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要银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房内的白幺幺早就已经醒了过来,靠在门口,将他们的对话也听的一清二楚。

  而白幺幺此刻的内心OS:果然,幸好自己不是个男的,要是个男的那也太麻烦了,女孩子嘛,撒撒娇,事情就容易的多嘛。

  两人没说几句之后,白辞就出了院子,而上官海棠看着他走远之后也准备进房间看看。

  白幺幺听见动静之后,又一瘸一拐的,动作还蛮迅速的跑到了床上,躺了起来,将眼睛闭上装睡。

  上官海棠开关门的动作很轻,就怕把她给吵醒了,关上门之后,就往白幺幺的床榻走了过去。

  白幺幺本来眯着的眸子,就这样慢慢的睁开了,伸手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上官海棠见了还以为是自己将她给吵醒了,“小幺,醒了啊。”

  看着白幺幺要坐起身来,上官海棠也就帮着她将她扶了起来。

  “嗯,娘亲,我睡了多久啊?”白幺幺微微抬头,看了看窗外,天都快黑了。

  “睡了两个时辰吧,大夫已经给你看过脚伤了,还拿了一罐药膏,早晚涂一次。”上官海棠说着,就将药膏从矮桌上拿了起来给她看。

  白幺幺看着这药罐子还长的挺好看,蛮精致的样子。

  接过手就是打开一闻,不闻不知道一闻吓一跳啊,这味道一言难尽啊。

  白幺幺立马皱着眉头,将药罐子给盖上,用手拿着它离自己有多远要多远。

  上官海棠见她这嫌弃的样子,嘴角抽了抽,有点不信,“这…有那么难闻吗?”

  白幺幺疯狂点头,这味道要她怎么形容呢?就是那种…榴莲混着臭豆腐的味道?

  上官海棠不信邪的拿过了药罐子,打开闻了起来,一闻,差点将药罐子直接脱手掉地上去。

  “这味道…”上官海棠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难闻。“小幺,大夫说了这药很管用的,你一定要每天涂上才行。”

  白幺幺一脸苦相,她就不能不涂吗?扭伤没事的…让自己熬一熬也就好了。

  “娘亲,我知道的。”白幺幺很是无奈,为了不让上官海棠担心,自己也得硬着头皮擦这个药膏了。

  ……

  白幺幺扭伤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是偏院那一摊烂摊子还没有收拾。

  “白玉,我爹爹和娘亲现在在哪啊?”自从白幺幺扭伤之后,只要自己一出这门,那么上官海棠必定会收到消息。

  接连几天都是这样,搞得白幺幺不仅要忍受着药膏的味道,还不能去拾掇自己的院子。

  “小姐,我都打听好了,夫人和老爷今天带着大少爷和二少爷都出门了,你就放心吧。”白玉站在白幺幺旁边说着。

  “真的?”听见他们全部出门的消息,白幺幺整个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消息可靠吧?”白幺幺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保证一下消息的可信程度。

  “保证可靠,我可是亲眼看见他们出门的。”

  白幺幺此刻的内心OS:nice,没人在家,那就可以……嘿嘿嘿。

  “好。”白幺幺的脚脖子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能说还是一拐一拐的,拖着一条腿走,不过完全不需要人扶着。

  “去看看我的小冬瓜和小南瓜种子还好吗?”白幺幺心心念念的种子啊,也不知道这些天,这种子坏了没。

  “小…小姐…”白玉站在白幺幺后面叫了她。

  白幺幺微微侧过脑袋,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怎么了?有什么话要说吗?”

  白玉咬了咬嘴唇,“就…就是偏院…”

  “偏院怎么了?”白幺幺心里一惊,觉得肯定有不好的事发生,拔腿就往外走。

  很快到了偏院,只看见原本被拔掉的花苗居然又原封不动的种了回去。

  感情自己白忙活了半天,又恢复成原样了。

  走在后面的白玉,这才将刚刚的话补齐,“偏院又被夫人给种花了。”

  白幺幺此刻真的是欲哭无泪啊,自己想种个菜,咋就这么难呢?

  不信得想个法子,这里不行,那就…种菜嘛,得有一块地,地嘛,得有钱去买。

  白幺幺一想到这,就感觉回房间,翻箱倒柜的,“值钱的的东西。”

  “这个值钱,这个…这个也值钱…这个还行…”从首饰盒子里拿出了一些金钗子,银钗子,各种玉佩,镯子之类的东西。

  白玉见她将东西全部摆放在梳妆台上,一团乱,“小姐…你,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白幺幺此刻简直是春风拂面,看着眼前这些亮晶晶的东西,啧。

  “白玉,你看这些东西能值多少钱啊?”白幺幺拿起梳妆台上的首饰,起身将它放在了茶桌上。

  全部首饰占据了茶桌的一角。

  “小姐,你…你不会是想把这些东西卖掉吧?”白玉被自己脑海里这个大胆的猜想给吓坏了。

  “嘘~”白幺幺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别张扬出去,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白玉捂着嘴巴,“唔…唔…”的好像要说什么话。

  “你捂着嘴巴干嘛啊?有什么话就说,我又不罚你。”

  “小姐…这些首饰可买不得,这都是夫人送你的,除了夫人送的以外,最贵的就是那老夫人送的如意金钗子了

  这你要是拿去卖了,要让夫人知道了非要吃一顿家法不可。”

  这倒是把白幺幺吓得一个激灵,“那…那你帮我看看这些东西哪些可以拿去卖,还不会受家法啊?”

  这番话倒是让白玉气恼了,跺了跺脚,“小姐,这些东西你怎么能卖呢?”

  “我…我这不是缺钱嘛。”白幺幺讪讪一笑,有点不自在的挠了挠头。

  缺钱?

  在白玉眼里,自家小姐可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更何况是缺钱。

  毕竟府里上下最是疼爱的就是小姐了,平日里的吃穿用度都是一等的好。

  就连那每月的银子也是要比两位少爷高的多。

  “小姐,若是真缺钱了,也不必卖这些首饰啊,你去和老爷说,到时候老爷肯定会给你的。”白玉说。

  而此刻白幺幺心底在死命的摇头,难不成自己要告诉他,自己要买块地种菜吗?

  白幺幺摇了摇头,算了,看来自己得想想其他办法。

  首饰不能卖,那…对了,银子,每个月的银子放哪的啊。

  白幺幺又继续翻箱倒柜了,也不知道原主把银子给放哪了。

  白玉就看着她的迷惑行为很是不解,一会翻首饰盒,一会翻柜子,现在又翻床。

  “小姐,你这又是干嘛啊?”

  “找银子啊。”白幺幺想也没想的就回了,随后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自己的银子自己这么可能不知道放在那啊。

  白幺幺此刻翻床的动作十分僵硬还讪讪一笑,想就这样敷衍过去。

  “小姐,你的银子不是一向放在荷包里的吗?”白玉也只是当她一时忘记了,并没有多想。

  白幺幺起身,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啊…?对哦,我的银子在荷包里。”

  白幺幺摸了摸腰间,发现没有荷包挂在上面,又摸了摸袖口,但是什么也没有。

  “小姐,荷包在枕头下面。”白玉走到床榻边把枕头掀开,发现一个墨绿色的荷包正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

  看样子荷包还蛮鼓的,里面的钱应该不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