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亲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正在白幺幺还在感叹这纯天然的葡萄就是好吃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声音很急,而且很少杂乱。

  白幺幺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葡萄,将手里的汁水胡乱的在衣服上擦了起来。

  正襟危坐的样子倒像是一个大家闺秀。

  随后房门被人敲响,白幺幺盯着门口,“进。”

  随后映入白幺幺眼中的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妇女,想必这就是白幺幺的母亲上官海棠了。

  白幺幺立马起身,对着众人行礼,微微鞠躬,“父亲,母亲,哥哥,安好。”

  “小幺,不必行礼,快坐下,刚刚醒过来,这些虚礼就不必了。”上官海棠快步走了过去,将白幺幺扶着坐了下来。

  上官海棠在她身侧坐了下来,“小幺啊,头还晕吗?有没有不舒服啊?”

  上官海棠担忧的神色悉数落在了白幺幺的眼里,她分的出真假,她也看得出上官海棠是真的很关心这具身体的原主。

  “娘亲,我没事的。”白幺幺弯弯的眉眼,看起来可爱极了。

  为了表示自己身体没有丝毫问题,白幺幺还特意站了起来,转了个圈,“你看,这一点也没事。”

  “好好好,没事就好,来,快坐下,和娘亲说说话。”上官海棠拉着白幺幺又坐了下来。

  随后又看了身后的一群男人,“你们还站着干嘛呢?看见小幺没事了,就去自己干自己的事去吧,都别杵着这啊。”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得了,三个人都没有一个女儿受宠。

  “那夫人就好好的和小幺说话,那…”白承安一边说着话,一边观察着自己夫人的脸色,“那我就带着这两混小子出去了。”

  这一听’混小子’,白辞不乐意了,小声嘀咕,“什么混小子,每次莫名其妙就被说…”

  白承安听到了他的小声嘀咕,反手就是一个爆栗,一巴掌排上白辞的脑门。

  “哎呦…”白辞哀怨的看着白承安,这一巴掌还真是用力啊…

  “还磨磨蹭蹭的,出不出去了?”上官海棠开口。

  “好好好,马上就走。”白承安对着她笑呵呵的,然而一转过头看见白辞又是一脸不耐烦。

  “混小子,还不快走。白璟,等会你跟着我去铺子里看一下。”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白璟点了点头,一眼看着白璟就是那种浑身书卷气息的读书人。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嫡仙,让人高攀不起,害怕世俗污染了他。

  磨磨蹭蹭了这么久之后,三人才走了出去。

  只留下白幺幺和上官海棠两人独处一室,这让白幺幺感觉有点不自在。

  “娘亲刚刚支开爹爹和哥哥可是有话要对我说?”白幺幺看着上官海棠想要开口却又不开口的样子,忍不住自己先开口了。

  上官海棠抬眸看了一眼白幺幺,满眼的心疼,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娘亲,有什么事就说吧,女儿在这听着呐。”白幺幺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上官海棠面前。

  上官海棠端起茶杯小酌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嗓子。

  “小幺啊,下个月就是你外祖母的八十大寿了,你外祖母向来是最疼你了,可是你这额头摔了,到时候你外祖母见着肯定又是要心疼一番了。”

  上官海棠说着说着,眼里就噙着泪水了,本来就是一个娇生的大家闺秀,现在为人母了,依旧是一副小姑娘模样。

  “娘亲,无碍,到时候我遮遮伤疤就好。”白幺幺还以为上官海棠要说什么天大的事情,结果是为了寿宴。

  上官海棠伸手摸了摸她额角的伤疤,“这女孩子家的,莫要留下伤疤才好。”

  “无事。”白幺幺微微勾起嘴角一笑,笑的如沐春风拂过。

  “今日娘亲其实还有其它事情要同你说的。”上官海棠的美眸就这样盯着白幺幺。

  这样一个美人娘亲一直盯着自己,让白幺幺的脸上填上了一摸淡粉色。

  “娘亲是还有何事?”白幺幺微微歪头,做倾听状。

  “小幺,你可还记得小时候同你一起玩耍的小男孩?”上官海棠试图勾起白幺幺儿时的回忆。

  可是重生过来的白幺幺怎么会记得?

  白幺幺微微摇了摇头,“娘亲,儿时的事,女儿早已记不太清了。”

  上官海棠叹了一口气,“也是,那时你太小了,当然记不得,只怪娘亲,见那小男孩可爱的紧,你又爱和他一起玩耍。

  这不当时心头一高兴,便给你定了一个娃娃亲,本以为过了这么久,也没见着也就作罢了。

  谁想到前些日子,那小男孩的娘亲拿了个信物来要这门亲事,这…”

  上官海棠微微低垂着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但是白幺幺大概是明白了,这不就是定了个娃娃亲,现在来要人了吗?

  白幺幺的绣眉拧了拧,“娘亲,这门亲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上官海棠摇摇头,“这若是普通人家,那还能推脱掉,可是对方是当朝亲王,这…实在是婉拒不了。”

  白幺幺内心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啊,这是坑女儿吗?

  “娘亲…”白幺幺发出软糯的声音,试图撒娇。

  “小幺,你若是不想嫁,那我再去和你爹爹商量商量,到时候再看看。”上官海棠实在不忍心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不愿意她委屈半点。

  白幺幺见还有回转的余地,眼睛突然放光,“那娘亲到时候再和爹爹说说吧。”

  白幺幺靠在上官海棠的肩上,“我还想再多陪陪娘亲和爹爹呐。”

  说到这里白幺幺的鼻尖突然发酸,上一辈子没有感受过这种爱,是不是老天看自己可怜,让我能够感受到从这里偷来的感情?

  “好好好,爹爹娘亲也舍不得你。”上官海棠轻拍着她的手背。

  ……

  而此刻的白璟正跟着白承安去自家的铺子里查账本。

  他们先到了一家客栈,白家客栈。

  “管家,把上个月的账本拿过来。”白承安坐在雅间里喝着茶水。

  而在对面的白璟正襟危坐着,背挺的笔直,头上束着发,任由着发带落在两侧。

  “好的,老爷。”管家退了出去,将门带上。

  “璟儿觉得这间客栈如何?”白承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果然茶香清冽,上等佳茶。

  “父亲这是指哪方面?是客栈的地理位置,还是客流量亦或是什么?”

  “把你能想到的都一并说出来。”白承安笑了。

  对于白璟,白承安一向是赞赏有加的,而让他接手白家的家业也是迟早的事。

  “那孩儿就献丑了。”白璟双手行礼,随后站起了身,“父亲你看。”

  白璟走到窗边指着外面的景象。

  白承安疑惑,却依旧起身走到白璟旁边,“这是看什么?”

  “看这里的人,来往之人众多,当然最多的还是那些赶路之人,这家客栈本就处于入城之处,

  所以来住之人大多是那些赶路之人,而他们大都会选择近一些的地方落脚,而这家客栈是不二选择,

  再者客栈环境做的也是十分好的,从刚刚进客栈开始楼下虽是有着菜香酒香,

  但是楼上却丝毫没有这些油烟之味,相反是能让人安睡的薰衣草香,这也是十分好的…

  嗯…再者…再者?”白璟想了一会实在是说不出来了,“爹爹,孩儿就知道这么多了。”

  白璟低着头,似乎觉得其实不止自己说的这些,但是自己却又说不出来了。

  白承安爽朗的笑声,“璟儿啊,你说的不错,确实这间客栈能盈利都是因为它做的好啊,地理位置也是十分不错。”

  得到自己父亲夸奖的白璟,面上也露出了喜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