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达00另一种结局 > 第二十章 教义的尽头 混乱之治(三)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教义的尽头 混乱之治(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就在玛莉娜·伊斯麦伊尔,席琳·巴赫提阿尔等阿扎迪斯坦王室成员正在就突发事件商讨对策的时候,城市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量的支持保守派的市民拉着横幅举着标语走上街头游行,民众高呼着要求联合国建设工作组必须滚出国土的口号示威,有些情绪格外激动的市民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头或者砖块向把守在路口的革命卫队军警抛掷。更有武装分子趁机高举国旗焚烧和手持AK步枪朝天开火发泄着情绪。人们高喊着:“对抛弃教义的人降下神罚!”很多人冲到街道两旁,撕下墙上贴着的玛丽娜的海报当街焚毁。

  当骚乱正在愈演愈烈的时候,收到命令前来探查情报的王留美乘坐着飞机正在赶来阿扎迪斯坦的路上,“托勒密联系不上,他们从拉格朗日点4回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红龙汇报着情况。“如果阿扎迪斯坦爆发内战,只能用现有战力应对了。”王留美大小姐一边品尝着高级红茶一边推测,正思索着,她的通信终端响起了来电提示,她立刻拿起接通,“是我,你那边情况如何?”“许多地方再发生小规模冲突,但不太严重,”终端那头传来男人的声音。“立刻撤出这个国家吧。”王留美劝道。“不了,我要留在这里,”男子说,“我要见证这个国家的走向,以及,亲眼看着你们会如何行动!”

  挂断通信后,王留美叹息了一下,放下通信终端。“大小姐,”红龙的通信终端上传来一条信息,“天使那边发来通信,'已经派遣所属高达尖兵前往缅甸执行任务',有必要通知天使那边这里的情况吗?”听到红龙的汇报,王留美不动声色的笑了下,说:“当然,给天使回复消息,如果来地面的高达尖兵是'他'的话,不会坐视不理。”“您是说,'先知'?”“当然的啦,不然还能是谁?冯恩.史派克那个家伙只会趁机作妖,不会帮忙的啦!快点发消息!”“是,大小姐!”

  与此同时,约翰也刚刚将缅甸的恐怖组织消灭,甚至忙里偷闲的还顺手再次烧了毒品作物种植区,正闲庭信步的控制着守护神高达将最后几台包围上来的暴徒式机动战士射成筛子,忽然,机载通信器弹出特工发来的消息。“收工!人渣就该下地狱去!”约翰骂了句,随手点开消息,“嗯?阿扎迪斯坦内乱?估计是马苏德.拉赫马迪那个精神领袖被第三方绑架了吧,如果没有大变化应该是被佣兵,而且还是阿里.阿尔.萨谢斯那个变态战争狂那队人马干的。”确认接受临时任务后,约翰操纵着守护神高达飞起,向中东方向飞去。

  视线回到阿扎迪斯坦王宫,玛丽娜站在王宫巨大的落地窗前,忧心忡忡的看着窗外,脑海中回忆着她刚刚被临时政权推举为公主时,拜访马苏德.拉赫马迪时的景象,“哦,你下定决心了?”马苏德听着玛丽娜告诉他她决定接受成为王女的情况,问道。“是的,我决定担当这个国家的王女之位,即便只是新阿扎迪斯坦的象征,作为一个摆设也罢!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我就必须要去完成!所以,拉萨,请您一定要帮我!”“那我就站在你的对立面吧,”马苏德闭上了眼,似乎下定了决心一般。“为什么?”玛丽娜依旧记得当时她听到马苏德决定要反对自己时有多么吃惊,“你听好,玛丽娜公主,”马苏德上前握住玛丽娜祈求的双手,解释道“国家试图革故鼎新这是好事,可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也有历史,有家人,有主的教诲,许多人讨厌变化,我也是其中之一,为了不让你们的反对者引发骚乱,必须要有一个去疏导他们感情的存在,这便是我啊!”

