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诡异世界开始 > 第29章 少女心事

我的书架

第29章 少女心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东西要给我?”

“等等!这小丫头,不会是喜欢我吧!”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楚策满脸错愕。

其实,沙楚月确实是他喜欢的类型,双腿修长,而且不是干瘦的筷子腿,是常年运动后健康的长腿,胸前更是提早发育的起到好处,形状饱满,只要是个男人都很难拒绝。

脸蛋也很可爱,性格更是落落大方,跟她在一起就像是昏暗森林中突然闯进来一只小鹿,为楚策枯闷的生活带来了活力。

但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沙楚月年龄有些小了,楚策虽然外表看起来是个少年,但心理年龄却远不止此,倒不是说他因此不喜欢沙楚月,而是他觉得若是草草接受,对双方都是极不负责的做法。

因为少女懵懂的时候,喜欢一个人是很简单,很没有理由的,可能是一张帅气的脸蛋,可能是干净的气质,也可能仅仅是正午阳光下的一个笑容。

二人相识不过半月,这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新鲜感作祟,只不过沙楚月还太小,分不清楚。

所以楚策不能答应,他寻思着晚上若是沙楚月向自己表白,一定要找个借口推辞,等个三四年后若她还是没改变想法,到时再说也不迟。

打定主意,他套上卓天羽画符为他俩换来的兽皮大衣,便一路返回了自己的木屋。

卓天羽已经等在了那里,他端坐在地上,掌心朝天,似乎在修炼道家的法门。

感受到楚策进屋,他长出一口气,缓缓起身点头示意:“你回来了。”

“嗯。”

楚策坐在一旁的木床上,开门见山道:“昨日我修行祖传道法时又遇到了几个问题。”

“说吧。”

楚策将自家的疑惑说了出来,卓天羽一一为他解答,没有丝毫不耐,这样过了整整一个时辰,楚策只觉大有收获,又学到了很多新知识。

他不由感叹道:“我都舍不得离开了,回城后可没有这么好的免费老师。”

卓天羽微微一笑:“回去后你也随时可以来找我的。”

“就等你这句话!”楚策大笑,“可不准反悔!”

卓天羽哑然失笑:“你这家伙对了,问了半个月,可有修成任何术法吗?”

“还没。”楚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你也不必灰心,道教术法驳杂繁重,需要时间积累。”

“好,我会继续努力的!”

楚策应承道。

但其实,他撒谎了。

因为神性高达29的原因,楚策修炼的速度快到飞起。

道家法门的四大境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返虚、炼虚合道。

其中,炼精化气这一步便相当于武道的锻体,只不过由于道门修士拥有灵根,可以直接吸收空气中的灵气淬炼己身,所以没有炼劲和炼脏之分,取而代之的是百日筑基、旋照开窍、气化丹田三步。

这两种修行方式难说谁优谁劣,前者肉身强横,力能举鼎,后者凝气成丹,体内灵力充沛,更适合施法画咒。

而楚策选择两者共同修习。

这其实是一种事倍功半的方式,自古往来武法双修者难有登顶,只不过29点神性所带来的天资实在太过变态,不练简直浪费!

具体来说,短短半个月,百日筑基便完成了一半!

这等速度,即便是在上品道观中,也算上等!

只不过怕吓到卓天羽,这才进行了隐瞒。

问完问题,也到了晚餐时间,众人围着篝火吃了饭,楚策便瞧见沙楚月一直在偷偷看他。

内心微微沉吟后,楚策主动向沙楚月走了过去。

“楚月,下午的时候你说有事要跟我说。”

“嗯。”

沙楚月的小脸在火光下映得通红,她四处瞧了瞧,忽地拉起楚策的手带他远离了人群。

二人越走越远,四周开始变得昏暗,身后篝火渐渐化作背景中的一枚亮黄。

少女松开楚策的手,向前小跑两步,俏生生地回头。

晚风吹起她乌黑的长发,漆黑的夜色中,唯有少女的眼眸闪闪发光。

楚策不由看痴了,一瞬间他的脑海中闪过许多画面,有沙楚月弯弓搭箭的矫健身姿,也有二人靠在树下呢喃细语。

不过,他还是留有理智,轻咳一声,装傻充愣道:

“楚月,这里风这么大,你穿这么少不会冷吗?”

听到楚策的回答,少女眼眸一下就黯了下来。

她瘪着嘴:“才不会呢,我从小就不怕冷的,哪怕下大雪我也只穿件裙子。”

楚策笑道:“楚月你真是天赋异禀。”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四周又恢复了宁静,二人都没有再说话。

身后热烈激昂的歌声遥遥传来,沙楚月咬着牙还是率先开口了:“楚哥哥,我有东西要送你!”

说着,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巧的香囊,递向楚策。

楚策接过,有些出神。

这香囊似乎是由艾草编织而成,并不好看,处处都体现着少女青涩的手艺,这里突起一块,那里陷进去一块,与其说是香囊,但更像是用茅草编织的足球。

沙楚月似乎也知道自家香囊卖相不佳,她红着脸,声如蚊蚋:“楚哥哥,这是我亲手编的,里面放着白玉草,可以驱蚊避虫,楚哥哥,我”

“楚月,你有心了。”

楚策突然打断了沙楚月。

他看着手中香囊,神情复杂。

“不过此物,我不能接受!”

“为什么!”沙楚月惊叫出声。

“因为”楚策仔细酝酿了一下语句,缓缓道:“因为你还太小了。”

“我,我哪里小了!”

沙楚月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音。

楚策叹了口气:“楚月,我知你心意,不过眼下时局动荡,天灾人祸不断。我此番回城学拳,不知何时才能回来,甚至可能再无相见之日,如此这般,我怎能忍心耽误于你?

况且我一心习武,只求在这乱世之中守得三分安宁之地,在此之前,实在没有心思理会儿女情长!”

楚策这一番话说得很绝,没留丝毫余地,归根结底还是他修为太弱,承受不起少女的相思,眼下二人相识不过半月,沙楚月对他也只是一时懵懂,远谈不上什么爱情,理智分析来看,与其拖拖拉拉,不如直接将苗头掐灭。

然而虽说楚策做出了自认为对的决定,但沙楚月却难以接受,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泪珠顺着侧脸便往下落。

忽地,她一把推开楚策,声嘶力竭道:“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

说罢,双手捂脸,转身边哭边跑,只留下楚策一人在原地暗自叹息。

但他的目光却没有丝毫动摇。

美人心意,不可辜负,但倘若他当真一时冲动答应了沙楚月,那才算真的负了她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