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好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早晨五点半,张家洛准时起床了,昨天答应了前院几个小孩,教他们练武。所以起早到院里打扫庭院,清理了一块空地。

  临近六点,宁家屋门被推开了,宁洪发带着儿子走了出来,小宁伟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张家洛身前,喊道:“家洛哥!家洛哥!我来了,您快教我吧!”

  “嘘。”张家洛把手指竖起放到示意不要大声:“小伟,小点声,别人还在睡觉。先等会,看看还有谁来。”

  宁伟乖巧站在一边等候,过了几分钟,阎解放也来了,照样一顿吵吵之后站到宁伟旁边。

  令张家洛没想到的是,高玥竟然也来了,表示要跟着一起学。

  “高玥,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张家洛不解。

  “什么叫凑热闹,我不能学还是您不愿意教啊?”

  “我哪敢啊,您要学我不得上赶着教啊。不过我得提醒你,学武术,可是体力活,一般女孩可吃不消。”

  “家洛哥,这放心。我不会累着我自个的,我先试试,我又没说累死也得学。”高玥给了张家洛一个放心的眼神๑乛v乛๑。

  “我……瞎操心了。”(╥﹏╥)

  看到没再来人了。张家洛把一大两小叫到面前,开始上课。

  “高玥、宁伟、解放,再练习之前,我简单介绍一下。武术是一种对抗技术,是通过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掌握对抗技巧,达到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保护自己。”

  张家洛看到三人似懂非懂,没有停顿接着说:“我练的是八极拳,八极拳属于短打拳法,其动作普遍追求刚猛、朴实无华且发力迅猛的风格。在技击手法上讲求寸截寸拿、硬打硬开。所以要求练习者有一定的力量基础。”

  “因此,练习拳法的同时,必须加强力量训练。接下来一段时间,训练计划我是这样安排的。每天先从这里跑到北海,然后做俯卧撑,再教你们几招练几遍,最后跑回来。怎么样,有问题吗?”

  宁伟十四岁了,身体素质还可以,自己感觉没问题,于是首先表态:“按您说的办,家洛哥。”

  其他两人,阎解放满脸迷茫,十岁孩子,还不能理解训练的难度,稀里糊涂点头。高玥则是一脸懊恼,心里正埋怨自己,凑什么热闹啊,但又抹不开面,咬着牙说:“我试试吧。”

  “行,都没问题,咱们就开练。”

  张家洛先是带着三人做了热身活动。然后向北海慢跑,张家洛前后照应,宁伟打头,解放迈着小短腿紧随其后,高玥拖在最后,气喘吁吁,越跑越慢。

  跑了十来分钟,高玥体力枯竭,脚步蹒跚,还在硬撑。张家洛跑过来,倒退着边跑边问:“怎么样?还行吗?”问完话之后,张家洛忘了一件事,倒退着跑,正好是和高玥面对面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高玥上下跳动胸前……好大。

  高玥正低着头跑步,听到询问,便抬起头气喘嘘嘘地回答:“我……没……问……”话说到一半,高玥发现张家洛的眼睛往下瞅,自己低头一看,俏脸“唰”地红了。

  “呸!”高玥啐了一口张家洛,一跺脚,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被人抓了现行,张家洛满脸黑线,尴尬揉了揉鼻子。这段时间和高玥处的挺不错,刚还被人家哥前哥后的喊。然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家洛哥”的人设,就这样崩塌了。(╥﹏╥)

  想追上去解释,可说啥呢,说看错地方了?没准挨俩嘴巴子,还是等等,消消气,再赔礼吧。

  出了这事,张家洛也没心思教人练武了,随便教了点八极小架,让两个小孩自己多练习,就带着回院了。

  张家洛回家后,赶紧换了衣服,背着包跑出来。在轧钢厂大门口附近找了个早点铺子,买了早饭找了个靠窗条桌,把边儿坐着,边吃边琢磨怎么赔礼道歉。

  方案一:♂:直接道歉?对不起,不该看?

  ♀:不该看还看?找抽。

  不行。

  方案二:♂:都是意外。

  ♀:是意外还是包藏祸心,你心里清楚,流氓。

  还是不行。

  方案三:♂:都怪你太美,让我不由自主。

  ♀:倒打一耙,色狼+贱人。

  ……

  张家洛直男癌后期患者一名,半个钟头了,喝了五碗豆汁,想了很多方案,没有一个满意的有(求助场外支援,求指教)。

  在张家洛身侧,条桌的另一头,挨着窗户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短发,留着胡子,戴顶帽子,帽沿遮住了一半脸。这人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张家洛喝了五碗豆汁,这位一碗都没喝完。眼睛却挺忙,盯着进出轧钢厂进进出出的职工,非常认真审视每一个人,手指无规律的敲击桌面。

  张家洛想了很多道歉方案,没有一个满意的,决定从长计议,于是专心消灭面前早餐,毕竟只喝豆汁不顶饿。就是旁边的人没事胡乱敲桌子,听着心烦,而且敲得什么玩意儿,以为自己是肖邦啊,自己没事回家多练练,再出来丢人现眼。看看侧脸,没有辨识度,不认识,不是轧钢厂职工。

  吃得了饭,张家洛去轧钢厂上班,到了办公楼,先去了趟厕所放了回水,再去了保卫科二班办公室。

  张家洛刚一露头,就听到一个兴奋的声音。

  “你把傻柱打了!”

  “WC没完了,这烂事传的这么快(⊙o⊙)!”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