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替罪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人一路小心翼翼躲避尸鬼,但突然,只听见一声野兽般的大吼响起,紧跟着小人脑子一沉,便什么也记不住了”

“大人,这就是事情的完整经过了。”

楚策将进入阴气区域后的事大致述说了一遍,当然,他省略了有关佛像和黑僵的部分,只用晕倒糊弄。

听完楚策的描述,萧天策露出了失望的神情。

楚策的话,说了等于白说,几乎没有任何帮助。

“不过照你所说,为何那些尸鬼却对你熟视无睹?并不发起攻击?”

萧天策突然出言问道,吓了楚策一跳。

他内心暗叫不妙,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事忘了。

他头上的避鬼符早就不见,自身又是年轻小伙,气血不说旺盛也总比老者妇女强得多,不可能不引来尸鬼。

楚策不知如何解释,干脆装傻充愣:“回大人,小人这就不知了,可能是小人运气好吧。”

“嗯”

萧天策又低头思量了半晌,忽地抬头笑道:“许是你身上阴气太重,被那些尸鬼当作同类也不一定,亦或是那黑僵出世,将那些家伙吓傻了。”

楚策内心紧张,面上却不变,连忙道:“大人说得是。”

“好了,最后一件事。”萧天策拍着楚策肩膀,“待会你去找记述官登记一下住址,这段时间不要轻易离开。”

楚策内心一凛,这是要监管自己的行踪啊。

不过他对此事也早有预料,只是道:“大人,小人的行踪暂时还没确定。”

“喔?”萧天策眉毛一挑,“怎么说?”

楚策不卑不亢道:“回大人,如果这次做工算完成的话,那小人大概会拿着赏银去山河帮学拳,如果不算完成的话,那小人便会和小妹留在平民窟,也不知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听了楚策的话,萧天策哑然失笑:“你小子倒是机灵。”

说着,他挥手唤来一个兵士:“来人给这位小兄弟取五十两白银!”

萧天策竟然一口气赏了楚策五十倍的赏金!

要知道通常这类奖励只有十倍,就算危险程度高,大多也只会提到二十倍。

楚策心中大喜,连忙拜谢:“谢大人恩赏!”

“呵呵不必。”萧天策笑了一声,“这钱也不是白给你的,后续或许还会有调查需要你配合。”

楚策连忙答应:“大人有任何事尽管找小人!只要小人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

萧天策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道:“好了,你可自行离去,我还要好好思考一番那黑僵究竟藏哪去了。”

楚策听见对方果然在追查自己,内心一跳,赶忙告退离去。

等楚策走远了,一旁一个做道士打扮的年轻男子忍不住上前问道:“大人,就这样放他走了?”

“怎么?天羽你觉得此人有问题?”萧天策淡淡道。

“倒也不是”卓天羽有些迟疑,“在下只是觉得那小子出现得太过蹊跷,为何偏偏在黑僵逃回鬼域后,恰好被人发现,应该细细调查一番才对。”

萧天策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天羽啊,那流民我已经彻彻底底检查过一遍,身上没有任何妖魔气息。你换个角度想,并不是那人出现得蹊跷,而是因为黑僵的诞生,吸走了周围的阴气,他才得以幸存。”

卓天羽目露恍然:“原来如此!可既然其已经没有嫌疑,那为何大人还要他留下住址呢?”

面对卓天羽的疑惑,萧天策忽地沉默了。

良久,他才叹了口气:“我们自然知道他是无辜的,但其出现确实巧合,若最后抓不住妖魔,也只能”

萧天策没有再说,但卓天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同时,他也理解了为何这位大人为何适才会如此大方。

卓天羽遥遥看了眼楚策消失的地方,轻叹一口气。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

同一时刻,楚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选中作为潜在的替罪羊。

现在的他,只将对方当作除魔司一位人好的官爷,心情愉悦地行走在夜色下。

感受着怀中沉甸甸的白银,楚策心“砰砰”直跳。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钱!

这可是整整五十两白银啊!

就算他不吃不喝,也得整整一年才能挣这么多钱!

有了这些钱,不仅能带着小薇大吃大喝一顿,更能加入帮会学武,通向超凡!

说是他的命运要从此改变也不为过!

不过,兴奋之余,楚策内心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这担忧来源于他的金手指。

这门金手指比他想象得要危险得多!

他能感受到,那些魔性并没有消失,而是依旧潜伏在他的身体内,只不过是暂时耗尽了力量,在养精蓄锐罢了。

一旦恢复,若届时他无法压制住魔性,将会再次变成那只没有理智的怪物!

而这还不是最糟的,关键是在变身黑僵结束后,就算他没有被闻讯赶来的天狼军甲士杀死,也会被黑僵残留的阴气活生生“冻”死。

适才若不是萧天策救治,他依然阴气侵体,神智消散了。

这般想到,一缕忧色浮上了楚策的脸庞。

正当他默默思量着对策之时,突然一道瘦弱的身影从侧面走出,同他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这天太黑了,我没看清!”

那人连声道歉,转身欲走,但楚策却眉头一皱,右手闪电般扣住那人手腕,反手一翻!

“啊!”

但听得一声惨叫,一枚碎银从那瘦弱汉子手中滚落。

楚策露出了奇异的神情。

没想到他竟然遇上扒手了。

这些家伙在流民中并不少见,不过很少会对其他流民下手,眼前这家伙估计是看楚策胸前鼓起,上来碰碰运气。

“啊!对不起!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小的以后再也不敢啦!”

被扣住手腕,那人条件反射般地开始求饶。

楚策没有说话,他只是定定地看着那汉子。

我拼死拼活,九死一生才得到的赏银,你一个游手好闲的寄生虫,凭什么来偷?

万一真被你偷走了,那我岂不是又要跌入万丈深渊?

是不是又要重复城墙上的劳作?小妹又会不会被下一个李聚福盯上?

想着想着,淡淡的血色覆上了楚策的眼眸。

突然,他手腕猛地用力,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在平民窟内响起!

“啊!!!”

楚策一惊,眼中恢复了清明。

定睛看去,不知何时,眼前瘦弱汉子的手臂已经九十度弯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