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树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日,太阳升起

阳光驱散了寒冷,消融了冰雪,为受伤的寨民们带去了一丝慰藉。

楚策靠在大树上悠悠醒转,已经有不少寨民起来了,他们有的砍树,有的制作家具,正重新建立营地。

不过,无一例外地是,众人的脸上都带着对生活的茫然。

楚策神色微黯,默默下了树。

他走到营地中心,顿时有不少人看向他,眼眸中透着憎恶,但倒没有人出言挑衅。

顶着众人敌视的目光,楚策来到薛元亮附近,此时他正在清点分发食物。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楚策问道。

薛元亮满脸愁容:“有,现在营寨中物资短缺,衣服、棉被、食物”

说到这薛元亮停了一下,欲言又止。

楚策道:“薛叔叔你直说吧。”

“嗯,”薛元亮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原先的营寨中还有许多物资没来得及拿”

说到这,薛元亮就停住了。

昨晚妖魔才来,此时不知走了没,重新返回营寨无疑是极其危险的。

楚策没再接话,若是他没有吸收那高阶妖魔的话,或许会仗着自己能飞前去一探,但眼下动用神通之后魔性都控制不住,又谈何其他?

微微思虑后,楚策问道:“食物还能坚持多久?”

“大概一周但马上气温会变得更冷,被褥完全不够用。”

楚策点头:“那我三天后去营寨看一眼。”

听罢薛元亮顿时一喜,连声道:“那便麻烦你了。”

在楚策杀败妖魔后,他现在对其已经不敢摆丝毫长辈的架子。

而楚策之所以会答应,一是内心确实有愧,二是他已经在外拖得够久,得尽快返回天狼城通知卓天羽有关营寨的消息,这样倒不如顺路去瞧一眼。

“只能希望三天后妖魔散去了。”楚策在内心暗道。

接着,他领了些食物,草草吃完后,便去帮着砍树搭房子。

虽然很多人不领情,但楚策也不多争辩,只是埋头用墨鳞枪砍树。

就这样,三日时光转瞬即逝。

“楚哥哥!你又要走了?这次我也要去!”

得知楚策将要离开的消息,沙楚月不依不饶地跟上:“我要去天狼城见爹!这一次,你们别想甩下我!”

“楚月,营寨需要你帮忙。”楚策柔声道,“况且我这次回城,要不了多久便会再带物资回来,帮大家过冬。”

听到楚策这么说,沙楚月迟疑地看了眼正在忙碌的寨民,小嘴一撅,气呼呼地转身跑了。

楚策摇头无奈一笑,若是沙楚月随他一起进城,沙安侯一死之事便会暴露,虽然小姑娘最终肯定也会知道的,但楚策还是想多瞒几日。

“我们走吧。”

扛起墨鳞枪,楚策对着一旁的杀人鬼说道。

“嗯。”

杀人鬼应了一声,依然是那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说来也好笑,这几天他靠着自己的力气帮了许多忙,营寨中的许多人反倒率先接纳了他,对他比楚策要好上不少。

二人简单带了些干粮,便钻进了深山之中,一路上他们都非常谨慎,依靠着杀人鬼出众的嗅觉小心翼翼地朝着营寨方向前行。

但事实证明他们多虑了,去往营寨的路途异常顺利,妖魔早就散去,只剩下满目疮痍。

楚策和杀人鬼进入营寨,四处翻找了一阵,很快便寻到了不少有用的铁器、被褥,还有不少遗漏的食物,二人将这些东西包好后用麻绳扎紧,竟足有一百多公斤重。

“我们现在回去?”

“不急,你再在这周围找找,我去神庙看看。”楚策道。

杀人鬼说过,那黑房子的外墙有异物的气息,这事他可是记得很清楚。

目前来看,供奉衣物似乎不会增长神性或魔性,而是单纯地获得力量,这等好事楚策可不会放过。

现下没人在,他行事便也粗野了许多,楚策挺起墨鳞枪,直接朝着黑房子横扫砸去!

砍了没几下,便将外头钉好的木头卸下,露出其下特殊的材质。

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但其又不是金属,表现出像是树木一般的横纹,很是奇特。

楚策将手摸了上去,默默发动了神像。

【贡品:树灵遗躯】

【赐福:青木诀第一层】

【是否供奉贡品:树灵遗躯】

竟然真的能供奉!

楚策内心一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供奉。

【供奉失败,贡品需为无主之物。】

这突如其来的提示让楚策愣住了,必须是无主之物?眼下这玩意竟然还是有主的?

他内心泛着嘀咕,微微思虑后走进了房间。

屋内是一片狼藉,方桌被砍倒在地,满地的虫尸已经化为干壳,其中还隐约可见碎裂的人偶残片。

楚策目光一扫,很快便锁定了房屋正中心的枯树。

“之前那神秘女子便是借助这树操纵妖魔和人偶,这附近活物也只有这一个,那么想必其便是那异物的主人了吧。”

楚策心中有了定计,当下二话不说,举起墨鳞枪便朝着枯树砍去!

就在这时,一声焦急的呼喊响起:“小友且慢!”

楚策一愣,警惕地看向四周:“谁在说话?”

随着他的话音,那老树的躯干上竟然缓缓凝聚出了一张人脸,似乎还带着谄媚的笑:“小友好,吾乃此地树灵,多谢小友将吾从那妖女手中解脱。”

“树灵?”楚策看着那人脸,目露奇异。

“正是,吾等乃天地之精,万物母气所养,可与那些妖魔有着天差地别。”

楚策可没兴趣管二者有什么区别,直接一指神庙的墙壁道:“这房子是靠你身体建的?”

话音落下,树上人脸顿时显露出愤怒的神色:“不错!那妖女知晓我六兄弟具有联系万物之能,便将我等依次捕捉,并用自己身体囚禁于此,实在可恨!”

楚策“哦”了一声,拿墨鳞枪敲了敲树灵遗躯:“那你还要这玩意有用吗?不如送给我当作解救你的谢礼吧。”

听了这话,树灵脸色顿时一变,干笑道:“小友,你可别开玩笑了,此物虽是遗躯,但也是吾数千年精华所汇聚,与吾有着千丝万缕之联系,若是给了你,吾立时便会元气大伤,怕是得上千年才能修复。”

“是么,”楚策冷笑一声,“那我便先将你斩了,那遗躯自然也便归我了。”

说着便挺起墨鳞枪,挥手便是一劈!

“咔!”

木屑纷飞,树灵顿时大急:“小友且慢!吾有一个提议,保证能让小友满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