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山河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一觉,楚策睡得很香,也很沉,等到太阳都快照到屁股时,他才幽幽醒转过来。

楚薇早就在一旁眼巴巴地等着了。

不过此刻她的小脸上有些疑惑,疑惑中还带着些委屈,似乎是想不通楚策为什么不跟自己一起睡。

难道哥嫌弃自己?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她这点小心思,几乎全写在脸上,一眼就被楚策看透了。

“哥昨晚忙了一个晚上,身上都是汗味。”

楚策笑着解释道。

对于这个理由,楚薇很不满意,她显得有些生气:“哥!我又不会嫌弃你!”

楚策微微一笑:“好啦不说这些,我们上街去!”

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很快注意力便被转移,楚薇兴奋地叫了一声,迫不及待地便拉着楚策出门。

棚屋外,那孙海竟然还在,看见二人出来,冷哼一声:“想去哪?”

“去吃饭。”楚策斜了他一眼,“怎么?你要帮我们去买?”

孙海被噎得说不出话,只得冷笑道:“别想跑,不然我第一个打断你的狗腿!”

楚策懒得跟他计较,拉着楚薇就往外走。

一路穿过脏乱逼仄的小巷,等出了平民窟,顿时四周便热闹起来,少了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的流民,多了人来人往的商贩,总算是有了些生活气息。

兄妹俩先去买了六个包子狠狠吃上一顿,吃得肚子都撑不下才作罢,往日狗眼看人低的包子铺老板见楚策掏出银子,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到了地上,立时便换上了一副笑脸。

接着楚策又带着楚薇一人买了一套新衣,这下外人也看不出二人的流民身份。

“哥,咱穿这样回贫民窟会不会太显眼啦?”

“傻薇薇,咱们还回去干啥?”

“对哦!哥你现在有钱啦!”

楚薇放下心来,兴高采烈地挑选起心仪的物件,但总归是穷惯了,转了一圈才买了件小发钗,小心翼翼地收在怀里。

跟在他二人身后的孙海看傻眼了,暗暗泛着嘀咕,心说这穷小子哪里来的钱?

但楚策可懒得理会这个狗皮膏药,反正甩也甩不掉,倒不如坦诚一点。

就这样带楚薇逛了一圈,楚策领着她来到了山河帮的驻地前。

跟看门的成员交代了一番来龙去脉,对方也就爽快地放楚策进去了。

这一幕再次震惊了孙海,他大张着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这小子什么时候攀上了山河帮!这下可如何是好?!”

“山河帮连老爷都惹不起,他一个小小流民”

“不对!不可能!这厮一定是耍了什么诡计!不行!我得赶紧去通知老爷!”

孙海暗暗咬牙,忙不迭地朝李家大院跑去,他习武十数年,跑起来飞快,不一会院外的白墙便出现在视线。

不过今日的李家宅院似乎有什么不同,太安静了。

但孙海也没有多想,一把推开门:“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

突然,他整个人犹如石化般愣在原地。

院子中间,是披麻戴孝的少爷和小妾,周围则是护院和仆人,他们面容悲戚,跪拜在李聚福的卧室前,听到动静,皆回头冲着孙海怒目而视。

“孙海!你他娘的发什么疯?还不快过来跪下!”

管家怒斥道。

孙海感到自己犹如被一道惊雷劈中,脑中一片浆糊。

“这这这”

这时他的大哥王猛赶紧把他拉到一旁:“噤声!”

孙海难以置信:“老爷他”

“死了!”

“死了?!”

“给一只妖魔闯进院子,一拳拍碎了头!”

王猛脸色惆怅:“老爷这一死,底下几个少爷估计要挣得不可开交,咱哥俩的好日子也到头啦!”

然而孙海却无暇顾及大哥的话,他满脑子都是昨晚楚策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只觉得一股寒意直冲天灵,浑身上下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同一时刻,山河帮内。

“楚兄弟,你竟然真的活下来了!而且一日不见,为何你的气血竟壮大了三成有余!”

魏雄对着楚策左瞧右看,上下其手,满脸惊奇。

楚策被他瞧得不好意思,赶忙解释道:“我那日从阴宅出来,遇上个好心的官爷,喂了我一颗还阳丹。”

“啧啧,”魏雄连声赞叹,“倒是一番不小的机缘,对了,那些官老爷给了你多少赏钱?”

“五十两银。”楚策老老实实道。

“不错,不错。”魏雄上下打量了一番楚策,笑道:“我既然让你来找我,自然不会跟其余人一般价钱,这样吧,入帮费就只收你二十两银,剩下的钱你留着,卖点肉食,好好补补身子!”

楚策连忙抱拳:“多谢魏大哥。”

“诶,不必。”魏雄笑着摆手,“入了帮,便都是自家兄弟,来,我先带你熟悉熟悉帮中情况。”

听了这话楚策心中一暖,虽然知道魏雄是看中他身上的潜力,但他内心依然感激不已。

“这是我帮中藏书阁,当你成为正式帮众后,便可消耗帮贡进去浏览;这边是我们的休息区;这边呢,则是演武场,也是你们这些新人打交道最久的场地。”

魏雄带着楚策兄妹俩饶了一大圈,最后来到一片空地,这里足有四五百平方,左边摆放着刀枪棍棒等一众武器,右边则有草人、石球等练武器具。

此时这里已经有不少帮众正在练武,粗略看去起码有上百人,最中心站在一个赤裸上身的大汉,正在场中来回巡视,时不时怒喝:

“腰板挺直!拳法讲究气通入神!你们这一个个软绵绵跟个毛毛虫一样,能通什么神?”

“用劲!用劲!我八十岁的奶奶出拳都比你们有力!”

“怎么?这么点太阳就开始喊累了?嫌累就滚,回家躺在妈妈怀里好好休息!”

那人气势如虹,眼如雄狮,魏雄在一旁笑道:“这就是我们的习武教头,洪铁山,负责传授新人拳法,他为人颇为严厉,楚兄弟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

楚策应道:“魏大哥放心。”

他平日在城墙上做工,不知比这累多少倍,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这便好。”

魏雄点头,带着楚策上前向洪铁山介绍了一番。

洪铁山似乎有些惊讶魏雄亲自带人来,但也没有多说,只是点了点头。

“好了楚兄弟,你便先随着洪兄习武。”

“我的小妹”

“楚兄弟放心。”魏雄笑道:“帮中有不少女眷,还有些糖果瓜子,小薇一定会喜欢的。”

楚策这才放下心来,内心对魏雄更加感激。

看着二人走远,楚策走过身子,对着洪铁山恭敬道:“教头好。”

“嗯。”洪铁山点头,“你叫楚策是吧?可不要以为你是魏当家介绍来的,我就会对你放宽要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