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鹅!”

  少女很矫情地喝了一小口后,脸庞就红得像被气着的关公了。

  此时捧着酒坛的少女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已接近无。

  “peng!”

  酒坛落地,人已不再。

  拿着酒坛打算碰一碰的莫问手一僵,随即若有所思地拿回。

  “呼——”

  “这好玩意儿我怎么现在才遇见?”

  又喝完一坛的莫问在脸上一抹,然后将空酒坛往地上一砸。

  酒坛没有任何犹豫地裂开了。

  ……

  “师傅!”

  睡着的莫问耳边炸起一道呼喊。

  这声音很明显是他徒弟,但她是怎样找到的?

  ……摩拉克斯?

  莫问没有多想便起了身,然而没有久站,因为亚拓直接扑了上来。

  “莫问先生。”

  旅行者站在一旁微笑着点点头。

  “嘿嘿~莫问先生。”

  派蒙有些开心,因为那个让她操心的冒失鬼正被她师傅操心着。

  莫问一手提着一手跟两人打招呼。

  “早安。”

  “既来,那便不会无事,说吧。”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谁没事会爬到这么高的山上来?

  “是这样的,莫问先生。”

  旅行者将她要凝光邀请她去群玉阁的消息说给了莫问。

  “所以是打算来这里寻寻去路?”

  莫问思索一番后问。

  “嗯,莫问先生……应当是住这里吧?知道去群玉阁的路吗?”

  “很遗憾,我并不知道,甚至我站着的这片土地我也知之甚少。”

  莫问坦诚相待。

  “但如果你们想,我可以带着你们飞去。”

  “哎?莫问先生还会飞吗?”

  派蒙有些惊奇,旅行者也露出感兴趣的样子。

  “别!”

  亚拓有些急了。

  ……

  “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先找找附近有没有路吧……”

  旅行者听过亚拓的事迹后没有铁了心要被亚拓夹着上群玉阁。

  “亚拓你去那边吧,派蒙去那边看看。”

  “嗯。”

  “好的。”

  亚拓和派蒙依次回答。

  等到二人走远后,旅行者看向了莫问。

  “怎么了?有事?”

  “莫问先生……摩拉克斯的死与你有关吗?”

  毕竟来璃月这么长时间了,还是那么大一件事,她不可能不知道。

  对于此,莫问没什么在意。

  “这是祂的与我的约定。”

  “……真的?”

  旅行者觉得莫问是在骗她。

  听璃月人说那夜那个巨人是被钟离抛弃的……

  “哈哈哈!别先着急反问,顺着那有趣开头想下去,或许真的是那荒诞的事实呢?”

  莫问微微低身,带着他的微笑看着旅行者。

  “唔……”

  虽然旅行者很努力的想了,但还是觉得有些……诡异?

  “果然,长寿就会逝去一些东西啊。”

  “什么意思?”

  “你就很没有幽默感啊,坚韧的旅行者。”

  莫问先生说话好怪……但来不及细想了,得速战速决,亚拓和派蒙可能要回来了。

  “莫问先生,你是神吗?”

  “神?”

  “不不不……”

  “旅行者!”

  “荧!”

  此时亚拓和派蒙正好回来。

  看着三人即将再聚,莫问自觉后退一步。

  ……

  此刻,昼夜交替之时。

  莫问坐在地上,这是亚达消失的地方。

  他慢慢地喝着酒,似乎有消不完的愁。

  他忽然发现了,亚拓……不是那么离不得他,或者说,亚拓还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不知不觉中,莫问已经喝了几坛酒了,但他没有一丝醉意。

  忽的,他看向自己的手,然后闭上了眼,用手抚向自己的眼部,一摸,是粘稠炙热的血液。

  他睁开眼睛,两行血泪汩汩流下。

  因为秉命执术的关系,他的血液里藏着星辰的力量,所以他的血液是有些微光的。

  “已经烂到眼睛了么?”

  莫问拿起一坛酒,洗了把脸,让眼部产生痛苦,这样……他至少还有自己活着的感觉。

  简单平复了心情之后,他看向了有着漫天星辰点缀的月亮。

  “太阳……是太过耀眼才没有你们的陪伴吗?”

  莫问独自喝着酒,独自发问。

  忽的,一块柔嫩的发烫的肌肤触碰到他的背部。

  带着差异莫问转头,靠着他的正是作昨夜到来的少女,她还醉着,她还在着。

  莫问深深地看了眼后转过了头。

  “……同类……”

  没说完,他又喝了口酒。

  ……

  这次入眠,莫问做了一场梦。

  与其说是光怪陆离的梦,不如说是被尘封的记忆。

  那种历史的厚重感和史诗感,比如今的璃月更甚,但就是这样,莫问硬是回忆不起那份记忆的一丝一毫。

  他看着湛蓝的天,忽然心有所感……亚拓的所处环境有巨大的外力波动,就如同鲸跃时带起的海浪那般汹涌澎湃。

  强,但还不够强。

  莫问在心里细细感受着。

  如果是个持剑的战士,那么她们就有危险了……但如果是个弓兵……那能吊着锤一个周。

  莫问没有多想,而是打开了自己的系统页面。

  依旧是那淡黄的页面,依旧的经验值没有太大波动,假如这个世界溃烂崩坏了它大概还是这个样子。

  莫问没有管这些,他点进了【身体综合素质】,他想取下称号,想呼吸一下清冷的空气。

  但令他无语的是,他的卸下称号功能被扣了……

  莫问关了系统,无神地坐在地上,有些无助,但更多是麻了。

  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以至于他无意识地做出了达亚的同款动作。

  乖巧.JPG

  过了一会儿,莫问回了神,也被此时的双气治愈了点,没有之前那么呆了。

  他深呼一口气。

  “***?***扣老子的东西你****?*****”

  骂了一通后,莫问心里抱着侥幸,脸上带着面无表情,他又打开了系统,又点进了【身体综合素质】,简单瞟了一眼后。

  “去*****,晦气玩意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