  回忆翻涌,玛丽娜无力的低下头依着落地窗的玻璃,喃喃道:“拉萨,是我做错了吗?”这时,席琳敲门进来,玛丽娜回过头忙问:“席琳,议会愿意采纳我的意见吗?大家意见不合......”“现在没这个条件,”席琳打断玛丽娜的询问,语气有些冷,“保守派低质议会,改革派正在讨论接受Union秘密提出的军事援助!”“这样只会更加刺激极端保守派啊!”玛丽娜闻听席琳的汇报更加的担忧起来,“而且为什么Union回想趟这潭浑水?保护我们国家又无利可图......”“想必是有利可图吧......”席琳有些无奈的说道。

  就在两人对话的同一时间,太平洋上空,两架Union的军用运输机正在飞向中东。其中一架飞机上,一名金色短发的男子正在和战友通讯。“中尉,时隔这么久,终于又有机会见到高达了!”通讯视频里,棕色头发满脸书生气的士兵兴奋的说道。“但愿如此吧,”男子回应道。屏幕另一侧,一头酒红色脏辫的黑人男子则说:“但是,居然会出兵阿扎迪斯坦,这事儿......”“司令部高层做通了国会的工作,毕竟不能让人革联抢先啊!”金发男子身边的一名扎着马尾辫,穿着研究员制服的男子解释道。

  另一边,阿扎迪斯坦王国内的某处戈壁地带,王留美的座机降落在此地,约翰的守护神高达也先一步到达了汇合地。“哟!好久不见,王留美大小姐今天的衣装品味相当的可爱啊!”约翰下了机体的悬梯,看着迎接自己的王留美调侃了一下。“切!这叫社交礼仪,毕竟人家还没成年呐,穿可爱一点怎么啦?”王留美嘴上虽然表示不太高兴,但是心里却对约翰这看似调侃的赞美窃喜不已,“真会说话,本小姐心情不错,就奖励你一杯土耳其咖啡好啦!”说罢,王留美示意一旁的红龙去准备咖啡。“说说看,到底是怎样的情况?我刚解决了缅甸那边的恐怖分子顺便再次烧了毒品种植区,还没有时间缓解缓解失重症就被一个任务叫来,”约翰收敛心神正色道,“有具体消息了吗?”

  王留美见约翰立刻就开始询问情况,有些无奈,只好说道:“就知道你这摩羯座就会嘴上抱怨两句,连悠闲的时间都不要,其他特工去侦察了,发回来的情报是,改革派那边虽然极力想使国家能融入到世界,但是绝对不会做出如此恶劣的绑架行为来迫使保守派立刻接受国家改革。”王留美顿了顿,喝了口红茶接着说:“保守派那边更不会愚蠢到自导自演一起绑架事件来和改革派明目张胆决裂,而且现在城市里基本上保守派的民众都是自发上街示威的,并不像是有预谋,这里显然还有一个企图搅乱国家秩序的势力存在。”约翰点头赞道:“没错,改革派和保守派都不承认,这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个套路,但是,就这样越是明显的'套路',越明显不是矛盾双方能干的出来的,改革派想带领国家融入世界,跟大国交好还来不及了,不可能在有国际援助的基础上自己给自己添乱,保守派以及民众的做法显然只是单纯盲目认为是改革派做的下三滥手段。”

  其实约翰心里明白,是自己现在这副身体的老东家,莫拉利亚PMC集团下面的阿里.阿尔.萨谢斯那一队佣兵干的,而莫拉利亚的PMC集团因为天人的武装介入,武器出口以及士兵派遣等几大收入来源缩水了近60%,如果再不想办法推动战争发生,莫拉利亚的财政将面临赤字,政府破产可不是说说玩的!但是现在绝对不能现在就将已经知道的原剧情的细节讲出来,不然自己肯定会引起怀疑。

  想到这里,约翰说道:“就目前已知的线索,可以肯定有第三势力在阿扎迪斯坦境内搅风搅雨,那么这样,大小姐和红龙这边先继续联系在现场城市里的特工继续探查,我也化妆去侦察一下,你看这样如何?”王留美点头同意:“嗯!是个好办法!但是,刚刚特工发来消息,Union美军的调查队也在秘密侦查,这次你不能驾驶高达进入城区。所以,只能化妆侦察,这样可以避免被美军发现,不至于有太大的麻烦。”

  这时,红龙从飞机的驾驶舱过来:“大小姐,能天使和力天使快到了!”“哟,来的还挺快,”约翰夸赞了一下,“Veda的预测和皇那边的判断还是很准的嘛!派剑客和狙击手过来,可谓是解救人质的最佳搭档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