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州剑仙 > 第三章 受辱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受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越想越觉得靠谱,吴胜卷起石剑就去铸剑阁走去。

  千年道宗的底蕴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这里有许多凡人根本想不到的东西。

  吴胜走到一处山崖附近,嘴里念念有词。

  “四方土地听令,速速归位。”

  咒语停下。一道黄光一闪,从地下钻出一个土岳巨人。

  土岳巨人伸出手掌,将吴胜端在手里。它手掌很大,一次可以接上数十人。

  这是宗门灵机殿研究出来的代步之物。

  它动起来了,几步便是几百米的距离。周围的一切好似流光快速划过。

  数分钟后土岳巨人走到一处火山附近停了下来。吴胜从容下来。若没有土岳巨人相助,他要走到这里,要花费不少时间。

  铸剑阁位于一处火焰地脉之上,这里火焰终年不息,所有弟子的飞剑都是在这里生产。

  吴胜远远的望去,已经排起长队。

  这终究是玄冥宗最具权威之所。来这里锻造飞剑,探查异宝者不少。六宗九院,十六皇朝。皆比不上此处。

  一入铸剑阁,铸剑炉喷出来的热浪拍打在他的脸上。铸剑师已经开始接受他人的委托炼制法器。

  剑炉里,低阶灵焰似火蛇般流动。焚烧着各种各样的飞剑。墙壁挂着的火葫芦不断朝剑炉里喷吐火焰。一处处的火池,蓝色、赤色的火焰不停灼烧。

  一名古铜肤色的中年汉子吞吐着火焰打量吴胜一眼问道:”小子,你是来锻造飞剑的还是鉴别宝物的。”

  “晚辈是来鉴别宝贝的。”

  “中年汉子擦了一把脸上的细汗说道:“这里的规矩你懂,绝不会泄露你的物品信息,信的过我就拿出来吧。”

  吴胜闻言,将石剑取出。

  中年大汉念念有词,施展一灵目术。双眸镀了一层金光,看向石剑。玄妙的法术直接看向石剑的内部结构。

  良久后他说道:“剑体无秘纹,看不出锻造方式。”

  “兄弟,这是你的传家之宝吧。怪我眼拙看不出他的特殊。如果你还有疑虑就去找其他人鉴别一番吧。”

  吴胜听完若有所思的朝其他人走去。

  铸剑师也分很多级别,越往深处,级别越高。

  吴胜挤了好久,终于挤到一名青衫铸剑师面前。他的这番举动惹得一众人不满。

  “挤什么,没看到大师在忙着么。”

  “长老,请替我鉴别一下这件东西。”

  青衫铸剑师被打扰,脸上有些不高兴。他正在铸造飞剑。铸剑炉里三才火熊熊燃烧,几把飞剑已经成型。

  “鉴别物品,十枚灵石一次。”

  吴胜掏出几枚剑元石,充当费用。

  青衫老者于忙乱中将其收下说道:“是什么东西?”

  吴胜将石剑呈上。青衫铸剑师看到石剑,眼中多了几分鄙夷。一把石剑当什么宝贝。整个玄冥宗可以找出无数把这样的飞剑。

  不过碍于职业素养,还是接过检查。

  青衫铸剑师的手法比刚刚的中年汉子熟练许多。敲打、卷韧。一番操作下来,脸上明显不喜。

  除了材质有些特殊,其余一无是处。这种垃圾应该及时处理。

  心高气傲的他将石剑随手一扔,直接扔进了铸剑炉中。

  “小辈,不知从哪找来一件破剑,这是把废品,我帮你融了它。”

  一旁的弟子被耽误时间也是说道:“一柄破剑能是什么宝贝。”

  吴胜大惊失色。本想靠铸剑阁的人来探查出石剑的秘密,谁想到出了这种乱子。他千辛万苦得来的宝贝,岂能毁掉。吴胜扑到铸剑炉炉口处。

  石剑落入铸剑炉中,剑炉燃起雄雄火焰,炙热的火灵力一出,吴胜感觉全身血肉要融化。

  旁边有一池的蓝魄寒水,原本是淬炼飞剑极速冷却的。

  他捏了一个引水决,将蓝魄寒水吸起灌入铸剑炉中。

  寒水灌入剑炉。剑炉霎时窜起一团黑气。正在熊熊燃烧的烈火熄灭。吴胜一下将石剑取出。

  石剑依然是混浊斑斑的模样,没有被三才火融化。

  青衫铸剑师看到剑炉受损一把抓住吴胜。

  “浑小子,你做什么,你赔我的剑炉。”

  吴胜不忿:“谁让你把我的东西,扔进铸剑炉的。”

  青衫铸剑师嘴角的胡子乱抖:“你在怀疑我的能力!这种废品,不扔进铸剑炉留着干什么,也只有你这杂色剑种的人将他当宝贝。”

  铸剑阁深处听到动静走出一名长老。

  “噤声,是古长老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这小子要吃些苦头。”围观弟子说道。

  古长老,在铸剑阁里身份极高,能锻造上品法器。他的话在玄冥宗里比一些道人境长老还好使。

  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他说道:“大胆吴胜,竟敢向剑炉倒灌寒水。如今剑炉灵性受损,几把飞剑也被毁掉。你该当何罪。”古长满脸寒霜。

  乳臭未干的小子,如今连预备弟子也敢来铸剑阁闹事。

  吴胜说道:”我是来鉴别宝贝的,可是你们铸剑师却将我的东西扔进了铸剑炉里,这是什么道理。”

