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九州剑仙 > 第三十二章 异动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异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吴胜一如既往的巡视,突然一抹白色雷霆朝天冲去,一艘飞舟在天空显现。

  “你们好好镇守驻地,不得有误。”

  吴胜暗骂一声:“这老混蛋,又没人影了。”

  余垣架起飞舟朝各处势力飞去。补天所用的天地灵物他已收到,接下来他要联系众势力的领头者一起商议,而地点就定在杀手组织大本营。

  这一次准备妥当,所有修士再无拖延的借口,只得暗骂自己倒霉,前人丢下的乱摊子让他们去处理,偏偏还有个二傻子积极的很。

  “妈的,都说剑修无脑,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众筑基修士心里已经将余垣骂了无数遍。

  鬼面崖黄羽突然问道:“我们全都离开驻地,如果这时候出了乱子怎么办?”

  “我们驻地都有阵法守护,还有许多灵符,能出什么乱子。几个散修还能成什么气候。少操心了,你还是想想如果秘境崩溃,我们如何逃命吧。”

  余垣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果秘境突然崩溃,他们筑基修士会是死的最亏的。漫长的生命无法挥霍。

  几个修士驾驶飞舟来到秘境边缘,可以清楚的秘境已经撕开一条大裂缝。五行之力混乱,空间碎片将一切吞噬。

  “妈呀,不小心卷入空间乱流中,我们会瞬间没命的。”

  众修一致决定不能在前进。

  “余垣兄,到了这里已是极限,在往前我们会被吸进去。”

  余垣同意停下,他是怜惜外面无数百姓,可也不傻,将自己的性命赌上,这种事情他是不做的。

  “大家一起出手稳固周围的空间。”

  余垣率先取出一枚土系宝物,扔向前面。

  “核心机缘都被大宗门取走,乱摊子却扔给我们处理,这是那门子道理。”黄羽抓住一切机会打击余垣。

  余垣身上剑光跳动,青蓝色剑种隐隐吐露剑芒。他身怀珍贵的变异剑种。

  “黄羽,如果你不想出手,大可以退下。等出了骊渊,我看你如何向宗门交代。”

  黄羽说道:”我鬼面崖没有那么多假慈悲,一人做事一人当,凭什么让老子来填这个窟窿。老子不干了。”说完黄羽直接朝下面飞去。”

  几下灵光闪烁,黄羽已经没了踪影。见黄羽退走,其余的修士也起了别的心思。

  但是想到各势力首脑发来的严令,他们终究顶着压力硬上。

  雷霆不时劈下,砸到他们身上。众修叫苦连天。

  补上这道裂缝自然不可能,但他们要全力拖延秘境崩溃的时间。一是抓紧开采这里的矿脉,二是留出足够的时间转移凡人。

  黄羽离开众修后,一股脑回到鬼面崖驻地。

  “白玉汤这个混蛋欺辱我,余垣小儿也来欺辱我,拿我黄羽当软柿子捏么!没那么容易,趁余垣不在,正好大肆抢掠一遍剑墟的剑元石。最好是能将他们赶出骊渊。”

  黄羽连续发下几个命令。让手下弟子去剑墟驻地捣乱。

  下面一片欢呼,他们可是眼馋剑元石许久。

  “那群伪君子,早就该教训一下他们。”

  黄羽打断他们的话。

  “我丑话说在前头,都给我拿出全部本事,剑修的剑犀利无比,别去触他们的眉头,抢了剑元石就跑,谁给我丢人现眼,别怪我不讲情面。”

  嘱咐一顿后,黄羽回到屋子喝下一坛灵酒。

  “妈的,这骊渊的寒气真是要命。以我筑基期的修为都扛不住。”

  黄羽脸上出现一团红晕,他丝毫不压制酒力,顶着凶器便进入一间香闺之中。

  里面白玉牙床,红烛高烧。四名妙龄女子已在在等待他。其中两名气质高贵,有母仪天下之状。

  不用他催促,四名女子已经围了上来,她们争相斗艳,各种施展绝招服饰黄羽。稍倾,黄羽彻底迷失在情欲中。

  躺在一片白花花的肉浪中,黄羽握着手里的酥软傲物感概道:“这才是修士的生活。”

  骊渊坊市之中也是暗流涌动,散修们聚集在一起,准备搞事。

  “余垣多管闲事,头儿让我们教训一下剑墟的弟子。”

  “搜集一下情报,干一把。”

  吴胜等人对此毫不知情。

  吴胜在驻地藏经阁正常修炼,外面传来声音。烈火金雕摇摇撞撞奔了过来。

  吴胜看着它灰头土脸的样子诧异的问道:“你怎么搞成这样子?”

