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投名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随着周行的话音落下,有人欲在其面前表现自己,二话不说伸手摁住身旁的流民,长刀迅如疾风般出鞘,但听一声惨嚎,血如泉涌,一根手指便落在地上!

“不错。”周行满意地点头。

得到赞赏,顿时更多的刀光闪起,整个空地上回响着此起彼伏的惨叫。

看到这一幕,平民窟中的一众流民都是敢怒不敢言,眼中又恨又怕!

楚策知道,周行这是要杀鸡儆猴!

但,其用意远不止于此!

楚策几乎是在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便是考核的最后一项内容,除了心狠外,帮派的高层还需要他们纳一份投名状!

在千百流民的围观下,处罚他们的同胞,这将激起极大的仇怨,倘若有一天楚策等人失去了山河帮的庇护,不说必死无疑,起码也是麻烦重重。

特别眼下越发动乱,失了理智的流民不在少数。

不过,楚策却别无选择!

“兄弟,对不住了!”

他低声道了句歉,手起刀落,一根小拇指便被斩断!

十指连心,那人立时发出了非人的惨叫。

楚策于心不忍,四处看了看,趁没人注意飞快地往那流民怀中塞了一两碎银,紧接着一拳打在他身上,大吼道:“快滚!下次再敢来偷我们山河帮的食物,直接砍了你脑袋!”

见那人狼狈地跑远,钻入夜色中消失不见,楚策才微松一口气。

此时,其他见习帮众大多也已经完成了任务,有些不忍下手的,直接被周行二话不说轰了回去。

“如此一来,我也该算顺利通过考核了吧。”

楚策见状,在内心默默想道。

然而这时,周行却又有了动作,只见他拖出了一个蓬头垢面的的男子,狠狠摔在了众人身前。

那人衣不蔽体,颧骨高悬,浑身脏兮兮的,胡子粘成一缕一缕,杂乱地挂着唇下。

紧跟着面向四周,大声道:“诸位,对于被蛊惑的前来我帮闹事者,我帮断其一指便既往不咎,但对于组织者,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说着,他一脚将那男子踹在地上,寒声道:“敢胆组织闹事者,杀无赦!”

宛如实质般的杀意自周行身上蔓延,周围的空气仿若都冷上了几度。

忽地,他的脸上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紧接着转身,面向站成一排的见习帮众,大声问道:“谁愿来?”

此话一出,绝大部分人都面面相觑,犹豫不决。

虽然在这个乱世死人是常有的事,但这跟亲手杀人却是两码事,很多人都迈不过这道坎。

是以即便知道眼前这应该是加分的绝好机会,依然有一大半人踟蹰不前,楚策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要他上阵杀敌或许还行,但处决手无寸铁的流民?还是算了吧!

但,有心软的便有冷血的,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便有好几个面相狠厉的帮众上前请命,这几人身上杀气环绕,一看就是见过血的。

不过,周行却仅仅是扫了一眼,便越过了他们,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楚策身上。

接着,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楚策,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吧。”

此话一出,一众帮众顿时炸了锅!他们看向楚策,目光中有嫉妒,有好奇,有怀疑,也有不满!

但无一例外,周行这句话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奶奶的,这小子有背景!

而身为当事人的楚策则是目瞪口呆,浑然不知怎么眨眼间,这差事便落在了自己身上!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周行这是要将自己彻底与山河帮绑死啊!

这也不奇怪,像楚策这种天资过人的成员,自然要保证不会背叛才是。

这时,周行的声音再度响起:“怎么,你不愿意?”

这一次,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不满。

楚策咽了口唾沫,狠一咬牙,大声喊道:“大人有令!小人自无不从!”

说罢,他狠着心,抽出长刀便朝着那人大步走去。

人在乱世,身不由己!

看着楚策步步逼近,跪在地上的男人绝望了,他忽地仰头,喉结滚动,发出声嘶力竭地怒吼:“来啊!来杀我啊!你们这帮杀千刀的,害得我家破人亡,这区区一条烂命,你们要拿就拿去罢!”

他双眼怒睁,气势极雄,干瘦的身躯内仿佛蕴藏着一只野兽,正在嘶吼、咆哮!

接着,他又猛地扭向周行,怒骂道:“你们这些武夫,明明有着一身豪力,不想着造福百姓,伸张正义,却在这助纣为虐!尔等可知小小一间赌坊,会让多少个家庭破裂?会让多少个孩童流离失所?!”

被指着鼻子骂,周行脸色微沉,不过他自然不会跟一介流民计较,只是不屑道:“可笑,我又没有绑着你们手脚逼着你们赌,自作自受,怨得了谁?”

“狗屁!”

那男人一声爆喝:“你们使了下三滥手段,害我失了心智,如若不然,我又,我又怎么可能卖了我的女儿去赌!我又怎么可能抛下有孕在身的妻子?”

说到这,男人已是泪流满面,他捂着脸,哽咽道:“我的女儿她才十三岁啊!我是那么爱她,若不是你们对我下药,我,我怎可能做出那等荒唐事?你们如此作恶,难道就不怕报应吗!”

周行不耐烦了:“一派胡言!楚策,你还在等什么,赶紧动手!”

楚策有些迟疑,其实理智告诉他眼前男子在撒谎,毕竟即便在科技发达的前世,也最多通过增加氧浓度来提高赌客的神经兴奋度,绝没有什么能操纵赌瘾的药物。

而且就算这个世界有,如此大威力的药物也必定昂贵至极,没理由给这一落魄流民用。

可是他的感情实在是太真挚了!哪怕隔着几秒,楚策都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浓郁到满溢出来的悲伤。

叹了口气,事到如今真相如何也不重要了。

到了这般地步,楚策是不可能突然圣母心发作放过此人,更何况自己不杀,也多的是人杀!

这般想到,楚策上前,低声道:“抱歉,我也是逼不得已。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或许我可以带给你的女儿家人。”

男人意外的看了眼楚策,苦笑道:“家人,我哪里还有什么家人,就连我的女儿,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现在在哪!”

说着,男人摇着头,脸上混合着癫狂和绝望:“来吧,不要再故作姿态了!”

楚策微微一叹,也不再多说,举起手中长刀。

“放心吧,我会让你没有痛苦地上路的。”

男人闭上眼睛,两行长泪从眼角滑落,口中呢喃:“金玲我们来世再见”

随着话音,楚策手中长刀猛然落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