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从诡异世界开始 > 第74章 疯狂计划

我的书架

第74章 疯狂计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错。”

卓天羽轻轻点头。

“为什么?你怎么和红莲教的人混在了一起?”楚策不可置信道。

卓天羽道:“红莲教三个字太过单薄,不能简单地概括成千上万条人命,你看周围这些人,他们可有半分邪教徒的模样?我的目标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便是从那神秘女子手上救下天狼城数以百万计的城民!官府还是流民,只要能为我所用,我并不在乎他们的身份!”

卓天羽这一番话,说得楚策有些发愣,反应过来后却觉得颇为有理。

“那你为何要陷害于我?”楚策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有两个原因。”卓天羽为他接了碗水,“第一就是将你和杀人鬼抓捕,可以提高我在狩魔司中的威望,增加我的话语权,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需要你进去为我救刘存出来!”

“救刘存?”楚策目露诧异。

这么想来,吴全之前确实一直死死护着刘存。

“为何要这么做?”楚策继续问道。

“因为刘存很特殊。”卓天羽回答道。

“怎么特殊?”

卓天羽没有第一时间回话,而是起身,从小屋的窗户向外望去,从这里正好能看见繁华的内城,酒楼高台鳞次栉比,身着华服的人群来来往往,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喜乐。

这一刻,他仿若恢复了视觉一般,能够看见这一切。

好一阵,才听卓天羽略显阴柔的声音响起:“因为在关于刘存这件事上,我和上头理念不合。”

“阿策,你应该还记得,刘存是金玲丈夫这件事吧?据他所说,自己被赌场的人下了药,从此失心疯般沉溺于赌博之中,不仅变卖了所有家产,最后甚至还将自己亲生女儿卖给了青楼——我们一致认为,这便是金玲所有仇恨的来源。”

“他恨自己的丈夫,所以不惜将自己出卖给妖魔,从而换取复仇的力量,上头认为,应该以刘存为铒,引诱金玲现身,再以雷霆手段击杀!”

楚策道:“听起来没什么问题。”

倘若金玲真的对刘存恨之入骨,以至于不惜杀了亲儿获取力量,那么一旦得知刘存的消息,势必会想尽办法复仇。

这几月来,金玲肯定一直都在暗暗发动人找刘存,只不过刘存之前在赌场那副模样,任谁也无法跟原来的英俊书生联系在一起,楚策若非机缘巧合之下,也根本不可能发现。

卓天羽点头道:“确实没有问题,那神秘女子如此大费周章地培养金玲,势必大有用处,若是我等能将金玲斩杀,将获得极大的优势,只不过——”

卓天羽顿了顿,“阿策,你可听闻有哪种药物能够让人赌博上瘾的吗?”

楚策被卓天羽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住了,摇头苦笑道:“我确实没听说过,不过这天下药物何其之多?就是有怕也不稀奇。”

谁知卓天羽摇了摇头:“不,阿策你错了,人的灵魂最是难以捉摸,药物或许能够让你产生幻觉,但对赌博上瘾?这我却闻所未闻!不过,我倒是知晓某些妖魔鬼怪,最擅长操纵人心”

听到这,楚策猛地明白了过来,目露惊骇:“你是说,是那神秘女子在其中挑拨离间!”

“正是!”

卓天羽笑着点头,他舔了舔嘴唇,语气带上了一丝兴奋:“倘若如此,这就意味着——我们有机会将金玲策反!”

楚策被卓天羽这个大胆的想法惊呆了!

难怪上头会和他意见有分歧!倒不是说这个想法有多么地惊世骇俗,而是成功的概率太低了!

低得可怕!

要怎么引出金玲?又要怎么让他相信一切是神秘女子在背后作祟?

又怎么知道金玲此时有没有彻底被神秘女子掌控,变为她手下的一具傀儡?亦或者被力量腐蚀,不顾往日恩情?

太多的不确定性了!

这么多不确定性叠加下来,让这个想法成功的几率无限趋近于零!

楚策扪心自问,如果他是狩魔司的上级,也断然会选择更加保守的策略!

而卓天羽和他们意见不一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勾连红莲教的人劫狱!这已经不能用胆识过人来形容了,简直是疯子的行径!

楚策根本无法理解!

卓天羽感受到了楚策的不解,他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低低一笑:“阿策,倘若那日见到神秘女子真容的是你,或许你就能明白了,现在我说再多也无用。”

说到这,他的语气突然变得落寞,喃喃自语道:“我们这些人的挣扎,在她眼中根本不重要,杀再多妖魔,摧毁再多红莲教的基地都不重要!”

忽地卓天羽又摇起来头,似乎想把这些丧气念头甩开,他定了定心神,续道:“总之阿策,仅仅被动的防御无法破局,我们需要拼出更大的优势!而金玲就是这个突破口!

那神秘女子不在乎城外的妖魔和流民营地,却费尽心思打造了金玲这个妖魔!我们尚且不知金玲有多强,又具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但知道她很重要,这就足够了!”

说着,卓天羽轻轻握住了楚策的手,语气诚恳:“阿策,我知道我之前害你入狱,让你对我一点都不信任!但我现在需要你相信我!尽快好起来帮助我!我一个人做不来如此多的事情!”

卓天羽声音逐渐激动,楚策甚至有种他在恳求自己的错觉。

要是普通小事,楚策自不会推辞,但卷入这等大人物的纷争当中,一不留神就是丧命的下场!

他好不容易脱狱而出,只想寻个安稳地界潜心修炼,实在不想参与其中!

但他又转念一想,若那神秘女子当真如卓天羽所说如此恐怖,自家坐以待毙,岂不是如埋头鸵鸟一般自欺欺人?

如此一来,楚策更是百般纠结,沉默好半晌才缓缓道:“回答我三个问题,若是让我满意,我便答应你!”

卓天羽忙道:“你尽管问。”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不事先跟我说,而是直接送我入狱?”

楚策缓缓说道。

这个问题很关键,卓天羽有没有什么隐情楚策不得而知,但倘若对方是怕自己不愿而先斩后奏,就这般算计他人的心思,楚策绝不会再信他半句!

不过卓天羽接下来说的话却是让他意想不到。

“这是因为隔墙有耳啊!”卓天羽叹道。

“隔墙有耳?”

“不错,有些事阿策你不知道,那神秘女子我之前一直称呼其为妖魔,但其实,在我们狩魔司内部对她这种存在有着另一个称呼。”

卓天羽顿了顿,神情凝重:

“那就是——神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