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请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是几日的休闲后。

  今日,璃月煞是鼎沸,因为今天是一年一度的请仙之时。

  当然,这热闹肯定不包括莫问。

  如果可以的话,近段时间他都不想见到摩拉克斯。

  “早安。”

  男声,沉稳。

  “嘶……”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早安……摩拉克斯。”

  此后,两人便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中。

  看着摩拉克斯的面无表情,莫问心里越来越慌,如果祂肆意嘲笑一番还好,但这种无声真的太可怕了。

  “摩拉克斯!”

  耐不住的莫问抢先打破宁静。

  “嗯?”

  “……你这副身躯的名字叫钟离?”

  “嗯。”

  “……”

  “……”

  啊啊啊啊啊啊!!!绝望感快要溢出来了!!

  一想到昨日的不堪,莫问便觉得羞愧难当,情愿死了算逑。

  “今天日子不错啊!”

  情急之下莫问随口胡诌。

  “嗯。”

  又是嗯……你莫不是故意的吧?!摩拉克斯!

  “对了!今日不是请仙吗?你怎么在这儿?”

  璃月的请仙请的就是眼前的这位岩王帝君——摩拉克斯。

  “呵呵……你不是好奇过我这么做的缘由吗?看着吧。”

  摩拉克斯闲庭散步地从莫问身旁走过,将目光投向了璃月。

  这……也算揭过了?

  ……

  璃月请仙仪式中,人流涌流,而我们的少女们也在其中。

  请仙仪式由璃月七星的天权有条不紊地操纵进行着。

  两位少女一个在香炉进香,一个则在观望凝光。

  没有原由的,此刻,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笼罩,在这黄道吉日里出现如此天象,闹得人群有些惶恐不安。

  “pong!”

  随着一声巨响,灰尘缓缓散开,一头金龙匍匐在地。

  “帝君遇刺,封锁全场!”

  天权当即下令于千岩军。

  而我们的旅行者则是拉起亚拓的手就偷偷溜了。

  ……

  “你这……玩得挺花啊。”

  莫问看了眼身旁的摩拉克斯后又看了眼远处的龙躯。

  “哼……”

  摩拉克斯恒古不变的嘴角微微翘起,祂似是解放了一般地闭了一下眼,然后睁开。

  “莫问,孑然一身该是如何的美好?”

  钟离微笑着深呼吸。

  “……钟离,我不知道,但‘无河堤不河流,无海岸不大洋’,我只能这样跟你说。”

  “自由是存在的,存在约束里。”

  莫问将视线转向钟离。

  “约束……契约……”

  钟离眯起了眼。

  “不,我说的都不一定,因为我短暂的生命所以才造就了我这般的认知,而你不一样,钟离,你有如同山岳般的寿命,所谓的自由,需要你自己去看,而我,最多是个向导。”

  莫问叹了口气,随即诚心开口。

  “或许心血来潮,或许忍无可忍,钟离,我只能劝说你坚定自己最初的观点。”

  “我期待着许多年以后,你的磨损会停止。”

  此言一出,钟离有些惊讶。

  见时常面无表情的青年终于有些波动,莫问微笑着看向他。

  “山岳会被风雨摧消,不朽的神明亦会在见惯之后淡泊人情,这便是你的缘由吧?”

  “这样一切看来似乎都很明了了呢。”

  “哼哼……如同巴巴托斯说的那般,莫问,你真的像那太阳一般。”

  钟离露出淡淡的微笑。

  “太阳吗?真是太过遥远了……”

  莫问仰起头看向天空中那尊光芒之起始。

  虽然我也曾向往过它……

  “莫问,此间事了,再喝一杯如何?”

  钟离抬起头闭上了眼睛,他正享受着此刻太阳的照抚。

  “!”

  莫问身体一僵,人麻了。

  “哈哈哈!”

  钟离笑得格外爽朗。

  ……

  少女们的冒险可比两个臭男人好看多了,所以我们跳转视野。

  此时的旅行者和亚拓拿着愚人众公子给的百无禁忌符踏上了前往绝云间的路。

  天色逐转,变得如同我们的少女们的前景一样阴云重重。

  “荧……我们休息一下吧……”

  亚拓的声音很是虚弱。

  “亚拓!怎么了?”

  旅行者转身急忙跑向亚拓。

  “唔……我不知道,但就觉得身体无力……”

  “旅行者!快去看看亚拓的额头!”

  派蒙指出了事发的可能原因,旅行者也毫不犹豫地撩起亚拓的头发。

  她额头的太阳静气印记正在暗淡,她的身体在黑夜里发出淡淡的荧光。

  “这是印记出问题了?”

  荧对此不知道该怎么办。

  “旅行者!”

  派蒙的语气突然慌张。

  “有敌人!”

  荧闻言抬头,发现是众多丘丘人。

  它们或拿火把,或提大斧,或扛法杖,虽然形态各异,但它们绝对不是散兵。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阴谋。

  那个愚人众!

  莹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出现得突然,好心得过头的家伙。

  但……如果真是他,那么奇怪的地方就太多了。

  比如他为什么要坦白或捏造自己是愚人众的?

  她可不觉得愚人众比较有亲和力。

  又比如他为什么要给我那张符?

  心虽有疑惑,但来不及多思,因为敌人已经近在咫尺。

  “派蒙!照顾好亚拓!”

  荧抽出自己的单手剑,蹲着准备发力开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