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处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之后一个深夜,刘存闯进了金玲家,强行带走了自己十三岁的女儿,卖到了青楼。怀有身孕的金玲想要阻拦,被其一掌打翻在地上,之后的事情刘存便也不知道了。”

“畜生!”楚策低骂了一句。

卓天羽看了他一眼,续道:“之后我们派人向周围邻居求证,虽然那块区域大部分人都已经化作了尸鬼,但终究还是被我们查了出来,在刘存走后不久,金玲所在之地便诡异地燃起了大火,之后没多久,那一处便成了鬼域。

而几乎是鬼域诞生的同一天,刘存的母亲便也一起失踪,想来有可能是被前来寻仇的金玲所害。”

“嗯。”楚策微微沉吟,只觉此事实在古怪。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忽地抬头:“等会,你说那金玲怀有身孕?可我们那日在地道中,看见的明明是一个男婴啊。”

“不错,这也是我所发现的疑点之一。”卓天羽点头,“据刘存所说,金玲怀孕不过四月,断没有那么快生产。”

“那此事疑点便更多了,难怪你愁眉苦脸的。”楚策道。

说完这话,二人便谁都没再开口,场中一时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阵,还是卓天羽先笑道:“好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了,对了,我们好不容易见一面,你就没有什么修炼上的问题想问我的?”

一听这话楚策乐了:“可多了,见你这么忙一直没好意思问,既然你主动提起,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卓天羽哑然失笑:“你这家伙,快问吧。”

楚策也不客气,一个接一个的疑问抛出,卓天羽倒也耐心解答,这一问一答间半个时辰飞快而过,楚策只觉茅塞顿开,许多长久困扰他的疑问都得到了解决。

正当他兴致勃勃还准备多问些问题时,忽地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

“嗯?”

楚策眉头微皱。

他二人坐在五楼靠窗的位置,从窗户看下去,正好能看见街巷上往来的人群。

这时楚策惊讶地发现,此刻大半的人群都围在一座高台附近,那台上摆竖着十几根三米多高的柱子,柱子前还放着好几个红褐色的石墩。

“这是在做什么?”

“那是处刑场。”卓天羽道。

“嗯?天羽你怎么知道”

楚策本想说你不是看不见么,怎么知道我在问什么,但话还没说完便被对方打断了。

“这段日子天天都有当众处刑的戏码,我便猜你要问这个。”

“这样啊。”楚策喝了口桌上的茶水,骂道:“可真是晦气,我们好不容易聚一次,偏偏遇上这等破事。”

楚策的抱怨没有引得卓天羽的共鸣,相反,他的嘴角反而浮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哗啦!”

卓天羽右手一甩,将手中折扇打开,挡在身前。

下一刻,他轻飘飘的声音响起。

“阿策,既然遇上了,便不妨看看罢。”

听了卓天羽的话,楚策目露诧异:“天羽,这等血腥场面有何好看的?”

这种事他在帮中有所耳闻,据说衙门每次抓到红莲教成员时,便会当众处刑,以儆效尤,这一月来,少说也杀了三四百人,至于其中究竟有多少是真的红莲教教徒,那便不得而知了。

古时候缺乏娱乐,普罗百姓见有热闹看,都会兴致高涨,但楚策却不一样,他可没这嗜好。

这时卓天羽笑道:“这次处刑的人和之前不同,乃是红莲教中的重要成员。”

“那又与我何干?有这闲工夫,倒不如练拳来得实在。”

楚策嘀咕道,右手夹起一块牛肉塞进嘴里,刚刚问问题时吞鲸诀已将肚中食物消化了小半,正好开始新一轮的扫荡。

卓天羽倒好似没察觉到他的不满,而是笑道:“快看,犯人要被押上来了!”

楚策闻言向下看去,然而就在随意一瞥,却让他宛如触电一般“唰”地站起!眼珠子瞪得滚圆!

他的身子都在轻微颤抖,满脸的惊骇!

“这,这是!”

只见楼下的处刑台上,身材高大的刽子手押着将要行刑的犯人走了上来,当先一人披头散发,容貌粗粝,楚策却再熟悉不过!

竟然是与他一起进城的,沙楚月的父亲,沙安侯!

此刻的他身穿囚衣,伤疤疮口数都数不清,显然是遭了严刑毒打。

而紧随着沙安侯上来的人,也个个都是熟悉面孔,赫然便是那些一同来到天狼城的猎户!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策嘴唇都在颤抖,他忽地转过身子,大吼道:“天羽!这是怎么一回事?!”

楚策的吼声惊动了其他食客,他们皆投来了厌烦的神情,有小二赔着笑跑来:“这位爷,您小点声。”

楚策却没有理他,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卓天羽,一字一句道:“天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卓天羽不慌不忙地喝了口茶,淡淡道:“如你所见,狩魔司抓到了一批红莲教成员,正准备行刑,就是这么一回事。”

“红莲教成员沙大哥他们怎么可能是红莲教成员?天羽!这里面一定有误会!你快去和他们说说啊!”楚策焦急道。

“没有误会。”卓天羽微微摇头,“狩魔司突袭红莲教据点时,他们正在那里分发食物,沙安侯便是负责为城内红莲教贼子支援物资而来,这点证据确凿,绝无虚假!”

“不,不可能!”楚策依旧难以相信,“沙大哥为什么要这样?他过得那么好,为何要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

“动机么”卓天羽左手手指轻轻磨着手掌,“和他相处了整整半个月,你还猜不到动机吗?”

楚策一时哽住了,脑海中忽地想起沙安侯说过的一句话。

“我们流民在外本就该互相帮助,这样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楚策嘴唇动了动,还想问话,但这时行刑却开始了,他赶忙向下看去,只见刽子手压着被反绑在地的沙安侯走到了前面,接着一脚踹在他的膝盖,沙安侯脚步一虚,便跪倒在了地上。

顿时底下传来了一片叫好之声,菜叶、烂鸡蛋等物被毫不吝啬地丢在他的身上。

“逆反贼子!你还有何话要说?”

说话的是位狩魔司官员,他坐在高台之上,俯视着底下众人。

此时沙安侯低垂着头颅,似乎已经神志不清,脸上、身上全是流脓带血,散发着恶臭的伤口。

突然,他忽地挺直了身子,双眼瞪得滚圆,嘴里发出嘶哑的声音:“朝廷昏庸,贪官当道!吾等衣不蔽体,饥不择食,它们却酒池肉林,寻欢作乐

那些官爷眼中,可有吾等性命?

兄弟们,团结起来,随我杀尽狗官,还这世道一片啊!!!”

话还没说完,便见一条充满倒刺的长鞭狠狠抽在他的脊背上,顿时皮开肉绽,留下一条长长的血疤。

那狩魔司官员冷哼一声:

“妖言惑众,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