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璃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触天璃月门,连桥见岩神。

  看着高耸的璃月大门,莫问很是喜欢。

  前世一大遗憾便是没亲眼看见那些美景,而在这背景有些相似的璃月却能一窥繁华。

  “不错,不错。”

  虽然璃月繁华,但莫问并不想去,没有其它,只是他习惯把最好的东西留到最后。

  “这璃月的自然风光应该不会比蒙德差吧……”

  带着期待,莫问转身离了璃月。

  从这些日子的行程来看,璃月很大,我想可以暂时在这里安居。

  就造个木屋,有个歇脚的地方。

  至于住璃月里?

  说实话,我现在没有钱,也不想弄钱。

  ……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此处高山,后可见璃月,前可见美景。

  是个好地方……不过……有些东西似乎不欢迎我啊。

  一头死寂的身影开始挪动。

  “每次见面就是战斗,你们是在守护什么?还是说你们生来为战斗?”

  机器当然不会说话,莫问也没有疯,他只是将自己的疑问说出口了罢。

  “世上真有放不下的事?海可枯,石可烂,像你们这种人,活着不累吗?”

  似在责问,似在自语。

  莫问看着那古老的机器,这让他想起以前的自己……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

  旋转中的机器悍然停下,如同被时间扼住动能。

  “hong——”

  它在不能视的巨力中轰然倒塌,但直至死亡前夕,但它的眼还亮着。

  “还睁着眼?你能看到什么?杀死你的罪人的面貌?”

  情绪略微有些激动的莫问回头看去。

  那是四只漂浮着生物,有些像丘丘人。

  它们一半为白色一半为蓝色。

  有着长长的耳朵,带着面具。

  刚刚出现的它们有些惶恐。

  “pong!”

  眨眼之间,气罩破碎。

  “你!到底是谁!?你知道你面对的是谁吗?!”

  其中一只害怕地开口。

  看来并非无缘无故的受害者,而是有备而来的家伙啊。

  没有回答,也没有在意,仅仅一眼后,四只生物化为火焰熄灭的最后证明——灰烬。

  夕阳西下,黄昏乍现。

  带着闷气,安莫搭好了房屋,不是怎么豪华,但能住。

  虽然天色已经不早了,但莫问还没有睡觉,主要是有人来了。

  ……

  “呼呼~”

  “真不知道七七感受的是什么,竟然在这么高的山上。”

  胡桃脑子里思绪翻飞,却感觉有些不对。

  抬头一望。

  微微浮空的身躯遮住了落日黄昏,明明背光,却不暗淡,那双太阳般的眼睛让人感觉到不可言喻的压迫感。

  那是太阳般雄浑的气场,这等的强迫,再加身后的落日、逐渐暗淡的天穹,一切,都好像在衬托这位的出现。

  “这样很难受的说……”

  被两个太阳照着的胡桃有些不满地说。

  “抱歉。”

  随即莫问闭上眼睛,缓缓落地。

  “你……好?”

  “你好。”

  觉察到是一位柔弱的少女后,莫问便不怎么在意了。

  “那个……你去过璃月吗?”

  胡桃看着眼前这个画风有些突变的少年,心里满是好奇,但又因为对方的强悍,所以有些束手束脚的。

  七七说的感受到的是一股宁静让人想睡觉的感觉,虽然与眼前这位看起来有些不符,但细心感受还是能感受到那股宁静的气味的,虽然正在逐渐消失。

  对于少女的突兀出现,莫问心里很大部分是无奈,因为不想自己能力干扰到别人,所以大部分没有睡觉的时间里,他都会将能力压缩到极致,这也导致很多事会撞上来。

  至于取下称号?在没出行的时候还好,但现在……前不久就有几只会瞬移的兔子到我脸上来,现在应该是结仇了,自己一旦取下称号怕就人没了。

  “没有,只在远远观望过。”

  “哦……”

  只是凭借一股气势就能让七七在工作时睡去吗?

  好强……

  在意识此人之强时,胡桃也意识到此人的性格,好说话,就是有些冷冰冰的。

  “那……你是璃月人吗?是的话你住哪儿啊?不是的话你会在璃月做家吗?看你好沉得住气的说,你不会是…不不不,你是璃月人吗?”

  “我不是璃月人。”

  “嗯。”

  “然后呢?”

  “不是全回答了吗?”

  “啊……”

  见少女有些愣神了,莫问觉得自己是时候要说几句话了来暖场了。

  “少女。”

  “嗯!?”

  被安莫的突然开口有些吓到的胡桃一惊。

  “多晒晒太阳。”

  莫问一脸正经,眼睛也在正经中睁开。

  “不要!”

  胡桃用小手遮住眼睛,一举一动更显憨态可掬。

  “抱歉。”

  莫问看着受惊的少女又闭上了眼睛。

  “但晒太阳真的很好。”

  “那本堂主晒你如何?看你挺像太……啊!”

  听到少女有意,莫问微笑着睁开双眼,还特意调高了亮度。

  “快停下啊!”

  “你的眼睛的亮度是不是更高了啊!你能控制的吗?能不能关了啊!”

  看着再次受惊的少女,莫问又闭上眼睛。

  “抱歉。”

  “眼睛的亮度我不能关闭,之前是最低的情况了。”

  “呼~”

  感觉光线消失后的胡桃松了一口气。

  看着可谓古灵精怪的少女,莫问没有过多在意,他慢慢走进了自己的木屋里。

  “嘿!你是旅行者吗?”

  “……嗯……一个旅行者。”

  “那你还有多久重新启程?”

  “不久。”

  “不久是多久?”

  “不久是不久。”

  “……明天应该还在吧?”

  “嗯。”

  “那我明天会来找你聊聊天哦?对了,还会带个朋友!”

  “再见,晚安。”

  “……”

  “哦对了!我叫胡桃!是璃月往生堂七十七代堂主!有需要可以来找我哦~”

  告别少女后,莫问坐进了自己的木屋里。

  虽然我能风轻云淡的与那等美人交流,但我的心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平静,说夸张一点,在见到佳人的那刻,我连我们俩死后埋哪儿都选好了。

  “所谓‘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里仗剑斩凡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地教君骨髓枯。’就大抵是如此吧。”

  虽然心喜,但她的性格对于我来说有些活泼了。

  至于那活泼的性格……莫问有些阴暗的想法。

  少女身上有一股气息,不同于我的那种宁静,这种气息在有些冷的同时还有些慎人,对于此,少女怕是长期接触非生之物,再加那二八佳人能如此简单的在黄昏外出……

  少女身世家庭可能不怎么美好……所以养成了她近乎本能的对外友善。

  当然,这些都是莫问的猜测,还是较为阴暗的猜测,是不足以让莫问看不下去而插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