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墨鳞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嗯?”

楚策一愣。

这时,周行取出了最后一杆枪。

这枪通体漆黑,总长三米,枪杆和枪头的连接处攀着一条五爪黑龙,枪头长半米,不似普通长枪是亮银色,反倒是如碳墨般的纯黑,且四面都有开刃,除了点刺外还可用作劈砍,说是枪,反倒与槊有几分相似。

“周大哥,这是?”

楚策眼睛微微一亮。

周行笑道:“此枪名曰‘墨鳞’,可是大有来头,你先试试看。”

说着,周行低喝一声,伸手一抛,那长枪便在空中跃起,楚策见状知道此枪不凡,当即气沉丹田,双手沉稳一接。

枪刚入手,楚策便感到一股巨力带着他往下跌,他连忙用力,这才勉强接住。

楚策面色惊疑不定:“好沉的枪!”

从手里的感觉来说,起码得有近四十公斤重!

这哪是什么枪?活脱脱一个铁棍吧!

看楚策窘迫的模样,周行不自觉笑出声来,他上前伸手一抬,墨鳞枪便又回到其手中,紧跟着悠然说道:

“此枪本是我天狼城附近一五品道观所藏秘宝,五年前妖魔祸乱时,那观中道士十不存一,一下便没落了下来,其中秘藏便也随之流出。

此枪便在那时落入我山河帮手中,其不知由何材质制成,枪尖锋利异常,寻常兵械一碰即断,枪杆也坚硬如铁,实是难得的神兵!”

楚策惊叹道:“如此神枪,为何竟蒙尘于此?”

“原因有二,”周行悠然道:“其一便是此枪奇重无比,便是炼劲大成的武者都不易驱使。其二嘛那就是此枪颇为邪异。”

楚策神色一动:“此话怎讲?”

“此枪在被我们帮获得后,曾有过五任主人,但却没有一人活过半年。”周行一本正经道。

“还有这种事”

要是放在前世,楚策肯定嗤之以鼻,但在这个世界搞不好真有什么诅咒邪祟之类的玩意。

“不过嘛”

拿手掂了掂墨鳞枪,楚策微微一笑。

他最不怕的就是诡异!

先不说在自家那诡谲莫测的金手指下,普通诡异不被供奉掉就不错了。

实在不行,他还可以找卓天羽这位道门高徒驱邪。

更何况随着武道修为的提升,楚策迟早有一天能够在变身黑僵后依然维持神智,到时候以黑僵的气力,驱使这墨鳞枪简直如虎添翼,越阶杀敌岂在话下?

种种条件下,楚策自然不会放过如此神兵,当即朗声道:“周大哥,我便要这枪了!”

周行倒也爽快:“小弟你和狩魔司中人有关系,自然不会惧这区区传闻,此枪配你再合适不过,你便拿去吧!”

得了神兵,楚策也不磨蹭,当即美滋滋地告辞。

之后的日子便又恢复了原样。

加入战龙堂后,在最初的三个月不会有任何任务,这是用来给新加入帮众熟悉兵器,提升实力所用。

楚策兴冲冲地抱着墨鳞枪,找到了连周行都赞不绝口地枪法教头,此人名叫严宽,是一个看起来颇为严肃的老头,留着一缕小胡子,身材精瘦。

他只是看了楚策一眼,便让其将手中墨鳞枪扔了,换了一把训练用的白蜡枪,接着花一分钟教了他几种基本的招式,之后就让楚策自行习练。

与洪铁山一招一式地言传身受,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楚策也不在意,魏雄的势力渗透不进战龙堂,他自然也得不到优待。

这段日子,他也知晓了帮中的势力分布,分别是五位当家与三座堂口。

其中大当家年岁已高,随时都会退位,是以剩下的四位当家互相之间的夺权竞争便也日益激烈。

而如果说四位当家就像是争夺家产的四位少爷,那么三座堂口就是兢兢业业的管家仆人,他们会尽可能地保持中立,同时让山河帮在内部保持矛盾的同时,不在外部显露出来。

这便是目前山河帮内的局势,不过四位当家之间的勾心斗角暂时还没有牵连到楚策,毕竟其实力太低,但楚策自己估计,如果他突破到炼劲小成也耗时极短的话,恐怕便会引起重视了。

就这样,楚策每天除了练拳外,又多拿了很大一部分时间来习练枪法,时光飞逝,五天时光转瞬而过。

这日,天狼城内最大的酒楼醉乡楼中。

楚策一手夹着牛肉,一手拿着馒头,正在大快朵颐。

在他面前,是满满当当一大桌子菜,有大黄花鱼、酒酿豆腐、卤煮牛肉、红烧肉等等,而在他对面,则坐着一个眼蒙白布,面带微笑的青年。

“阿策,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卓天羽笑道。

楚策抹了把嘴边油水,手上丝毫不停:“天羽你请客,这难得的机会,我可不能浪费。”

开玩笑,他有吞鲸功在身,缺的就是食物,平日里在帮中都不舍得多吃,现在有着免费的肥头鹅送上门来,不宰白不宰!

楚策一路风卷残云,直到将一大桌子的菜吃得七七八八,他这才满意地打了个饱嗝,停了下来。

“天羽,说吧,这次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事啊?”

卓天羽笑道:“怎么,没事就不能请你叙叙旧?”

“哈哈哈少来,”楚策挥手,“我可知道你最近被那些红莲教的人搞得焦头烂额。”

“嗯?你怎么知道?莫非衙门内也有你们山河帮的眼线?”卓天羽惊讶。

楚策翻了个白眼:“这还要什么眼线?这段日子你们通缉红莲教的人,把城内搞得鸡飞狗跳,试问哪个人不知道?我们帮都被抓进去了四个,好了,有话直说吧,找我什么事?”

卓天羽笑了:“原来是这个原因,那些家伙前阵子确实给我们带来了不小麻烦,但他们低估了防卫军对天狼城的掌控力。这些天我们封锁了地道,在彻查令下,十之八九的邪教徒都被清扫干净了。”

“那感情不错。”楚策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大肉包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不会是为了那日刘存的事吧?对了,他后来怎么样了?可有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

“线索自然是有的,不过暂时还没发挥作用,你要想知道我不妨说与你听。”卓天羽道。

“怎么说?”楚策问道,他也颇好奇刘存究竟做了什么。

卓天羽呷了一口茶水,缓缓道:“据他所说,自己被山河帮旗下经营赌场的人下了药,迷失了神智,将一身的家产都尽数变卖,金玲不堪忍受,便带着女儿偷偷离开,藏到了贫民窟之中。”

“贫民窟?莫非”

“不错,正是那鬼域形成之地。”

楚策微吸一口凉气:“然后呢?”

卓天羽续道:“然后没用多久,刘存便将置卖房产得来的银子全部赌光,回到家又发现妻女不辞而别,便开始疯了般到处寻找。

按理说金玲不吭不响地藏在贫民窟,应是找不到的,但其乃是大家闺秀,没了家产难以维持生计,迫不得已下悄悄向自家丈母娘借了一两银子。

而就是这一两银子,暴露了她的位置,毕竟哪个母亲不向着自家儿子呢?”

楚策叹了口气:“那之后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