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准备逃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越发地深黑。

好似有一层看不见的浓雾,遮蔽住了漫天晨星。

楚策抱着怀中的油纸包,小心翼翼地行走在泥泞的街巷。

汗臭混杂着屎尿臭涌入鼻腔,让他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入目随处可见衣不蔽体,瘫倒在路边的流民,他们中运气好的能多熬一个夜晚,运气差的明日便会被砌进墙里,永远化为这座城池的一部分。

再往前走些,便是一排排紧挨在一起的棚屋,每个不过四五平方大小,拥挤、逼仄。

楚策的家,便是这密密麻麻棚屋中的一栋。

怀着沉重的心情,楚策穿过拥挤人群,顶着诸多不怀好意的觊觎目光,来到了自己家门前。

突然,他脸色大变!

棚屋前原本锁好的木门不知何时已被打开,正随着风晃荡。

“小薇!”

楚策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一个箭步冲进房内!

当看见蹲在墙角,双手抱膝的瘦弱小女孩时,他才松了一口气。

听见动静,小女孩抬起头,清秀的小脸蛋上还残留着泪痕。

楚策连忙跑上前去:“小薇,你怎么了?没事吧?”

“哥,我没事。”看到楚策,楚薇眼睛一亮,伸出灰扑扑的小手抹了一把眼泪,磕绊道:“我只是有点想爹娘了。”

楚策没有说话,只是上前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楚薇的小臂、额头上都有擦伤的痕迹,当即又惊又怒:“小薇,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不小心摔了”

楚薇还想遮掩,但她飘忽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

楚策内心叹息,也不逼迫,只是柔声道:“小薇,发生了什么跟哥说说好吗?是不是李聚福派人来了?你放心,哥绝对不会冲动。”

听到楚策温柔的声音,楚薇再也忍不住,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就顺着小脸往下落。

“哥我不知道,刚刚来了好多人,在外头又砸又踹,门都坏了,他们进来后把床底的馒头都给拿走了,小薇想拦,但他们跟疯了一样,小薇拦不住呜呜”

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楚策内心心疼极了,连忙安慰:“小薇不哭,那些馒头本来就又冷又馊,他们要就给他们,下次你不准再做傻事,懂了吗?”

“嗯嗯。”

虽然嘴上答应,但小姑娘依旧眼眶泛红,满脸的委屈。

突然,楚薇又弱弱地开口了:“哥,要不,要不就让我嫁到李家吧,这样我们也不用”

“小薇!”

楚薇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楚策面色铁青,斥责道:“李聚福是个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这事以后你不准再想!”

似乎是被楚策的严厉吓了一跳,楚薇小嘴瘪起,眼中顿时涌起一阵水雾。

楚策猛然一惊,心说自己怎么把郁气发在了小妹身上,连忙上前摆手道:“不说这些了,来小薇,看哥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

说着,他伸手打开了怀中的油纸包,里头是两个热腾腾的大包子,刚一打开浓郁的肉香便传了出来。

闻到香味,楚薇猛地瞪大好看的杏眼,眼泪在眼珠子上转了一圈又溜了回去,惊呼道:“肉包子!哥!你上哪搞来的?!”

“嘘!”

楚策做了个小声的手势,轻笑道:“今天多发了些铜板,哥特意买回来给你尝尝鲜。”

“哥!太浪费了!”楚薇喊道,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盯着楚策手中肉包。

色白面柔,隐约可见其下饱满的肉馅,淡淡的热气从面皮上升起,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咕咕。”

还没说话,楚薇的身体便先有了反应。

楚策哑然失笑,将油纸放在桌子上摊开,宠溺地揉了揉楚薇的头,笑道:“快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嗯!”

楚薇迫不及待地抓起热乎乎的肉包,小心翼翼地咬上一口,没咬到馅,她扭头看了楚策一眼,又低头咬了一大口。

顿时,肉汁连同油水一起流了出来,楚薇轻轻一嗦,便全部吸进嘴里,她幸福地闭上眼,小脸上是说不出的满足。

“哥!你也吃!”

“好!”

楚策面带笑意,也接过一个包子,但只咬了一口,就没再吃。

他看着双手抱着大包子。阿巴阿巴吃着正香的小薇,眼神逐渐变得坚定。

现在,楚策有两个选择。

稳妥点的,是带着小薇逃出天狼城,运气好些,或许不久便能找到新的城市定居。

当然,也有可能遇上妖魔,和他们父母一样葬身妖腹。

是非祸福,全靠天命!

第二个选择,则是依靠他的金手指。

佛像要供奉跟超凡有关的事物,才能让他获得力量,但妖魔、鬼怪、灵药,这些离普通人实在太远,又何论楚策这个流民?

是以,即便这五年来,楚策从来没有放弃打听,也依然少有关于超凡力量的消息。

但就在前不久,他从一起做工的工友那里,得知城内出现了一处鬼域,楚策便开始收集辟邪道具,想能不能碰碰运气狩猎到一只低阶妖魔。

不过,即便是最低级的妖魔,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应对的,所以这个方法,实在太过冒险!他也一直没能下定决心。

所以思来想去,楚策还是准备实施第一种方法。

不是他怂,而是他不知道没了自己,小薇会多么伤心,又该如何生存!

他不敢想!

于是楚策在下工后,便准备好了食粮以及野外求生的小工具。

他甚至规划好了行进的路线,沿着北商道直行,出了巡逻军保护范围就转入丛林,依靠运河确定方位

但是当看到小薇,看到她快乐纯真的脸庞,楚策的心中却又升起浓浓的不甘!

凭什么?

凭什么因为一头蠢猪随意的一个念头,自己和家人就要再度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凭什么自己勤勤恳恳,努力工作,却连基础的温饱都没有?连最亲近的家人都保护不了?

他恨!他怒!他不甘心!

楚策的心中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烧!像是有上千只虫蚁在啃噬着他的理智!像是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

“你是要当一辈子的懦夫吗?”

楚策的面孔微微狰狞,他感到自己的内心在怒吼:“去他妈的!谁爱当谁当,老子不当!”

这声音是如此地剧烈,仿佛要冲毁他的理智!让他变得像一无所有的赌徒一样,拿自己的生命去进行最后的豪赌!

“哥,你还好吧?”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楚薇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哥,你怎么不吃?”

“我”

面对小薇的关心,楚策握紧的拳头一下子就松开了。

他终究不是一无所有的赌徒,他还有小薇。

理智恢复,楚策幽幽一叹:

“小薇,收拾东西,我们今晚就离开天狼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