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破败寺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小子倒是有趣,不过这个人真的就是会知道简简单单的住宿客吗?”萧瑟双手插在对面的衣衫中心里暗想。

  “喂喂喂,这位萧老板,您看我的住宿费是不是。”陈逸凌咧开嘴一笑双手摩擦着。

  “行,到时候给你一两银子。”

  “看来是我多想了。”萧瑟摇了摇头,随后看到雷无桀正在拍着他的马头。

  “雷无桀,你知道我这是什么马吗?”萧瑟厉声的说道。

  “不知道,”雷无桀很自然的说了一句,并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像萧瑟。

  “我这可是珍贵的夜北马,百里挑一,看你穿的凤凰火,还真是一个憨货。”萧瑟很是无奈。

  而一傍的陈逸凌则是死死的抓住马绳,仿佛怕自己掉下去一样。

  “装成这样,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只要不出意外,就是打好关系了,这一点我还是不如那个姓孙的啊。”那个短命鬼也不知道死没死。

  同时,坐在监天阁中和国师齐天正下棋的黑发青年也是打了一个喷嚏。

  “也不知道是谁有在夸我,长的帅就是无奈。”孙安宁默默地下了一个旗子说道。

  “哦?那为什么有人在说你坏话呢?”

  “何以见得,我只要我觉得,同别人干什么?”孙安宁接着回应。

  “在这一点上,老夫不如你看的开啊,小师叔。”齐天正愣了愣随后笑道。

  “扯什么小不小师叔的,你比我大,你就是我的长辈。”孙安宁下了一手,他的棋盘,在这一子下,直接就从半死不活变的如日中天。

  齐天正摸了摸胡子,开始思考下一个棋子。

  孙安宁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看天空,手指头点了点上面的星星,眼神亮了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远处有着一男一女缓步前行。

  “二位,这月黑风高的,不会有杀手吧?”陈逸凌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过眼神却看着自己的右前方,那里有一男一女正在走路,杀气腾腾,同萧瑟几人大约进二十里。

  “嘿,杀手?放心我会保护你们的。”雷无桀那很正能量的声音传来。

  “嗯,虽然是个憨货,不过还是有点手段的。”萧瑟那懒散的声音也响起。

  “好吧,我还是喝口酒压压惊吧。”随后陈逸凌就喝了一大口的酒,在陈逸凌看来,酒这种东西。

  那就得大口的喝才香,最好是在呛一下,不然没有灵魂。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

  陈逸凌是真正的绝世天才,十六岁就入了神游玄境,入了别人一生都入不了的境界,更是在十七岁时一场战斗直接突破了那个传说的境界@

  超凡圣境。

  身化自然,随心所欲,掌握天地。

  这就是超凡圣境。

  三人快马加鞭,来到了一个寺庙中。

  “嗯?有点意思,都是不错的苗子,都是棋子吗?那我要参一脚进去回事什么样呢?还真是让人兴奋呢。”

  “看看看,这里还是热的,我还怕没有东西点火呢。”雷无桀的声音很大。

  “运气不错。”萧瑟淡淡的说道。

  “我咋感觉这是刚刚熄灭的?”陈逸凌的话音刚落,雷无桀和萧瑟就看像了陈逸凌。

  “啊?我又说错什么吗?”陈逸凌有些惊恐。

  刚刚说完,大门直接就开了,从陈逸凌的身后射出了四张帖子。

  不过陈逸凌直接就趴在桌子上,而那个帖子也是差进了陈逸凌正前方的佛像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