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否:执天下 > 第二十四章 考学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考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连着好几次,盛纮听到叶提这种话,都有点下意识起反应。

  又来?

  却不好发作,毕竟叶提还没说什么呢。

  “且说说看。”他谨慎道。

  “我院里的富桂和他哥哥,这两人的身契,我想买来,望舅舅应允。”

  盛纮有些奇怪,也有些好笑,“旁人是少年慕艾,与父母家长要的是屋里女使的身契,你倒是个异类,也罢,什么买不买的,送你便是,还有什么要求,一并说了,等到汴京,公务有一段时间忙。”

  叶提摇摇头,“谢舅舅,暂时就这个。”

  盛纮点头。

  他愈发地觉得自己这外甥,世故远超同龄人。

  那要求,说完了;接下来,该是要赠的话。

  他心提着,暗暗准备。

  只见叶提拱手作揖,朗声道,“舅舅,事不能拖,话不可多,家中一应刁仆恶奴,可以着手处理了,方才舅舅于卫小娘屋中,不觉冷吗?”

  盛纮瞳孔微一收缩,细细回想体会,随即怒火吞噬理智。

  卫小娘刚分娩啊。

  “恶奴!这起子恶奴!”

  他咬着牙,话似于牙缝间蹦出。

  卫小娘屋里的情形,不可能再是内宅哪个主子的手笔,至少叶提是这么觉得,也是这么点拨便宜舅舅的。

  ……

  两日后,运河码头

  难得的冬日暖阳,站在阳光,各个身上暖烘烘的。

  “知州大人,明达兄,诸位同僚,万分感激,不必再送。”

  盛纮笑着朝面前诸多扬州府的官员不停拱手。

  通判其实就是皇帝的眼睛,职责就是‘监视’知州的一言一行。

  这些年,盛纮于扬州官场,虽不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但能帮一把的也会帮一把,所以有这些人来送,也不稀奇。

  吴知县目光扫过盛纮身后的三个少年郎,停在叶提身上,“盛兄,京中再见。”

  这话明明是说与盛纮,叶提总觉得这人暗指他。

  宋朝官制,分‘官’与‘差遣’,‘官’可称正官、本官、阶官或寄禄官,只用作定品秩、俸禄、章服和序迁的根据;‘差遣’才是官员担任的实际职务,又称职事官。

  吴知县,知县这名头一听就是差遣。

  听语气,此人的‘官’该是在京中。

  叶提眉头皱了皱。

  至于吗?

  不就抬了个杠嘛。

  “京中见,京中见,各位,留步,留步。”

  盛纮爽朗轻快的声音渐远渐低。

  盛家除了极小部分产业,尽数迁离扬州府,往汴京去。

  叶提跟在队伍后方,身边丹橘提溜个行李,里面存着贵重物件,其余的皆已提前搬上船舱。

  原世,远洋货轮都体验过,古代的木制大船倒是一次感受。

  盛家并不缺钱,或者说盛氏一族不缺钱,逢年过节,那盛家大房,金银钱宝都是整箱整箱地拉入盛纮家。

  因此,此去汴京包下的这船不仅大、结实,更精美。

  跟着队伍上船,听完盛纮的训话,家里哥儿姐儿各自回各自房间。

  船再大,可也不抵宅邸,主人仆人的房间都有紧挨着的,一言一行都得注意。

  平稳地过了一个白天,临近日落黄昏,叶提照盛纮之前的吩咐,拿着一副自己觉得还不错的字去找便宜舅舅。

  这字,他自己是满意,可他也能想到待会是如何一番‘羞辱’。

  太出众就是不好,‘报应’来了!

  盛纮这两日会轻松些,后面估计要着手上任的准备工作,闲着也是闲着,便提出考较家中孩子学问,不光是叶提、盛长柏、盛长枫,盛华兰、盛如兰、盛墨兰、盛明兰都得参加。

  宋代,女子接受教育,当然,指的是大户人家的女儿,除了官方途径排斥,其余途径和机会都不少。

  由此也涌现一批女性诗词大家,比如李清照。

  盛家女儿,起初是各凭兴趣,想学,家里可以提供机会,实则仅是嫡女有机会;后来,总爱与长房争个高低的林小娘,一番软语哀求,想盛墨兰也加入学习的行列,那大娘子自然不允,可争宠也争不过,那干脆掀桌子。

  你房里的庶女要学是吧?

  行,家里的庶女都来学。

  不就学嘛,她还落个好名声。

  为此,林小娘面上支持,暗地恨了好一段日子。

  她求盛纮给盛墨兰学的机会,是希望增加盛墨兰未来择婿的优势,叫外人可以明显看出她的女儿与旁人的不同。

  “千字文都背不好,丢人现眼的东西!”

  叶提在女使的带领下,才进来,就赶上盛纮发火,他心里不由地咯噔一下。

  “提儿来了。”

  见叶提进来,盛纮声音温和了些。

  不过,示意叶提侯在一边,再看向盛如兰时,又是一脸阴云,“回去好好背,明日我再查,再背不好,那就罚抄。”

  盛如兰小脸霎白。

  她才背到哪到哪儿啊。

  这一晚,够什么使的?

  不等她开口请求减少背诵内容,下一个考较的对象盛墨兰上前。

  相较之下,盛墨兰何止熟练流畅。

  显得盛如兰更不像样,惹得盛纮又瞪了她几眼。

  最后一个,明兰小丫头半篇千字文也背得不错。

  女儿的考较完成,下面便是三个哥儿。

  “回去好好用功。”

  盛纮照惯例让盛华兰他们先回。

  叶提明显感受到盛墨兰往他瞄了眼,后就听她说道,“父亲,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女儿想留下看看哥哥们的学问。”

  很突兀的请求,以往可没这个环节。

  盛纮微一皱眉,并未怀疑墨兰的动机,目光反投向叶提、盛长柏和盛长枫三人,“你们觉得呢?”

  毕竟是家中哥儿,该顾及的面子还是得照顾着。

  盛长柏纹丝不动,面色坦然,他向来肖外祖父王老侍郎,沉稳老成。

  盛长枫像是早有准备,迈步上前,拱手道,“墨兰有心进取,不妨留下听听。”

  只剩叶提了。

  叶提立在原地,腰背挺直如松,甚是飘逸清奇。

  家里几个姐儿,尤其是盛华兰,立刻移开视线,只有盛明兰,憨憨地盯着叶提。

  俊脸露出笑容,叶提看向盛长枫,众人只听他问道,“数日未一同去求学,却不知,枫哥儿是否学完《中庸》?”

  他话里有话。

  是提醒盛墨兰,你哥起码是学到《中庸》的,你《孝经》学完了吗?

  盛纮最快反应过来,看向盛墨兰和盛长枫,目光微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