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密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逼仄的审讯室内,楚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不甘!

如果是三天前,他或许会真的对这个操蛋的世界绝望,为了小薇的幸福签字。

但眼下,好不容易接触到了武道,好不容易有了些成就,一切都在变好,自己却遭遇到了这种不公!

这叫他如何能够甘心?!

但是,要是咬牙不签的话

先别提自己能撑多久,从功利的角度来看,这完全就是临死前找罪受!而且还有可能连累到小薇!

楚策额头上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瞳孔中似乎有一只野兽在咆哮。

“考虑得怎么样了?考虑好了,就签”

“签你妈!”

楚策忽地一声怒吼,暴起一脚将面前的方桌踹翻,他喘着粗气,声嘶力竭:“狗官!你要我的命就来拿啊!想要我屈服,做你妈的梦!”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可以高高在上?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可以为了一己私欲,便随意操纵他人生死?

楚策的眼中满是暴戾,他就像是一头濒死的野兽,尽管知道已经难逃猎人的包围,但也绝不会放弃做最后一搏!

他这一生已经窝囊得够久了,在最后,他要站着死!!!

看着暴怒的楚策,萧天策沉默了。

他的眼中带着惊讶。

这么多年来,他用这种方法逼迫的犯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在胡萝卜加大棒的诱惑下,能够咬死不松口的本就没几个。

而像楚策这般,具有如此强烈反抗精神的,却还是第一个。

良久,萧天策缓缓开口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

说着,他也不再磨叽,一手掐住楚策肩胛,顶级武者的恐怖巨力爆发而出,顿时摁得楚策不得动弹,紧接着,另一只手高高扬起,朝着楚策的膝盖便狠狠砸下!

“大人!”

就在锤尖离楚策的膝盖不过十公分之时,一声焦急的大吼从门外传来!

萧天策的动作一顿,回头,卓天羽扶着门把手,气喘吁吁。

“我不是让你出去吗?”

萧天策面色冷厉。

卓天羽定了定心神,喘着气道:“大人!有,有发现了!”

“发现什么?”

“那处鬼域!”卓天羽似乎十分激动,他的语气飞快:“就在刚刚!我们派遣排查的一个流民无意间触发了一个机关,竟然打开了一座密室!

而且经过我们的反复比对,确实在那密室门口找到了那只黑僵的脚印!”

萧天策“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满脸震惊:“竟有此事?!”

紧跟着他忙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回大人!还差三刻钟到子时!”

“三刻钟到子时”萧天策回头看了眼楚策,微微犹豫后猛一咬牙:“我们走!”

说罢,拎起地上的佩刀,大踏步就往外冲去。

而卓天羽则是冲外头的两位甲士一挥手,吩咐道:“把这人身上的链子解开,带着一起走!动作快!”

“是!”

一刻钟后,楚策一脸懵逼地站在那处熟悉的鬼域前。

此刻,鬼域中的棚屋已经被尽数推平,阴气也消散了大半,尸鬼更是不见踪影,只有偶尔能看见还未燃尽的焦黑尸块。

事情发生得太快,从地狱到天堂,不过眨眼工夫。

但问题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现密道楚策可以理解,或许是鬼域中原有的妖魔的藏身之所,但黑僵脚印是怎么回事?

黑僵不特么是自己吗?!

难道那鬼域之中,原本就有一只和自己脚码一般大的黑僵?

这也太巧合了吧!

这时,一旁的年轻道士上来拍了拍楚策的肩膀:“别紧张,萧大人是半步先天境的武者,寻常妖魔绝不是他对手。”

想来,是这面白英俊的道士将楚策的不解当作了害怕。

“谢谢。”

楚策低声道。

“不必。”

卓天羽摆手:“不过分内之事罢了。”

虽然对方这么说,但楚策内心依然很是感激,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年轻道士最后带上自己,就是为了防止狩魔司内有些人沉不住气,像萧天策一样擅动私刑。

“不知道长姓名?”

“我叫卓天羽,灵霄宫游方道士,现任狩魔司除魔校尉一职。”

楚策默默将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不管如何都算是欠了对方一个人情。

适才倘若卓天羽稍微慢上半步,他的膝盖可就要被敲碎了。

“轰隆!”

远处传来一声巨响,手持巨锤的甲士破坏了一栋棚屋,露出隐藏在底下的地道。

“这就是那处密道吗?”

萧天策缓步上前。

“是的大人!小人之前按照各位官爷的吩咐,仔细认真地摸索了每一处角落,才终于在墙内暗格找到了这处机关,嘿嘿大人,不是小人说,若不是小人检查得细致,旁人想要发现这处机关是千难万难啊!”

萧天策身旁,一个衣衫褴褛的流民正带着讨好的笑容,喋喋不休。

萧天策微微点头,挥手道:“来人,赏银百两!”

一听这话,瞬间那流民脸上便笑开了花,连连道谢,脚步轻快地随着一名甲士走远了。

“我们也过去吧。”卓天羽对楚策说。

二人来到地道口,顿时一股难言的恶臭涌了上来。

一旁的萧天策正在询问甲士:“派人下去调查过了吗?”

“回大人,还没。”

“贪生怕死的废物!若是耽搁这些时间那妖魔跑了怎么办?”

萧天策怒骂一句,气冲冲地便往地道底下走,但走了没几步,又扭头喊了一句:“把那小子也带上!”

随着话音落下,便有两名天狼军甲士来到了楚策的身后。

见这一幕,楚策内心发苦。

他知道虽然突如其来的线索让萧天策暂时放了自己一马,但他依然没有摆脱危险。

只要底下抓不住妖魔,他还是要被拖出去当作替罪羊!

可是楚策心知肚明,萧天策不可能找到犯案的黑僵!

因为那黑僵确实就是楚策!

也就是说,自己的死期不过是延后几个时辰罢了!

而且,眼看马上就要到了子时,自己能不能压制住体内魔性还是两说!

怎么办?

怎么办!

忽然,看着萧天策挺拔的背影,楚策心中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他看了看地道,又瞧了瞧天色。

正是——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