  烈火金雕在地上写道,它被两名筑基期修士追杀,好不容易才逃过来的。”

  “让你狂,现在知道外面的老妖怪有多恐怖吧。”吴胜乐得见烈火金雕吃瘪。

  烈火金雕身上的羽毛脱落大半,腹部还有一道伤痕,差一点它就被修士抓去当灵宠。

  “你来的正好,与我过招,就当你躲藏在此处的报酬吧 。”

  吴胜剑元力涌动,驭使飞剑刺向烈火金雕。

  御剑决一招一式都有非凡伟力。是剑修必修之课。

  烈火金雕随意一击就有9点的灵力波动,吴胜完全不用担心伤到它。

  飞剑凌空,剑修需要的不只是锋利,还要极致的掌控力。吴胜操控飞剑刺到他想要的每一个点。

  叮叮当当,飞剑刺到烈火金雕身上。

  吴胜要寻到一个最方便、最有效的御剑术。

  “飞剑,来。”

  吴胜剑元力细如蚕丝,拉扯着飞剑瞬间刺出十几下。这一剑是他全部感悟,蕴含他必得之心。

  烈火金雕认真的看着他。这一剑威力不大,但是方向是对的。

  修士是于天争、于地斗,以无上大毅力、大魄力走出一条路。

  烈火金雕低鸣几声示意再来。

  这么微小的进步还不够,它遇到过很多剑修,他们的剑比吴胜更快,更加锋利。

  藏经阁中飞剑在起,一个身怀杂色剑种的剑修和普通血脉的妖兽厮杀。

  吴胜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剑修,而烈火金雕则要进化它的血脉。

  一场打斗下来畅汗淋漓,剑元力充斥到身体任意一处地方,一小时坚持下来,他感觉到了新生。若天天和烈火金雕交手,他的剑术将得到突飞猛进式的进步。

  但烈火金雕明显兴致缺缺,它耷拉着脑袋,心不在焉。

  吴胜承诺道:“等出了秘境,我去各大势力的药园偷灵药给你吃。”

  烈火金雕鸣叫数声,算是答应。

  “任你再狡猾,最后还不是着了我的道。”吴胜美美的想到。他可以用灵药将烈火金雕牢牢的留在自己身边。

  烈火金雕缩小身形,慢慢恢复妖力,这一次的伤势恐怕需要不短时间才能恢复。

  吴胜开始一天的工作,日常巡视。

  他在矿脉里正盯着一处防御阵法看。这是一门玄铜阵,最善防御,阵法后面是存放剑元石的仓库。

  这是矿脉防御最严密之处,阵法运转起来,筑基期修士一时半会也不能攻破。若发生意外,他便躲进这里。

  在看一圈,完了继续回去修炼。

  吴胜没有原路返回,相反他朝一条陌生的矿道走去。

  这边他来的次数很少,因为这里是不归他巡视。但出于小心,他觉得有必要对整条矿脉做一下简单的调查。

  矿道很长,沿途走下来,一个修士的影子没见到,只有几十具傀儡在下面挖矿。

  “这群人,去哪了?”

  继续走下去,吴胜突然感到一股炙热之感,这般冷的骊渊哪来的炙热感。

  他隐隐听到了重锤锤击铁器的声音,加上眼前的熊熊火光无疑证明前面有修士在炼宝。

  “难道我们中间还有一名炼宝师。”吴胜难以置信的猜想道。

  他加快遁术冲去。一步、两步、三步,剑元力在他脚下流转,瞬息就到了火光前面。

  眼前一个鼎金炉,一名火修张口吐出一团火焰,将剑元石融化淬炼到炉中之物。炉中一把灵刀正在成型。

  几人看到吴胜后,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平时众修少有来往,井水不犯河水,想不到今天撞见了,不过他们稍微思索一会,便做了决定。

  “吴胜,兄弟们弄点火驱逐下寒气,不要见怪。”

  吴胜看着地上像小山一样的剑元石,以及几把灵器,瞬间明白了他们在做何事。

  好家伙,竟然想到这种办法偷运剑元石,真是绝了。

  几人是将剑元石融入到下品灵器中,而后将其出手 ,如此他们可以躲过外面阵法的检测,而且利润相当可观。整个骊渊修士有多少,没人统计过,但是上万名绝对有。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市场。

  吴胜暗暗可惜,自己竟然对此视而不见,真是可惜。

  心里虽然不爽,但面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我只是随便走走,你们随便。”说完,吴胜识趣的离开。

  “大哥,吴胜只是练气五层的修为,我们要不要让他闭口?”

  那修士沉思一会说道:“吴胜是玄冥小队的人,平任安他们不好惹,杀了他得不偿失。继续做事,我就不信他们手下干净。”

  三名修士随后继续淬炼剑元石。

  吴胜走过矿道后,还在想着刚刚的事。

  “可惜,我和队长他们没一个精通火术,不然这笔单子也能插一脚。”

  怪不得不见这几人出驻地,原来躲在这里发起了横财。

  

  

  

  

  

  
sitemap