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诡异世界开始 > 第55章 沙楚月加入

我的书架

第55章 沙楚月加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策回头,便见沙楚月两手放在身前,手指都纠结在了一起,满脸的欲言又止。

楚策心中一动,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楚月啊,有什么事吗?”

“没”沙楚月的眼神有些躲闪,磕磕绊绊道:“楚哥哥,我,我不是怀疑你啊,但你,你昨天”

卡了半天,小姑娘还是没有把后半句问出来。

楚策眼光闪烁,他看着沙楚月,内心忽地一动。

现在他本身受到监视,黑房子附近又多了四个守卫,可以说除了用强外,几乎没有别的方法能够打探到神庙内的消息。

不过,若是沙楚月愿意帮他,那便简单多了。

但问题是,沙楚月会愿意吗?

微微迟疑,楚策开口试探道:“楚月,如果我说那日去神庙的就是我呢?”

沙楚月吓了一跳:“楚哥哥,你可别开这种玩笑!”

楚策没有答话,而是仔细观察了一番小姑娘的表情,忽地神情一肃,沉声道:“楚月,有件事我要跟你说,其实我之前骗了你们,你爹已经被囚禁了起来!”

突然听到如此噩耗,沙楚月震惊地捂住了嘴,美目中满是不敢相信:“楚,楚哥哥,你是在逗我玩对吧?”

楚策摇了摇头,接着抛出另一个重磅消息:“而且如果我不打探清楚黑房子中的事物的话,整个营寨中的人都会死!”

楚策严肃的模样将沙楚月彻底吓到了,而这就是他要达成的目的。

不给对方更多思考的时间,楚策迅速道:“你也知道最近妖魔过境,城中对此极其敏感,跟你爸一起去的人中有人泄露了黑房子的秘密,要不是天羽在狩魔司内有关系,只怕现在整个营寨都已经被狩魔校尉清剿干净!

而我若是半个月内无法带回黑房子的消息,整个营寨都要面对狩魔司的刑讯逼问!”

这一番话轮番轰炸下来,沙楚月已经被吓傻了,又是父亲被囚,又是营寨危在旦夕,她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哪经历过这些?当即眼泪就在眼眶中开始打转。

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看向楚策可怜巴巴道:“楚哥哥,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楚策很认真地点头道:“千真万确。”

“那,是不是你查清了神庙的秘密,我爹就能回来,寨子中的大家也就安全了?”沙楚月又问道。

楚策内心愧疚,但脸上却没有显露分毫,而是重重点头道:“没错!”

“嗯。”

小姑娘轻轻应了一声,把脸上的泪痕擦去,像是为了保险般又问了一句:“楚哥哥你真没骗我吗?”

“真的,我怎么会骗你呢?”楚策拍着胸脯保证。

“好!我相信楚哥哥!”

说罢,小姑娘,目光闪烁,认真道:“楚哥哥,神庙的钥匙只有我爹、郑伯伯和薛叔叔有,我爹他走的时候肯定没带,我回屋子去找找。”

楚策听了内心一喜,这样就有办法进入神庙了。

不过还有个问题没有解决。

“可是楚月,那黑房子旁的守卫怎么办呢?”

沙楚月想了想,道:“我知道一种草药,燃烧后会让人昏昏欲睡,我可以上山采一些来,不过这种草药的味道老猎人一下就能闻出,我们还得等到守卫中没有猎户时再行动。”

“好!”

知道沙楚月有办法的楚策大喜过望,深感自己将事情对沙楚月说出这个决定十分正确。

接下来的日子,生活便又恢复了平静,楚策照常每日早起练拳,这一是给沙楚月准备的时间,二也是为了麻痹郑礼等人,让他们放松警惕。

就这样,五日时光转瞬即逝,楚策带来的几十斤熊肉也被他吃得差不多了,这些肉让他的气血又有了一个幅度的提高。

这日,楚策正在演武场上和风恒对招,眼角忽地瞧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他内心一动,停止对招走了过去。

“楚月,准备好了吗?”

那人正是沙楚月,此时她的小脸冻得通红,身上也多加了一层兽皮大衣,显然山中的温度连她也有些吃不消。

楚策再往下看去,发现她的大腿上多了好几道细小的划痕,手上也有被划破的痕迹。

楚策眼中闪过心疼,知道这是顶着大雪山上寻药搞的。

而沙楚月却似乎浑不在乎这些伤势,扭头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楚哥哥,都好了!而且我还知道了叔叔们值班的具体安排,明晚我们就可以行动啦!”

“嗯。”

楚策轻轻应道,情绪低落,他不敢想象沙楚月要是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死了,得难过成什么样。

叹了口气,他现在有些怕面对这个被自己哄骗的小姑娘,只是淡淡关心了一句,便返回演武场继续和风恒练拳。

沙楚月见了也没多想,只道楚策醉心武学。

不过,和楚策对练的风恒倒是很快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

“怎么,和楚月闹矛盾了?”风恒笑道。

和沙楚月见了一面,回来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傻子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楚策眼皮微抬,不置可否。

风恒续道:“楚月这小家伙,从小和娘相依为命,在外颠沛流离,后来遇到沙叔叔来了营寨,才算安定下来。但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她娘便丢下她走了,受到这般打击,性格难免有些骄横,你若真心想与她好,还得多多包容才是。”

楚策诧异地看了眼风恒。

原来楚月不是沙大哥的亲生女儿啊,而且还被自己亲娘抛弃,这般想到,楚策内心愧疚更甚。

风恒见楚策不啃声,以为被自己说中,又加大了劝说力度:“我说阿策啊,我们这些人都算看着楚月长大,心底都把她当做亲妹妹一般看待,现下小姑娘大了要跟外人跑,我等自然不会阻拦,但你也别让我们知晓了你欺负她,不然”

“停停停!”

见风恒越说越离谱,楚策赶忙阻止,无奈笑道:“风大哥你多想了,我们还是继续练拳吧。”

风恒递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倒也不再多说。

楚策也迅速调整好了状态,就这样,时间流逝,终于到了行动的晚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