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规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策一路随着周行穿过赌场,来到了后头一处偏僻的小院。

这里三三两两站着不少帮派成员,一个个气血充盈,都是炼劲小成以上,一看便只是正式的帮众。

他们看着楚策,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这时,周行猛地回头,语气变得森严:“刚刚是哪个混账教你的?就你,也配多嘴?!”

楚策不敢吭声,只是低头道歉。

周行冷哼一声,续道:“你可知你适才错在哪了?”

楚策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小人不该心软,为那夫妇求情!”

“错!心软没错,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错在将事态拖到难以处理的地步!”周行双手在胸前交叉,训斥道:

“第一!你不该多管闲事!那些家长里短的破事,也是你能管得了的?别说一巴掌,就是那妇人被活生生打死,你都不应该多说一句!”

楚策连忙点头称是。

周行接着道:“第二!你下手不够干脆!应该第一时间便将那人轰出门外,等其将事情闹大,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那时他们在同仇敌忾的心理下,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最后,你下手不够狠!什么时候一众贱民都有胆子威胁我山河帮的人了?他赖着不走,你就打!还不走,就拔刀!我们是干帮派的,又不是大善人,顾忌这许多作甚?

我们要的是他们怕我们,畏我们!而不是要那帮贱民的感谢!”

楚策面露疑惑:“大人,那你刚刚是”

周行不耐烦地摆手:“那时事情已经闹大了,反正那赌徒过几天就会把银子送回来,倒不如卖个好名声。你记住,我们开赌场的,最重要的便是规矩!其他些杂七杂八的闲事,不过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

楚策有所明悟,施礼开口道:“多谢大人提点!”

周行摆手道:“不必谢我,我也只是看在魏兄的面子上,多说两句。另外,你今晚表现极差,按理说应该直接算作考核失败,不过我念你年龄不大,还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便再多给你一次机会,但再有下次,也莫怪我无情了。”

一听这话,楚策顿时喜出望外,连忙抱拳道:“多谢周堂主!大人此恩,小人决不敢忘!”

同时他心中羞愧,自己前世好歹也有三十多年阅历,没想到穿越而来才五年,便都忘得一干二净,处理起事情来,当真和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没有两样,日后须得时刻提醒自己才是。

另一边周行见楚策如此识趣,脸色倒也好看了一些,挥手道:“行了,你去吧,剩下几日好好表现。”

“是!”

接下来的几天,楚策遇到闹事的,也不管有什么冤情了,直接上去二话不说对着肚子来一下,趁其无力反抗之际抱着扔出去就是。

他身为武者,虽在其他武者中是最底层的,但对付这些普通人,便是五六个一齐上也不是对手,应付起来完全没什么难度,是以连着三天下来,倒也没再犯啥错。

只是有一点让他颇为感慨,以前看古装电视剧时,总觉得里头的打手盛气凌人,动不动就欺负弱小,最后惹上主角被狠狠教做人,实在愚蠢,没想到如今自己却也成了其中的一份子。

没办法,很多时候对于这些赌红了眼的人来说,拳头可比道理管用多了。

这日,楚策轻车熟路地在赌场中巡逻,甚至还有闲心和端着酒水的美女姐姐调笑两句。

明天就是考核的最后一天了,如果不出意外,他很快便能成为山河帮正式的帮众。

届时,不仅可以学习兵械,还有许多酬劳丰厚的任务等着他去完成。

更重要的是,自己和小薇,也算是彻底在这天狼城中安定了下来!

想到这般好事,楚策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然而就在这时,忽地一阵喊杀声突兀地从外传来,紧接着一个小厮冲到楚策身边,低声道:“有流民在袭击仓库!堂主让你赶快过去!”

说罢,小厮便飞速跑开,紧接着去通知下一个人。

楚策听到这个消息内心一惊,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魏雄之前便跟他说过,这些日子来天狼城越来越乱,流民也变得越来越躁动,如今楚策终于要亲手面对他曾经的同胞!

“希望不要碰到认识的人。”

楚策在内心暗道,身形一窜,便迅速往仓库方向赶去。

来到仓库,他一眼便看见两个流民正背着肉干、米面等物资往外跑,他也不留手,当即上前一拳正中其中一人胸口,紧跟着另一手闪电般抓住另一人,轻轻一用力便将其摁倒在地!

这两个流民早已饿到皮包骨头,在楚策面前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这时,更多的山河帮帮众从外涌来,他们迅速将仓库包围,那些流民根本不是对手,不过几分钟时间,便全部趴在了地上,更有运气不好的,直接被一拳活生生打死!

楚策粗略一看,这次发动袭击的竟然高达五十人之多!

此刻他们被山河帮的帮众排成一排,跪在地上,宛如待宰的猪羊。

周行从一旁缓步迈出,低头扫视了一眼衣衫褴褛的流民,抬头看向其余帮众,吩咐道:“参加考核的见习帮众,到我身边集合!”

楚策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照做。

很快,参加考核的人员便在他面前排成了一排。

见到集合完毕,周行开口道:“一人押送一个流民,跟我走!”

楚策不敢怠慢,选了一个就近的流民便跟着往外走。

那人看起来快要饿晕过去,胸口还被人重重踹了一脚,走路几乎都是楚策拖着在走。

众人随着周行出了赌场,一路便往平民窟走去,不多时,竟来到了一处流民汇聚之地。

接着周行吩咐人手将被抓住的流民排成一排,跪在地上。

很快,他这番动静便吸引了大量贫民窟的流民,一个个面容悲苦的声音从逼仄的棚屋中探出。

周行清了清嗓子,大声道:“诸位,近日妖魔过境,城中粮食短缺,有人铤而走险,这我可以理解!然而,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敢偷我山河帮的食物,便必须付出代价!”

说着,他转身看向楚策等人:

“所有见习帮众听令!对偷盗者,断其一指以示惩戒!立即执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