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级震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夫人,请冷静,你可还记得那怪物的模样?”

一刻钟后,李家大院内。

李聚福的尸体被随意蒙上一层白布,丢在房间角落,身穿精铁黑甲的天狼军甲士挤满了院子,正挨个询问大院中的女眷、下人。

“我,我不知道,那怪物太快了,我只记得它大概一人高,浑身长满了黑毛。”

李聚福的小妾双目无神,整个身子还在不自觉地微微颤抖。

“那财物呢?家中可有丢失财物?”

“没,那怪物在,在杀死老爷后,便破窗离开了”

甲士微微点头,接着起身,来到院中一位中年男人身旁,恭敬道:“萧大人,审讯的记录都在这了。”

“嗯。”

萧天策微微应了一声

此刻他的心情十分糟糕。

夜半三更,本是躺在自家大床,搂着娇妻安然入睡的时辰。

但天狼军那帮饭桶,竟然让一个妖魔闯入了居民区,上级雷霆震怒,责令他这位狩魔司经验最老道的校尉立刻行动,三日内务必破案。

迫不得已,萧天策只得在妻子幽怨的眼神中出了门。

现在想起来,他还是很气。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收拾好心态,着手调查了。

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原本,他以为这妖魔不过是阴气从自然诞生的一只黑僵,守卫疏忽下让其溜了出去。

但仔细盘查后才发现,这黑僵不简单!

先是虚张声势骗过守卫冲出包围,紧接着一路上有意识地隐藏身形,杀完人后行踪又变得诡谲不定,将一众甲士耍得晕头转向。

这一切无不表明着,这具黑僵具有极高的智能!

“那妖魔一路行踪明确,目的性极强,又不为钱财,那只能是仇杀了。”

萧天策这样分析着,让手下去调查李聚福的仇家,同时派专业人士追踪逃亡黑僵的足迹。

然而很快,两条路就都堵死了!

首先,关于李聚福,这货简直就是贪污受贿、剥削下民的集大成者,三十铜的工钱,他自己先吞一半,剩下的再找各种理由克扣。拿尸体来换银子的,也是老规矩,他先找借口吞一半,其余再按心情给。

同时,仗着自己有个主簿舅舅,强抢民女、欺行霸市的事也没少做。

可以说,想他死的人围起来,起码能凑一百桌麻将!

至于那只黑僵的踪迹,更是让萧天策直呼好家伙,他在杀人后竟然绕了一大圈后,重新回到了那片鬼域!

这下没办法了,萧天策只能采取最朴素无华的方法。

他直接召集了五百天狼军士,将鬼域包围,开始一寸一寸地清扫。

这些军士个个都是顶尖武者,是城中数一数二的好手,又装备精良,想必那鬼域中的小妖翻不起什么大浪。

这般想到,萧天策也安心了不少。

然而,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等到整块阴气区域都被扫荡一空,所有尸鬼都被杀死,却依然没有发现那只黑僵的踪迹!

特么就这么点地!能跑到哪去?

暗道?还是阵法?

萧天策内心郁闷,只得让人继续来回仔细排查。

“唉,这件事情看来没那么简单啊。”

他坐在石板凳上,望着繁星点点,长叹了口气。

最近天狼城内明显多了些不安分的家伙,风雨欲来啊!

“大人!”

突然,一位甲士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萧天策眉头一皱:“何事如此慌张?”

“大,大人!我们在鬼域发现了一个人!”

“嗯?”

“活人!”

“什么?!”

萧天策一下从石板凳上弹了起来!

黑,漫无边际的黑,冷,深入骨髓的冷。

当楚策恢复意识后,这便是他全部的感受,宛如坠入了一座深不见底的冰窟。

这时,楚策隐约间听到远处传来惊诧的喊声:

“这人还有心跳!这是个活人!”

“大人!大人快来啊!这里竟然有一个活人!”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一道沉稳的中年男人声音响起:

“阴气入体,神魂已失,只怕命不久矣,快取还阳丹来!”

“还阳丹?!大人,这只是个流民”

“多嘴!大人的命令需要你来质疑?速去!”

“是是!”

杂乱的脚步声如同密集的鼓点,震得楚策脑袋生疼。

忽地,一颗圆润的珠子被人塞进了他的口中。

微苦,带着丝丝草药香气。

紧接着一只粗糙的手掌握住他的下巴轻轻一捏,那丹药便顺着喉咙滚下。

顿时,犹如一团火焰在他胸口燃烧,沿着四肢百骸扩散,与周身寒气一碰,瞬间就如同两方兵马一般搏杀在了一起,不多时,冰与火开始中和,楚策整个人就像泡在温泉里面一般,很是舒服。

随着一声轻微的呻吟,楚策睁开了眼睛。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的脸庞。

面如刀削,鼻如鹰钩,眼睛像是秃鹫一般锐利。

“小兄弟,你感觉如何?”那中年男子开口关心道。

楚策活动了一下身子,没有任何异样,甚至脑海中也不再昏沉,他用手撑着从地上爬起,惊奇道:“大人,这是何种丹药竟如此神异,小人已感受不到丝毫寒意。”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这是我天狼军特制丹药,不仅能驱散阴气,更能补充人体气血,对常人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楚策一惊,连忙拱手道:“多谢大人。”

“不必客气。”中年男子挥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小人楚策,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我姓萧,名天策,你可直接唤我名字,小兄弟,你为何会晕倒在这鬼域之中?可还记得晕倒前发生了何事?”萧天策询问道。

我晕倒前发生了何事

楚策低头,默默陷入了回忆。

回忆很散、很乱,他记得自己在供奉四具尸鬼化为黑僵后,瞬间就被狂暴的杀意冲垮了理智,一切行动都像是在追逐本能,他靠着最后的一点神智,驱使自己的身躯来到了李家大院,一巴掌拍碎了李聚福的脑袋。

之后他便彻底失了心智,在这天狼城中狂奔躲避甲士的追袭,等待魔性即将消耗殆尽之时,自行返回了这片鬼域。

“看来变身黑僵是有时间限制的,等到魔性发挥完,便会变回原形”

楚策想通了其中关窍,内心顿觉一阵后怕,若不是萧天策带人来清扫鬼域,只怕变回人的他已经要被这里的阴气活活冻死。

将脑海中的思绪整理完毕,楚策开口了:“大人,我只是一个前来‘做工’的流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