  青衫铸剑师嗤之以鼻道:“什么宝贝,无非是一把废剑。你可敢将你手里的剑举起来让大家看一下。看是不是我冤枉你。”

  石剑平平无奇,根本看不出奇异之处。吴胜懒的搭理他。

  “那也不能将我的东西扔进铸剑炉里。”

  古长老已经注意到吴胜手里的石剑。只大约看了几眼,就有了结论。

  “你损伤剑炉灵性,致使飞剑被毁,这是赖不掉的事实。拿出一万枚灵石,此事便算了。”

  嘶。

  周围一阵倒吸空气声。

  一万枚灵石,便是内门弟子身上也拿不出来。

  “你们这是敲诈,这怎么会需要这么多灵石。”吴胜大声质疑。

  古长老冷哼一声。

  “剑炉由无数灵材制成。其中的灵焰更是不凡。哪一样都是价值连城之物,岂是你小小的练气弟子所能想像的。”

  “这下惨了。吴胜怕等不到试炼就会被逐出去的。”

  “逐出,真是天真。逐出宗门都便宜他了,不然那一万枚灵石去找谁要!”

  古长老轻轻一抬手,一串锁链从他袖袍中飞出。

  “是缚灵锁。”

  锁链将吴胜捆成一个粽子。吴胜的灵力全部压制到丹田,他身上好似背着一座小山,沉重无比。

  “交到执法长老哪里。拿出十万灵石来抵债。”古长老轻飘飘的说道。

  青衫铸剑师一把抓过锁链,押着吴胜出去。

  “小子,我看你在猖狂。从我手上锻造出多少把法器,我岂会看走眼。”

  扭打中,两人很快便到了执法堂。

  执法堂里。吴胜单膝跪地,极力抵抗着背上的重压。缚灵锁带着惩罚性质,约有几千斤重。青衫铸剑师向长老诉说事情始末。

  黄彦师兄,事情就是这样,这小子朝剑炉倒灌蓝魄寒水,令剑炉受损。你说怎么办。

  “长老,是他们先将我的宝贝扔进铸剑炉里,我情急之下才损害剑炉的。若说有错,也是他的错。”

  “黄师兄你看这是我故意损害他的宝贝么。”

  青衫铸剑师干脆将石剑举起让黄彦看个明白。

  黄彦手指虚点,点点光波击在石剑上,剑身发出混浊的杂音,黄彦摇了摇头。铸剑阁里的人极少弄错。轮见识尤在他之上。

  “这是把残剑,或许曾经是一把神兵,但明显现在是件废品。”

  青衫铸剑师说道:“傻小子,听见了么。这是把废铜烂铁。”

  一边是一名资质低下的弟子,另一边是大有前途的铸剑师。孰轻孰重,他心里清楚。

  黄彦说道:”至于具体惩罚还要再做研究,一万灵石他一个练气期弟子明显拿不出。”

  “暂时将他关入寒冰洞,等商议过后再说。”

  吴胜听进关入寒冰洞,有些意外。寒冰洞是惩罚弟子的地方。哪里的寒气源源不绝,进去的弟子都会被寒气折磨的痛不欲生。

  很快执法堂便出来两位弟子。押着吴胜带入寒冰洞。

  寒冰洞距离执法堂很远,三人走了很久才赶到。茫茫雪山,寒冰洞便在此处。

  只站了一会,感受着雪山的寒气,一名弟子说道:“放下他,我们快走吧。这寒气太冷了。”

  咔嚓,石洞门被打开。吴胜被推进寒冰洞中。两名执法堂弟子帮吴胜解开了缚灵锁。

  “洞里有阵法守护,你不要想逃跑。好好在此受过吧。”

  说完,石门关上。

  吴胜进洞后看起周围的环境。四处都是冰块,地上的一些石头也因为寒冰变得坚硬无比。几条狭窄的小道通向未知的地方。四周的墙壁上残留着五行法术留下的痕迹。

  吴胜决定向深处走去。

  不一会他便来到了寒冰洞中央,这里有一座座的玉台,其上还有弟子在打坐。吴胜眼里多了一丝惊异,这里还有弟子,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无聊。

  “快看,又来新人了。”

  “还是个剑修,喂,你是犯了什么错误罚到寒冰洞的。”

  吴胜看着他们滔滔不绝的在问,好像很久没有说话一般。

  吴胜想了一下开口道:“我是被冤枉的。”

  几名老人同时摇着头说道:“这里所有人都是被冤枉的。”

  何郢你是怎么来到这寒冰洞的。

  一穿着青色布衫,留着长长的头发的男子说道:“是执法堂的人眼神不好,我杀了几名魔宗弟子,他们非说我杀害同门。可笑。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是铸剑阁的人碰瓷敲诈我。”

  “好吧。”几名老人煞有其事的点头。

  吴胜不在纠缠这个问题,他发现寒冰洞似乎没有那般可怕。

  “这寒气虽然很冷,但是对于我们修仙者而言,应该很容易承受吧。”

  何郢说道:“等一会你就不这么想了。这里是专门惩罚弟子的地方,岂会只有这么点手段。

  吴胜静静踱步,看着寒冰洞不同寻常之处。

  时间一丝一毫的过去,突然寒冰洞的众人说道:“差不多到时间了。”

  吴胜被弄的一阵懵。什么到时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