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高达00另一种结局 > 第三十章 休假(二)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休假(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19:30,约翰如约来到楚门天涯酒馆,酒馆老板带着约翰跟乐手们互相认识了一下,约翰则很快和乐手们愉快的聊起音乐,然后交给乐手们他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互联网上找到的一些经典的老歌,有一些中文歌也有一些是约翰改成其他语言的歌曲,乐手们虽然奇怪新来的驻唱歌手居然喜欢几个世纪以前的歌曲,但是并没有表示对于约翰所谓的“老土”有任何的不满,按键盘手的说法,几个世纪以前的歌曲虽然确实老了些,但是有部分歌曲的歌词的意境细品品还是很棒的。

  很快就到了工作时间,人们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酒馆也逐渐热闹起来,酒馆老板和前来用餐喝酒的熟识客人打招呼,约翰和乐手们也坐到各自的席位上,随着一首舒缓的音乐响起,约翰清了清嗓子开始了演唱:“拨开天空的乌云,像蓝丝绒一样美丽,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我想你,身不由己,每个念头有新的梦境!但愿你,没忘记,我永远保护你,不管风雨的打击,全心全意......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你知道我只会用行动表示,野花太放肆,守住了坚持,付出永远不会太迟!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恐怕听见的人勾起了相思!任时光飞逝,守住你的影子,让你幸福是我一生,在乎的事!”

  一首跨越了几个世纪的老歌《爱就一个字》,从约翰的口中唱出来,竟然有了一些浓重的沧桑感,可以看见,舞台下面的就餐的客人们,几个来消遣的女生已经偷偷的抹了抹眼泪,约翰拿起歌手桌子旁的酒杯跟客人们致敬,喝了一口,然后接着唱起来:“Vaga luna, che inargentiqueste rive e questi fiori,ed inspiri agli elementi,il linguaggio dell'amor;testimonio or sei tu sola del mio fervido desir,ed a lei che m'innamora conta i palpiti e i sospir.Dille pur che lontananza il mio duol non può lenir,che se nutro una speranza,ella è sol nell'avvenir.Dille pur che giorno e sera conto l'ore del dolor,che una speme lusinghiera mi conforta nell'amor.(游移的月亮洒下银光,溪畔群花都被照亮,月亮向花朵传递爱的语言,花朵就为爱情散发芳香。只有你才能够理解,我心中的热烈渴望,为了你,为了你亲爱的姑娘,我的心跳荡,为了你,亲爱的姑娘,我的心叹息跳荡,为了你,亲爱的姑娘,我的心叹息跳荡,在叹息,在跳荡!如今我们天各一方,无法平息我的悲伤,要问我现在怀有什么期望,就是将来能够欢聚在一堂。你要知道在我的心里,总是对你朝思暮想,只有你,只有你甜蜜的诺言,让我得安慰,能让我抱希望,只有你甜蜜的诺言,还能让我抱希望,只有你甜蜜的诺言,还能让我抱希望,得安慰,抱希望!)”

  一曲意大利文的《游移的月亮》,整个酒馆的客人安静的听着舞台上的约翰饱含感情的咏唱,酒杯餐具都悄然放下,每个人都沉浸在歌声里,似乎歌声有一种魔力,勾起了不少人心底埋藏的回忆,有几个坐在角落的男生更是忍不住趴在桌子上抽泣起来。在任何人都无法看到的位置,约翰的歌谱架子上,约翰的通信终端上始终显示着那张红色连衣裙女孩的照片。

  一曲终了,约翰将舞台暂时交给乐手们,拿起通信终端走向后台休息,欢快的音乐再度响起,约翰回到后台,找了个角落坐下,手中的通信终端再次打开,屏幕上依旧是那个女生的照片。“真是个傻丫头,当年你的不辞而别,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吗?”约翰看着屏幕里那个笑颜如花,依旧美丽的女生,“横跨了几个世纪,我来到了这个未来世界,想不到依旧能找回曾经最美好的时间留下的记忆,如果当时你能再和我交交心多好,我可以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至少来说,我不曾骗过你啊......”约翰收起照片,心底的回忆在如潮水般汹涌。

  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约翰再次恢复了那淡定从容的样子,重新回到舞台上,将歌谱翻了几页,选定了一首歌曲正准备演唱,余光看见路易斯.哈勒维和沙慈.克罗斯罗德一起走进来,似乎是约会的样子,约翰看着路易斯强势和沙慈怂唧唧的样子,不由得想起当年他面对那个女生也是差不多这样,只不过没有沙慈那么怂唧唧而已。约翰不由得苦笑了下,再看过去就见娟江.克罗斯罗德也跟了进来,只不过她和她的助理坐在另外一个刚好可以看见路易斯和沙慈又不会被小情侣发现的位置。“啊哈,护弟老姐果然也出现了,按时间推论,这个时间段娟江一直在四处奔走查询伊奥利亚的线索,应该还陷得不够深呢,”约翰看着娟江,看出女记者脸色似乎不太好看,“估计应该是已经被特工警告了吧,不过以她的性格应该是不会放弃的,不行之后我插手帮她一下吧,这个姐姐未来死在萨谢斯手上简直太可惜了,这事儿绝对要扭转过来。”

  打定主意,约翰不动声色的看了下刚刚翻开的歌谱,深呼吸了几下,缓缓的唱道:“是谁导演这场戏?在这孤单角色里?对白,总是自言自语,对手,是回忆,要什么结局?自始至终全是你,让我投入太彻底!故事如果注定悲剧,何苦留给我,相聚和别离?没有星星的夜里,我用泪光吸引你,既然爱你不能言语,只能微笑哭泣,让我忘了你......没有星星的夜里,我把往事留给你,如果一切只是演戏,要你好好看戏,心碎只是我自己......”路易斯和沙慈一边吃着东西,听着歌,路易斯突然放下手里的薯片,有些难过的看着正在给她继续下单点食物的沙慈说道:“沙慈,今天的歌手,似乎有心事的样子呐,他的歌听的我心好疼!”沙慈忙停下手里的动作,拿出纸巾递给路易斯:“好了啦,路易斯,只是个唱歌比较走心的歌手而已,不过确实很好听的说!”“是谁导演这场戏?在这孤单角色里,对白总是自言自语,对手都是回忆,看不出什么结局!自始至终全是你,让我投入太彻底,如果故事注定悲剧,何苦给我美丽,演出相聚和别离?!没有星星的夜里,我用泪光吸引你,既然爱你不能言语,只能微笑哭泣,让我从此忘了你!没有星星的夜里,我把往事留给你,如果一切只是演戏,要你好好看戏,心碎只是我自己!没有星星的夜里!我用泪光吸引你!既然,爱你不能言语只能微笑哭泣让我从此忘了你!没有星星的夜里,我把往事留给你,如果一切只是演戏,要你好好看戏,心碎只是我自己!是谁导演这场戏?是谁导演这场戏?”

  一曲终了,路易斯已经泪流满面,哭着说:“那个歌手绝对有故事!我一定要知道!呜呜呜~”另一边,娟江在角落里听着旋律也是相当的不好受,助手也是好心的连忙递上纸巾。约翰一曲唱罢,看见台下的食客们心情都不好起来,顿时老脸一红,连忙示意乐手们继续演奏一首欢快的舞曲,然后拿着酒杯下台各个桌子串桌道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