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虫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吧,你这个丑家伙!”

楚策心中发狠,身形猛地冲出,沙楚月紧跟着他弯弓搭箭,一枚箭矢又快又狠地朝天生那妖魔射去!

“咻!”

箭矢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擦着妖魔划过,虽然没伤到对方,但却引起了其注意。

楚策深吸一口气,跑到埋着陷阱的地方,挥舞着手中长枪,摆出守备姿势。

故伎重施!

他猜测这些低阶妖魔之间应该是没什么交流的,所以这只新来的家伙未必能发现陷阱!

而只要其中计,那便是待宰的鱼肉!

一旁,杀人鬼和郑礼也紧紧抓住了绳子,随时准备将楚策拽开。

之前他们已经成功过一次,这次也一定能行!

楚策这般想到,瞬间打起来十二分精神,一双黑眸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空中的妖魔!

来吧!

那妖魔也果真如楚策所料,扇动着翅膀,迅速朝着他接近!

只不过

楚策瞳孔微缩,好快!

这妖魔并不像前两只,虽然长得都很诡异、恶心,但却能看出与鸟类的相似之处。

而这一只,却更像是蚊虫!

它的翅膀不大,但震动的速度却极快,同时小巧的身形也赋予了其极其惊人的灵活度!

“放箭!”

随着一声吼,几十名猎户一起张弓射箭,漫天的箭矢如流星朝着空中射去,分散着那妖魔的注意,但其却灵活地在箭雨中穿梭,一轮齐射竟然没有一根能够碰到它!

而此时,那形似蚊虫的妖魔离楚策却只有不到百米!

“放箭!”

第二轮齐射来袭,这次有几只箭矢逼近了妖魔,但却被其锋锐的前肢轻松挡开,速度丝毫不减!

见右方的掩护射击无效,楚策也知道只能依靠陷阱,当即全神贯注,双手紧握枪柄!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来了!

楚策一声怒喝,墨鳞枪携一往无前之势,全力刺出!

“咻!”

随着尖锐的破空声,漆黑的枪尖迅速逼近空中妖魔!

然而就在枪尖离那妖魔不过三十厘米时,它的身形却瞬间朝外横移躲过了这一枪!

下一刻,闪烁着寒芒的前肢趋势不减,斜侧着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楚策砍来!

此刻楚策离那妖魔的距离不过三米,他甚至能够看见对方的口器正在张合,渗出粘稠的液体,恶心的复眼飞快闪动,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喝!”

楚策怒喝回收墨鳞枪,而另一边的杀人鬼和郑礼反应也快,全力拽动绳索!

“嗤!”

前肢擦着楚策的肩膀划过,留下一条狭长的伤口,却是千钧一发之际,楚策身形被猛地拽起,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同时,那妖魔全力袭杀楚策,任凭它再灵活,也止不住下落之势!

而实际上,其也没有这个打算,那妖魔双腿弯曲,稳稳落在地上,紧跟着一蹬便要重新起飞。

就在这时,捕兽夹猛地闭合!

“咔!”

“吱!”

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紧跟着便是那妖魔尖锐的鸣叫!

所有人尽皆大喜!成功了!

被这猎熊用的捕兽夹夹住,任你有天大神通,也再难逃离!

“上啊!”

埋伏在一旁的寨民齐齐发出大吼,三张大网迎头罩下,紧跟着十几个身影猛冲而出,持着兽叉,直直朝着被困妖魔冲来!

此刻,那妖魔脚上被捕兽夹牢牢拴住,身上又罩了三张大网,一身灵敏发挥不出丝毫,只能乖乖等死!

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然而在那十几个寨民接近妖魔之时,一道寒光闪过,在空中划出一道半圆。

下一瞬,只听“噗嗤”声响起,十几个头颅冲天而起!

“轰!”

十几具无头尸体轰然倒塌,鲜血狂涌而出,将稻草地几乎染成血海!

这一幕将所有人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

楚策满脸的不可置信!

郑礼胡子都在颤抖:“恒儿,青儿,老张”

沙楚月发出悲痛的惊叫,杏目圆睁,刚刚死去的人中,有一半都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好友!

就连杀人鬼都变了脸色!

待得尘埃落地,虫妖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缓缓显露,黄豆般大小的眼睛仿佛在嘲笑着众人的不堪!

此刻它的大臂和小臂处从中断开,中心用染血的墨绿色血管和筋肉相连,形成了一柄足以甩出三米的长柄刃!

而原本被捕兽夹夹住的小腿,伤口处开始流出惨绿的血液,那些血液一碰到捕兽夹,顿时发出“滋滋”声响,升起阵阵黑烟,紧跟着由精铁打造的捕兽夹竟然瞬间被腐蚀得坑坑洼洼。

“哐当!”

随着两声重响,那妖魔轻松挣开了捕兽夹。

而更恐怖的事情还不在此,只见淡淡的黑烟缠上它的脚踝,下一瞬,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这一幕,让所有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骨肉重生这,这是高阶妖魔!”

郑礼胡须颤抖着,短短一句话还没说完,那妖魔的伤口便已经恢复如初!

而楚策等人的攻击似乎激怒了那只妖魔,其身形一闪,直接撞破砖墙冲进了不远处的一栋房屋,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血肉飞溅!

“轰!”

短短几个眨眼间,那妖魔再度杀出,身上已经披上了碎肉、肠子,翅膀都被染成暗红!

紧跟着毫不停留,再度钻进了下一间房子!

这是一场屠杀!

不仅无人能抵挡那妖魔分毫,就算侥幸造成一点伤势,也能在转眼间复原!

这还怎么打?!

绝望涌上了所有人的心头,士气在瞬间崩塌,寨民开始了全面的溃败,没人再想着抵抗,所有人都哭喊着,跌跌撞撞地朝远处逃去!

楚策内心暗自后悔,早知道碰上这种大妖,那他说什么也不会留下来帮助寨民的,早就独自逃命去了。

但眼下,只怕逃也晚了!

先不说那恐怖至极的大妖,便是天空还有个长满骨刺的怪鸟在虎视眈眈,这一望无际的山谷能跑到哪去?

“我们逃吧。”杀人鬼低声道。

“逃到哪去?”楚策反问。

“不知道,混在人群里,让他们做诱饵,兴许能逃出去。”

说罢,杀人鬼又补了一句:“你若是脑子热了要在这里送死,我可不会陪你。”

楚策没有回话,内心也是百般纠结,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大吼突然在他身边响起!

“所有人,往西北跑!快跑啊!能跑一个是一个,这妖魔,让老夫拦住他!”

说罢,一道身影纵跳而出,正是郑礼!

他伸手一撕,露出肌肉虬扎的上身,右手拎着一米长的金背大刀,胡须随着粗气上下颤抖:“狗日的贱种!冲我来啊!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老夫要用这口斩铁刀叫你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