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诡异世界开始 > 第25章 世外桃源

我的书架

第25章 世外桃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之中有精瘦汉子,也有青涩少年,身上大多穿着兽皮缝制的衣服,也有的是粗布麻衣,手中皆持着武器,不过种类繁杂,既有长叉也有弓弩,看起来像是一群鱼龙混杂的山匪。

不过为首一人却是颇为不凡,虎背熊腰,体格健硕,一看就是小有所成的武者。

少女蹦跳至那大汉身侧,指着狼尸,神情骄傲:“爹!你看!”

那大汉上前查看了一番,不由笑道:“月儿,你的箭法越来越精准了。”

夸赞完少女,大汉看向楚策,拱手问道:“小兄弟可是逃难至此的流民?”

楚策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原本还算完好的衣服因为和黑僵的战斗被搞得破烂不堪,到处都是尖锐的爪印,脸上也满是污泥,说是流民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他索性也就承认了:“阁下猜得真准,在下楚策,和朋友本打算前往天狼城逃难,不料半途遭了野兽,逃跑之余一时失了方向,才落得此般境地,倒是让诸位见笑了。”

他这一番话半真半假,倒也不易看出破绽。

听了楚策的说辞,大汉爽朗一笑:“在下沙安侯,也是流亡至此的难民,我等在附近建立了一座营地,若是小兄弟和你的朋友不嫌弃,不如随我们一同回去。”

楚策一听顿时大喜,连忙说道:“在下求之不得!”

接着,一众人接上了卓天羽,当沙安侯看到卓天羽的道士服和背后长剑时,显得非常惊讶,毕竟敢在外游历的道士身份都不低。

但他又瞧见卓天羽一身恐怖的伤势,便什么也没说,只是吩咐手下背上,接着从怀中取出风干的鹿肉分给楚策二人,两人对此自是颇为感激,连声道谢。

楚策跟着沙安侯,一路翻山越岭,越走越深,四周丛林树木也愈加茂密,那密集的藤蔓对普通人来说简直寸步难行

但沙安侯等人却早已习惯,只见他们娴熟地在树丛中穿梭,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让楚策不禁暗暗咋舌。

同时,那兽皮少女似乎对楚策很是好奇,时不时地回头偷看他,有时还会跳到他身边近距离打量,搞得楚策好不自在。

又走了一刻钟,就在楚策觉得自己快要陷进数不清的藤蔓中时,眼前却忽地豁然开朗。

一个空旷的低谷出现在他眼前,山谷的中间十几栋木屋错落有致,门口挂着风干的兽肉。

屋子不远有一条小溪,几个妇人有说有笑地坐在一旁浣洗衣物,孩童则在她们旁边奔跑嬉闹。

更远一点有座简陋的演武场,几十名赤裸着上身的少男少女正扎着马步,呼喝有声。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大黄狗看守着鸡鸭,强壮的铁匠在锻打工具,归来的猎人将猎物剥去毛皮,再由心灵手巧的妇人制成衣物

眼前的一切,俨然就是一个井然有序的世外桃源!

“这里的人都是逃难至此的流民,在天狼城中生存不下去后,便干脆出来在这荒山野岭建了个营寨,你别说,虽然物资不多,但活得还算滋润。怎么样,不比城内的生活差吧?”

沙安侯略带得意的声音在楚策耳边响起。

楚策深吸一口气,惊叹道:“岂止是不比城内差,这简直就是我做梦都想过的生活啊!”

沙安侯哈哈大笑:“如果你愿意,可以在我们这住下,这片山林还有五个类似的营地,物资问题是绝对有保证的。”

楚策心动了,不过很快他还是摇头婉拒,小妹还在天狼城中等他,况且他好不容易加入山河帮,在没有习全帮中上乘武学前,他可舍不得离开。

被拒绝后,沙安侯也不多劝,只是叫来营寨中的药师去照料卓天羽,接着将楚策引到一栋木屋前。

“你们今晚就睡这里吧,明天会有别的营寨的人前来,你们可随他们回到天狼城。”

据沙安侯所说,他们现在离天狼城足足有五十里,这密林间凶兽遍布,人类不成规模的话很容易做了野兽吃食,楚策二人当初走了大半夜还没有遇上凶兽,一是运气不错,二是其变身黑僵打斗时,发出的动静将周边野兽惊走了大半。

所以每当六大营寨有人要去天狼城的话,便会顺带捎上其他营寨的人一起。

沙安侯考虑得如此周到,让楚策再次感动不已,拱手道谢。

沙安侯挥手轻笑:“小事不值一提,我们流民在外本就该互相帮助,这样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不过。”突然他话锋一转,“我们营寨中却有两个规矩,我得先说与你听。”

楚策神情一肃,忙到:“沙大哥请说。”

沙安侯笑道:“你也别太紧张,不是什么大事。这第一条规矩,就是你二人出去后,不得向任何人说起我们营寨的事。”

听了这话,楚策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沙安侯等人现在能衣食无忧,靠的是附近资源丰富,但要是营寨被暴露,流民蜂拥而至,那这一切便又跟城内没有两样了。

毕竟,饥饿的流民楚策可是见识过,简直跟蝗虫一般,所到之处连树皮都剩不下!

思虑清楚,楚策抱拳道:“沙大哥放心,我自不会做那忘恩负义之事。”

沙安侯笑着点头,续道:“这第二条规矩,也简单,你看到那边那栋黑房子了吗?”

楚策顺着他的手看去,发现离众人居住地约莫三四百米处,孤零零地伫立着一栋通体漆黑的小木屋。

“看到了,怎么了吗?”

“那栋屋子是我们营寨内的禁忌,你千万不要靠近,而且不准向任何人打听有关那栋房子的事!”

说到这,沙安侯的表情罕见地变得严肃。

楚策有些错愕,又看了那黑房子一眼,没看出什么端倪,但他心知每个地方都有独属于自己的秘密,是以也很乖巧道:“在下晓得。”

“这便好。”沙安侯起身,“好了你休息一下吧,走了这么久也该累了。”

说罢,沙安侯便出了房门。

楚策此时一晚上没睡,又进行了大量体力活动,早已累得不行,瘫倒在木床上,几乎瞬间便陷入了梦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