吕先平趴在一个土堆下,听着嗖嗖的声响从头顶飞过,那些发出清脆中夹杂着沉闷的枪声是日本人的十一年式轻机枪和九二式重机枪的混合的声音,而那些犹如撕油布的声音则是莲台民团的MG42机枪发出的声音。
  这种火力猛烈的机枪自打装备部队以来就一直受到士兵们的普遍欢迎,在有经验的士兵手里,用一挺MG42压制两三挺九二式重机枪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在吃了太多的苦头后,山西一带的日军士兵甚至给这种机枪起了一个“电锯枪”的绰号。
  不时有子弹打在他周围的地上发出噗噗的声音,由于温度太高的关系,湿润的泥土遇到高温的弹头时还会冒出一缕缕青烟。
  吕先平看了眼正趴在地上咬牙射击的机枪手。
  不得不说,这小子的命还真大,刚才的那颗子弹虽然击中了他的头部,但由于角度的关系,子弹打到钢盔后幸运的被弹开了,机枪手也侥幸捡了一条小命。
  吕先平滚到了一旁的一个土堆旁,慢慢的架起了步枪,通过装在步枪上的四倍白光瞄准镜搜索着前方的敌人。
  很快,他通过倍镜看到了三百多米外,一挺九二式重机枪正不停的朝着己方倾吐着火舌。
  他屏住了呼吸,将正咬着牙扣动扳机的日军机枪手套到了十字环里,又在心里默默的计算了一下风向、风速,微微调整好了角度后扣动了扳机。
  “碰!”
  伴随着一声枪声,子弹在空中飞行了不到一秒就击中了目标。
  那名正咬着牙拼命射击的日军机枪手脖子上突然闪现出一串鲜血,便一声不吭的趴在了机枪上,从脖子流出的鲜血很快染红了机枪。
  在一旁供弹的副射手见状一把将机枪手拉开,自己一把抓起机枪继续朝前面扫射。
  不过这名副射手的运气显然也不怎么好,一个弹板还没射完便步了他前任的后尘,一枚7.92毫米子弹从他的额头进去,从后脑穿出,子弹携带的巨大动能将他的脑袋搅成了一团浆糊。
  射杀了两名日军的吕先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正打算转移地方,一枚八九式手雷在距离他不远处轰然爆炸。
  巨大的爆炸声将他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他本人也被冲击波震得往旁边滚了几个跟头。
  原来他在敲掉了日军两名机枪手后,立即就被日军的掷弹筒小组给盯上了,从发现到开火,前后不到十秒钟。
  别惊讶,这个时期的日军就是这么精锐。
  “草……幸亏老子躲得快,否则就今天就要归西了。”
  躺在土坡后的吕先平脸色一阵苍白,此时的他只感到全身一阵无力,一股后怕的感觉传遍了全身
  这时,他突然听到旁边MG42的声音停了下来,他扭头一看,发现那名机枪手正领着副射手转移射击阵地。
  只是这名机枪手的好运仿佛用光了,扛着机枪的他刚跑两步,一枚冲天而降的八九式手雷就在距离他不到三米的地方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将他推离了原地好几步才倒在地上,便再也没有爬起来。
  “老张……”
  吕先平连滚带爬的跑到机枪手旁边,粗略的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腹部正不断的流血,剧烈的疼痛让机枪手发出痛苦的呻吟。
  吕先平一边从包里掏出止血粉,一边对他道:“老张,你忍着点。”
  他一边说撕一边将止血粉撒在伤口上,随后用绷带将伤口粗略包扎了一下,又掏出一支红色的管状物品。
  这玩意其实就是吗啡,吕先平拔出透明色的盖子,露出了针头,随后将针头扎到了伤口附近,最后将这支针剂挂到了机枪手的衣领上。
  做完这一切后吕先平这才和副射手将机枪手老张抬到了一个坡下。
  随着时间的退役,日军的火力越来越猛,吕先平等十多人全都被压得抬不起头来,虽然那挺MG42已经在拼了命的开火,但日军的弹雨依然不停的倾泻在他们的周围。
  代替了老张的副射手一边射击一边问正在替他供弹的吕先平:“班长,鬼子的火力太猛了,这至少是一个满编小队吧?”
  “你管那么多干嘛,有那闲工夫瞎想还不如赶紧射击。”
  虽然嘴里是这么说,但吕先平心里也在暗自着急,要是连长他们还不尽快赶到的话,他这个班今天恐怕就得全部交代在这里。
  就在他心急如焚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扭头一看就看到一名大个子正扛着一挺黑黝黝的大家伙朝他跑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一连的人终于赶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