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诡异世界开始 > 第32章 帮内矛盾

我的书架

第32章 帮内矛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

楚策三人皆是一惊,来不及细想,便先朝着大门外跑去。

很快他们便看见,山河帮前的街巷处,两名黑甲军士正反手扣着一位山河帮帮众,正往衙门方向拖拽,身后还跟着十几名城防士兵。

“二位官爷且慢!”

魏雄一声大吼,身形一跃便来到二名甲士身前,他双手抱拳问道:“二位官爷,不知我家兄弟犯了何事?”

被扣住的帮众看见魏雄大喜,忙叫道:“当家的!我冤枉啊!当家的救我!”

“闭嘴!”

那天狼军士低头呵斥,紧跟着看向魏雄问道:“你是何人?”

“在下魏雄,山河帮三当家。”

“原来是魏当家。”

听到魏雄的名头,那军士身上嚣张的气息收敛了不少,他松开手中帮众,开口道:“魏当家,我们收到举报,此人和红莲教成员有所勾连,现带回衙门审问。”

魏雄一愣,看了那帮众一眼,开口道:

“二位官爷,这位兄弟乃是土生土长的天狼城中人,平日里最是老实本分,几乎不出帮门,二位说他和红莲教有干,可有何证据?”

那两个军士摇头:“我等不过按令行事,此外一概不知,还请魏当家不要为难。”

“没有证据就想抓我兄弟?”魏雄勃然大怒。

“魏当家,”一名军士上前道:“我知道你心有不忿,不过想必你也应该知晓上头对此事的态度吧?宁杀错一千,不放过一人!还望魏当家不要做出傻事。”

听了这话,魏雄一下呆在了原地,身上的气势也消散不见。

那被扣住的帮众还在大声叫着救命,魏雄看了他一眼,一声长叹。

“阿宁,你便跟二位官爷去吧,只要你是清白的,想必官爷也不会为难于你。若你真出了什么事你的家人我会替你照料的!”

听了这话,那帮众顿时面如死灰。

魏雄撇过头去不忍再看,只是从怀中取出了两锭碎银,递给了两名甲士,低声道:“还望二位多多照拂我家兄弟。”

二位军士接过银子,脸色稍缓,道:“魏当家放心。”

说罢,猛一挥手:“带走!”

魏雄一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自家成员带走。

“魏大哥”楚策欲言又止。

魏雄摇了摇头,脸色阴沉地走回院子内,忽地仰头朝着里屋破口大骂:“混账!一帮混账!平日里你们喜欢搞可以!但这算什么?我们帮内的事,什么时候需要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解决了?!”

他的声音很大,怒骂声远远传开,帮派内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

楚策见魏雄如此暴怒,内心大概也有所明悟,看来帮内并不是铁板一块,而且在这种时候还有人相互攻奸,只怕派系内斗已经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

那这么看来,自己之后的入帮考核估计不会轻松,说不定还有不少麻烦。

之后事情便这么不了了之了,没有人承认这事是自己做的,魏雄虽然气,但也没法撕破脸皮。

而楚策则是怀着心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同一时刻,天狼城狩魔司内。

静谧的书房内,双眼蒙着白布的卓天羽坐在桑木椅上,静静地听着一旁下属的报告。

“卓大人,根据萧大人绘制的画像,我等已经基本确认那日手刃亲儿的女子身份。”

“此女名唤金玲,乃是城中富商之女,后家道中落,嫁与一贫苦书生刘存,二人依靠家中遗产勉强渡日,但据周围人所说,夫妻感情似乎不好,时常能听到争吵,现二者皆不知所踪,我等已发布告示,悬赏通缉。”

“至于金玲有何仇家,那诱惑金玲杀子的妖魔是谁,有何目的等事卑职无能,还未能找到有关的线索!”

听完下属的报告,卓天羽轻轻呷了一口桌上的清茶,淡淡道:“我知道了,案卷放下,你出去吧。”

“是!”

随着下属离开,卓天羽脸上罕见地浮现出一抹倦意,他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吱呀。”

这时,书房的门又被推开,一精瘦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萧大人。”

卓天羽轻声问好。

萧天策脚步一顿,脸上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开口问道:“你怎知是我?”

“大人步频较他人要快,且能听到佩刀和腰牌撞击的声音。”卓天羽不徐不疾说道。

萧天策笑道:“看来你已经适应了啊。”

说着,他走到卓天羽身边,随意扫了下他眼前的案卷:“怎么,还在调查那事?”

“嗯。”卓天羽轻轻应了一声。

“那事已经结案了。”萧天策伸手将案卷盖上,“杀死李聚福的妖魔已经被杀死,鬼域被清理干净,地道也封了起来,已经没什么好查的了。”

“没这么简单。”卓天羽又抿了口茶,“死去的那只黑僵脚印和李家墙上的痕迹对不上,而且外表也比李家小妾描述得更加高大,最重要的是我那日感知到了两只黑僵!”

“可能是你的幻觉。”萧天策道。

“不,之后的尸检报告上说了,那只死去的黑僵身上充满了爪伤和撕咬伤。”

“可是那日除了你和楚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难道你想说其实我们最开始的猜测是对的,楚策才是杀死李聚福的那只黑僵?呵呵,你当初死活拦着我要保他,这时又要查他?”

面对萧天策的反问,卓天羽沉默了,良久才缓缓道:“我不是保他,我是在保护我大乾律法!”

听到卓天羽的答复,萧天策叹了口气,轻轻扣了扣桌面,劝道:“天羽啊,要我说不管如何,那小子好歹也算救了你的性命,案子既然了结,这事也就算了吧,继续查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

罕见地,这次卓天羽没有反驳,而是突然笑道:“大人说得对,此事倒是我迂腐了。”

萧天策刚松口气,却听卓天羽又道:“不过那两只女妖,却不能放过!”

一听这话,萧天策气得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怒道:“天羽!你当我关心那小子死活?我说这么多,就是要你别管那女子了!”

卓天羽轻笑一声,脸色丝毫不变:“不好意思,萧大人,此事天羽恕难从命。”

“放肆!”

萧天策突然一巴掌重重拍在桑木桌上,但听一声巨响,整个桌子从中断成两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