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诡异世界开始 > 第23章 天狼城秘辛

我的书架

第23章 天狼城秘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晨曦划破黑夜,此起彼伏的鸟鸣驱散了寂静,为这片山林带来了生机。

“嘭。”

一条清澈的小溪边上,楚策将卓天羽的身子放下,整个人一下伏倒在地上,大口喝着山泉。

冰冷的泉水顺着喉咙流下,将火一般的饥渴消解,楚策顿觉一身的疲惫都消弭了大半。

他翻身躺下,看着郁郁葱葱的绿叶,叹了口气。

“奶奶的,这鬼森林怎么这么大!难道老子走错方向了?”

从午夜走到黎明,他走了整整三个时辰,期间还要背着卓天羽这个累赘,可把楚策累得半死。

但走走停停了大半夜,眼前除了树就是山,看不到半点人类生存的影子。

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他娘的是不是又穿越了!

明明那个地道也没多长,按理说他们应该还在天狼城附近,没理由走不出去啊!

正当楚策一头雾水之际,身旁突然传来了虚弱的呻吟:“水”

“你醒了?”

楚策眼睛微亮,连忙跑到小溪边用手捧起水,接着小心翼翼地喂到卓天羽的口中。

清甜的水珠润湿了干裂的嘴唇,这样来回了四五次,卓天羽终于恢复了些精神。

“饿”

他再次开口道。

楚策瞥了眼小脸惨白的卓天羽,无奈地耸了耸肩:“我也饿。”

卓天羽神色一下就黯淡下来,楚策见状抓了抓杂乱的头发,四处看了一圈,忽地合身扑在地上,伸手一捏,抓起一只又大又肥的白虫,朝卓天羽展颜一笑:“看我抓到了什么!”

接着,他双手一掐,熟练地拧掉了白虫的脑袋,将肥厚的虫身递到卓天羽嘴边:“吃吧。”

虫身接触到卓天羽的嘴唇,原本无精打采的他像是触电般猛地一颤:“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学名叫啥。”楚策嘿嘿笑道:“不过我们都叫它白胖子,平日里喜欢躲在树叶底下,白白胖胖的,可饱肚子了。”

“白胖子”卓天羽虽然双眼已瞎,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嘴唇都颤抖了起来:“你你给我吃虫子?”

“对啊!”楚策一脸的理所当然。

卓天羽没有说话,只是用尽全身气力扭动身体,浑身上下都在抗拒。

楚策眼中带上了一丝戏谑的笑意:“你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哦!我知道了,你是担心这玩意有毒吧?放心,这种大虫我起码吃了几百条了,没毒!”

说着,再次将白虫递给卓天羽嘴边:“来,快吃吧,营养可丰富呢!鸡肉味,不难吃!”

卓天羽本就雪白的小脸变得更加没有血色,要不是他现在连动弹的气力都没有,想来早就干呕出声。

而当虫子那被拧掉脑袋还在扭动的身体甩在他脸上时,卓天羽终于忍不住发出女人般的惊叫。

楚策忍不住笑出了声,笑骂一句:“小白脸。”

接着,一抬手将白虫丢进了自己口中,也不咀嚼,“咕咚”一下就吞了下去。

在外流离失所的那三年,他吃过的恶心玩意比这多多了,人一旦饿到了极点,那是真的会不顾一切地疯狂。

卓天羽从小在道观长大,是不会懂的。

白虫入肚,楚策也恢复了些精神,他又在四处找了找,倒还真给他找到了些果子。

又酸又涩,简直难以下口,不过所幸没毒,他就吃了一颗,剩下的全给了卓天羽。

二人吃完,总算有精力分析起现在的局势。

“我说天羽你应该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我看你也没比我大几岁。”

“嗯,叫吧,道观里面的师兄师姐都直接叫我的名字。”

“那好,天羽,你还记得我们在地道的时候,是朝哪个方向走的吗?”

“这我哪能记得。”卓天羽摇头,“那地道复杂至极,我又”

说到这,他默默低下了头。

楚策轻叹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

本是年轻有为的驱魔道士,忽地就瞎了双眼,这种打击,任谁也受不了。

“那就按我想的来吧。”楚策转回了话题,“十七区在天狼城的西南区域,那么只要红莲教那些人不是傻子,通往城外的密道便会尽可能地短。

简而言之,我们现在应该就处在天狼城的西南方向。

而天狼城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官道,也就是说我们只需往北或东走就行了。

但是我走了大半夜,却还困在这森林里,难道那些红莲教的人那么变态,修地道刻意饶了天狼城一圈?”

楚策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卓天羽微微沉吟,看了看四周,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的推断没有错,只不过这里离天狼城已经很远了。”

“这是为何?”楚策不解。

“你可知缩地成寸?”

“缩地成寸?!”楚策惊讶得差点跳起来,“那些邪教徒有那么大本事?”

缩地成寸他当然知道,小说中上古大能的神通,一步迈出便是上千公里。

想起那些衣不蔽体,全靠狂热战斗的乌合之众,很难想象他们会拥有这等能力。

“那些邪教徒自然不行,但是天狼城却有这个能力。”卓天羽缓缓说道。

“寻仙天朝建立初期,人族还未是这片大地的主宰,始皇统帅百万精锐亲征,一连斩杀了三十七只大妖,这才让天朝子民享有了一方安宁。

而这天狼城,便是为了镇压一只天狼所建。传说那只天狼的尸骸就埋于城底,而数千年前的修士们用那天狼的骸骨,在城下建立了四通八达的地道,在这地道中,一米可抵外界十数米。

只不过此事乃是秘辛,地道的入口也只有城中高官才有资格知晓,却不知怎地泄露了出去”

楚策悚然一惊:“你的意思是城中有内鬼?而红莲教的人其实是通过天狼城自己的地道进来的?”

“内鬼?”

“呃,内奸,我的意思是内奸。”

“嗯确实有这个可能。”卓天羽应道,歪着头似想到了些事情。

看着他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楚策笑道:“别瞎操心了,天塌下来有官爷们顶着,咱还是先想想该如何走出这片森林吧,若是按你所说,那我们现在算是彻底失去方位了。”

“嗯。”卓天羽应了一声,却依旧在原地不动,心不在焉地思考着什么。

楚策无奈,只好自己起身四处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食物,或是出去的路。

转了好一会,却只捡了些果腹用的果子和蘑菇,眼看着卓天羽已经消失在视线之内,他便干脆原地坐下,开始趁机思量起自家的金手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