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私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名甲士大步上前,“框框”两声就将楚策拷了起来,山河帮的其余帮众眼睁睁看着,眼中都有怒意,但却无可奈何。

毕竟狩魔司,地位实在太特殊了。

这种没证据单凭怀疑抓人的事简直是家常便饭,甚至为了杀一个妖魔坑杀上百无辜平民的事都时有发生。

楚策内心发苦,但也挣扎不得。

唯一让他略微心安的是,按之前萧天策所言,对方只是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

深吸一口气,楚策回头大喊一句:“魏大哥,帮我照顾好小薇!”

魏雄郑重道:“楚兄弟放心!”

交代完毕,楚策便老老实实地跟着押运的甲士,出了帮派的院子。

一路上,他都在内心默默盘算着待会的说辞。

想了半天,他决定装傻充愣,就咬死自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

一行人很快便来到了狩魔司的总部。

这是个气派的大院,穿过正厅,沿着一条隧道一路往下,有一个密闭的房间。

这里是狩魔司专门审讯犯人的地方,房内只摆着两张木椅,一张方桌。

此刻,已经有一位年轻道士等在里面了,楚策认出了对方就是之前跟在萧天策身后的那人,似乎是叫做卓天羽。

看见他二人,卓天羽显得颇不自在,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却被萧天策抬手制止了。

“进来。”

萧天策冷声道,示意楚策在眼前的椅子上坐下。

待他坐好,又冲二位押送楚策的甲士道:“这里我来负责,你二人出去。”

“是!”

接着他又转向卓天羽:“你也出去。”

“大人!”

卓天羽猛地上前一步:“此事我认为还想从长计议”

“出去!”

萧天策的声音并不大,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以及不容置疑的坚定。

卓天羽脸色微白,沉默了好半晌,还是默默退出了审讯室。

这下,狭窄的房间内,便只剩下了楚策和萧天策两人。

昏黄的烛光,照亮了萧天策阴沉的脸。

楚策的胳膊上泛起了一阵细密的鸡皮疙瘩,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连忙开口打算讲出自己准备好的说辞:

“大人!我是无辜的啊!那日我”

“我知道。”

萧天策打断了他,自语道:“我亲自检查过你,身上并无半点妖魔气息,况且那鬼域阴气浓郁,断不是一只小小黑僵能制造而出的,其背后必有更为强大的妖魔。

而至于那黑僵为什么会去杀李聚福,以及你为何能够生存二事也很容易解释,那黑僵诞生之时你正巧在他一旁,阴气怨念都被其吸收,故而失控之下本能地去往了李家宅院,杀了李聚福。”

这一番话,将楚策听得目瞪口呆,满肚子的说辞都憋了回去,他刚想多问,便听萧天策又继续说道:

“可惜,那幕后主使隐藏得太深,这三日来我已尽我所能,却仍一无所获。如今期限已到,我必须得给上级一个交代。”

萧天策的眼中是深深的无力、疲惫,以及浓浓的挫败,他轻轻拍了拍手,门外便走进一甲士,恭敬地递上一个铁盒、一张白纸、一支毛笔以及一小碟墨汁。

萧天策接过,全部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接着单独分出铁盒,轻轻打开,顿时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刑具显露了出来。

断指钳、竖锯、铁锤、烙铁,这些刑具有的锈迹斑斑,有的还沾着洗不去的暗红。

萧天策看了一眼,将一柄小锤取出,接着缓缓向楚策走去。

楚策突然意识到自己遭遇了什么,开始疯狂挣扎嘶吼:“你要做什么!你这是违法大乾律法!”

“对不起。”萧天策低声道,“我也有家人孩子要养。”

说着,他将桌上的白纸、毛笔和墨汁一起推到了楚策面前。

“认罪书已经给你写好了,签字画押,可少受些皮肉之苦。”

“你,你!我不签!我没有杀人!”楚策狂叫,束缚着他的铁链被挣得叮铃作响。

“放心,你死后,我会善待你的小妹,让她有个安稳的余生。”

萧天策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但很快,便被狠厉取代:“可你若是不签的话,那就莫怪我下手狠辣,我劝你不要心存侥幸,狩魔司的拷打手法,你不可能撑过五分钟。”

似乎是意识到萧天策心意已决,楚策彻底暴怒了,他恶狠狠一口唾沫吐出:“滚!狗官!你休想用我的命保你的乌纱帽!”

萧天策深深地看了楚策一眼,叹了口气。

他举起手中小锤,缓缓道:“我喜欢用这个作为开场白,它虽然小,但却能够轻易地敲碎人体任何一块骨骼。

我打算从膝盖入手,在第一下时你会感受到无法忍受的剧痛,你会尖叫,你会哭嚎,你的身体会不受控制地抖动,但那只是开始,接着我会一下下,缓慢而又精准地将你的髌骨完全敲碎,你甚至可以听到你的骨骼在碎裂过程中的呻吟”

楚策此刻早已面无人色,他的嘴唇灰紫,突然开始疯狂嚎叫:

“你,你这个疯子!来人啊!来人啊!有人滥用私刑!我,我要抗议!我,我要”

渐渐地,他的声音小了,因为他从萧天策脸色的怜悯看了出来,自己无论叫的再大声都是无用。

他瘫在椅子上,脸色比哭还难看。

楚策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些日子来做的努力,取得的成果,是多么的脆落,只需要上头的一句话,便能轻飘飘将他的一切都化作泡影。

“最后一个机会,签字。”

萧天策冰冷地声音落下,让楚策的瞳孔剧烈颤抖。

他看着眼前黄纸,只觉得上面的黑字一片模糊,枯草夹杂着血腥的气味传入鼻腔,让他直欲昏厥。

萧天策魔鬼般的声音继续响起:“你现在签了,我私人额外给你小妹两百两银子,同时接她住入城区,从此便再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辱她了。但你要是还挣扎,那么”

听到对方竟然用楚薇威胁自己,楚策目眦欲裂:“你要是敢碰小薇一根手指头,我决不饶你!”

“我也不想做这种事。”

萧天策语气惆怅,缓缓将白纸推到楚策面前。

“只要你签了,对大家都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