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四合院开始的综影人生 > 第二十一章 傻柱挨打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傻柱挨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大爷看到帮助秦淮茹的提议,接二连三被拒绝,想起了热心肠傻柱。

  “傻柱,你对帮助秦淮茹的事,什么意见?”

  傻柱眼睛直勾勾盯着秦淮茹,根本没听到一大爷说话,旁边人推了他一下,傻柱这才回过神来。

  一脸懵B的问:“啥事?”

  旁边人一阵哄笑,说话的人也坏:“问你呢?让你帮着秦淮茹过日子行不行?”

  “帮助秦淮茹?”傻柱扭头看了秦淮茹一眼,正瞧见秦淮茹含情脉脉看着自己,脸“唰”一红到耳朵根,激动的大声说道:“行,都是一个大院的,肯定要帮的,我傻柱是出名的热心肠,怎么能不帮呢。”说完,又偷偷地观察秦淮茹。

  秦淮茹看到目的达成,冲着傻柱微微一笑,傻柱立刻挺直了腰板,傻笑起来,心里美滋滋的。

  一大爷看到傻柱答应了,有点膨胀:“就是嘛,傻柱这样说才是对的,邻里之间就要互相帮助,才能体现大院的温暖。”

  一大爷乘胜追击,接着追问:“家洛,傻柱表态了。你怎么说?”

  “我……”张家洛刚想说话,就被张母制止。

  张母接过话茬:“一大爷,家洛情况差不多,现在也是学徒工,以后还得娶媳妇,能力有限。当然,对于大院有困难的家庭,该帮的时候会和大家一起帮的。”

  张家洛瞅着母亲暗道:“不愧是李老师,有点水平。”

  秦淮茹同样非常关心张家的答复,听到张母的说辞,看到目标-1,心中很失望,神情暗淡。

  一大爷听到张母绵里藏针的回答,前有车后有辙,没有理由反驳,只能认可。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结束的时候,一个忿忿不平的声音响起:“学徒和学徒情况都一样吗?刘光宗,阎解成弟弟妹妹多,需要养家。你张家洛就哥们一个,攒钱干嘛?只等着娶媳妇?做人只想着自己,也找不到好媳妇。”

  “TM的舔狗不得HS。”张家洛暗骂,随即站了起来,拦住了想说话的张母。开玩笑,王对王,将对将,傻柱说话就该自己出面了,再说这件事需要回击,太软弱容易被扣“自私自利”的帽子。

  “傻柱,你哪只耳朵听到,我不帮困难家庭了。别造谣,冤枉人。”

  “冤枉人?刚才问你帮不帮秦淮茹,你怎么不说帮啊。”

  张家洛冷笑一声:“要不叫你傻柱,听话都听不全。我妈刚才说了,全院有困难的人家,我们都会力所能及的帮忙。这困难人家可不止老贾家一家啊,你这有名热心肠,怎么不管别人,只帮你的秦姐啊?难道你有别的想法?”

  此言一出,众人全都看向傻柱。傻柱慌了手脚,为了洗脱质疑,连忙说道:“谁说的,我不帮别人,只要是困难,我傻柱没有不帮的。”

  “有啊,前院的梁姐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困难不?你帮不?”

  “我……我……我……”

  “好了!”一大爷拦住傻柱说话。

  一大爷接着说:“今天开会是说老贾的事,家洛你别说其他的事。”

  “MD拉偏架!”张家洛倔脾气上来了:“一大爷,你这说的不对了。什么其他的事?都是家庭困难,一码事为什么不能一块说?怎么着,我们前院的不能帮,只能帮你们中院的?一大爷,你既然是全院的一大爷,屁股不能坐歪了,只管中院的人。”

  “就是,就是。我们前院的也是大院的人,凭什么不能帮。”阎解成帮腔说道。

  “就是……一大爷也太偏心了……”

  “……傻柱也是……只帮秦淮茹……不知有什么心思……”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安静,安静。”一大爷想控制住局面,可没有人听,:“二大爷、三大爷一块劝劝大家,安静安静。”

  二大爷、三大爷威望还不如一大爷,劝了几句,根本没人理。

  看到众人该议论没有要停的意思,一大爷接着摇人:“傻柱,你也劝劝大家,安静一会。”

  傻柱听着有人议论自己,心里正在窝火,于是大声说:“安静,大家伙,安静。”

  傻柱一连喊了几次,仍拦不住众人八卦之魂。看到“罪魁祸首”张家洛站在旁边悠闲看热闹,又想到每次带饭出厂门时的提心吊胆,顿时怒从心中起,混不吝的毛病犯了。

  傻柱快走几步来到张家洛面前,一把左手抄起张家洛衣领,叫嚷道“孙子,没事找事,我今天教育教育你。”挥拳就打。

  阎解成赶紧上前抓住傻柱,大声质问道:“傻柱,你想干嘛?”

  高景风、宁洪发(前院住户,水厂职工,妻子许红,儿子宁伟)围了上来:“傻柱,住手!”

  张家洛任由傻柱抓着衣领,淡然的看着一大爷问道:“易中海,你不管?”

  一大爷愣住,没想到张家洛直呼其名。

  “好啊,孙子,你还敢叫一大爷名字,没大没小,我抽你。”傻柱猛地甩开阎解成,右拳用力打向张家洛面部。

  众人看到傻柱真敢打人,惊呼起来,张母则平静的观望着。

  张家洛抬起左手接住來拳,右手抓住傻柱左手反关节向外拉来。

  控制住傻柱双手后,双脚向后推了一步,拉开两人身体距离,然后快速将傻柱拉向怀里,同时提起右膝狠狠地击打在傻柱的腹部。

  “啊~~~。”一声惨叫传来,傻柱捂着肚子,痛苦的弓着腰,缓慢要蹲在地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